撞开宫口双性h-长途卧铺h系列小说

2021.9.14 娱乐花边 1843

 山脚下的长椅,久之田雪奈一点点不开心。

  姜直树说道:“对不起,我忘了你脸皮薄,但是雪奈刚才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我……”

  “好了,你不要说了。”

  雪奈打断道:“一会儿上山,你走我前面。”

  “为什么不能一起走?”

  “……”

  因为发觉姜直树越来越放肆,雪奈穿的又是裙子,本能的不想让他走后面。

  “一起走也可以,但你不许动手动脚。”

  姜直树耸了耸肩,“想歪了不是,我这么正直的一个人,你想起我是谁之前,我肯定会尊重你。”

  都是一记龙爪手惹的祸。

  雪奈对a已经渐渐习惯了,结果姜直树没忍住偷了心。

  连锁反应便是,他是男人,她是女人,两人号称是夫妻,但雪奈丝毫不记得,那么姜直树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该怎么办?

  听到他主动的承诺,雪奈扭过头,说道:“你没骗我?”

  “当然。”

  失忆这种东西是非常不靠谱的,说不定明天就会恢复,明天恢复不了,早晚也要恢复。

  所以,姜直树做事有分寸,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反正最后一步指定不可以,一辈子只有一次,连当初桃儿小姨,姜直树都没舍得糊里糊涂。

  其它,嗯,再康康吧,姐姐那么好看,姜直树怎么看都看不够。

  两人肩并肩、手牵手,向千米高的北岩山发起了挑战。

  go,go,go!

  姜直树主动把两只背包挂在了身上。

  起初,雪奈说不用,被残忍拒绝。

  雪奈的老公姜先生说:“如果这你都跟我客气,我可就要生气了。”

  夏末秋初,天气晴朗,正是外出郊游的好时候。

  “一起爬山吗”的梗,姜直树懂,假如雪奈姐已恢复记忆,打死他,他也不敢往山上跑,失忆的雪奈姐似是回到了普通人的身份,到了山腰处便有些气喘吁吁。

  “我们休息一会儿?”姜直树提议道。

  雪奈抹了把头上的汗水,说:“你,一点都,不累吗?”

  “和你在一起怎么会累。”

  路边没有正式的座椅,姜直树找到一块还算干净平整的石头,擦一擦,脱掉外套盖在上面,请尊敬的雪奈公主上坐。

  “公主?”

  “没错啊,你就是我的公主。”

  姜直树又变出了一朵小红花,送给雪奈公主。

  “你的衣服脏了。”雪奈说。

  “脏了可以回去洗。”

  姜直树率先坐下来,交花之际顺势把姐姐拉到身边。

  “呼……”

  长长的一口气。

  “其实以前是你照顾我比较多。”

  姜直树不着痕迹地笑了笑,“我挺享受照顾你的感觉的,真的。我没照顾过谁,也不会照顾,不过就算你这辈子都记不起过去,我也愿意一直照顾你。”

  久之田雪奈怔怔地说:“因为我们是夫妻?”

  “因为我喜欢你。”

  讲到这儿,姜直树决定大胆一点,“我喜欢的不只是你。”

  “我知道。”

  “你知道?”

  久之田雪奈点头,“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在你身上闻到了女孩子的味道,而且不是一个人的……我有印象,这是我允许的。”

  “还有吗?”

  雪奈说:“有。我总感觉你告诉我的不全是真话,你还有点欠揍,我不应该揍你,可我好像一直有这个想法。”

  “!!!”

  真不真话先放在一边,姜直树今天才知道,雪奈姐一直想揍自己。

  感谢【魅惑之眼】,不然他不一定能活到今天。

  正这时,两名青年经过此处。

  青年谈论着什么,好像有什么爆炸之类,其中一人看到久之田雪奈后停下脚步。

  “您好……”

  “停。”

  姜直树主动打断,“这是我老婆,你们有事找我说。”

  两名青年胸前的徽记并不陌生,昭和学院的校徽嘛,某次在某个房间里,直树还不小心踩坏过一枚,整得菜学姐麻理闹了一大通。

  “昭和学院的学弟?我认识你们学姐,走走走,我们换个地方聊聊。”

  过了一会儿,姜直树归来,号称已经把朋友的学弟送走了。

  雪奈姐陡然出杀,“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刚才你口中的学姐也是你喜欢的人之一。”

  不愧是姐姐,不仅嗅觉灵敏,直觉同样是顶呱呱。

  “我们继续爬山吧,1000米虽然不高,太慢的话恐怕晚饭我们也赶不及了。”姜直树果断扯开话题。

  刚的两个的家伙的确是昭和学院的学员。

  久田市不在昭和的“防御”范围,如是诅咒泛滥的缘故,二人从几百公里外追踪至此。

  地狱漩涡出现已不是第一天,各学院甚至各组织穿插清理的情况愈发的频繁。

  诅咒的脑子普遍不好使,本能还在,术师的灵魂比普通人更诱人,吃不了的话,它们定会选择逃跑。

  “雪奈,要不要我背你?”

  又走了一段,雪奈姐的额头又见汗水,姜直树主动俯身。

  “我感觉你是想占我便宜才要求背我的。”久之田雪奈蹙眉道,“刚刚,你说的那些话让我有点感动,现在完全没有了。”

  姜直树的笑容逐渐消失。

  “你怎么了?”

  “伤心。”

  “我说的是事实。”

  “所以我才伤心。”

  姜直树摇头道:“我提议爬山,是想和雪奈你看一次日落,然后见你如此辛苦,就想帮帮你。”

  说完这句话,直树的后背一沉,背姐姐的愿望,达成!

  以a级术师的体质,莫说背一个人,背一辆车爬山也阔以不是问题。

  而以雪奈姐的性格,若不是没有记忆,百分百不能让姜直树背。

  姐姐的尊严大于一切,两人之间最大的障碍正是面子。

  姜直树的背上没有软绵绵,只有雪奈的胳膊,说明她还是未能完全敞开心扉。

  至于她改主意趴上来的原因,姜直树能猜到,那是姐姐对弟弟的宠爱。

  两人边走边聊。

  久之田雪奈问:“刚才你去打架了对不对?”

  姜直树承认,“他们怀疑你和我的身份,证明身份最好的方法就是实力,现在他们不会怀疑我了。”

  “我们两个的年龄谁大?”

  “当然是我。”

  姜直树指了指衣服,“你还在念高中,我已经出去工作了,我的目标是赚钱供你考上全霓虹最好的大学,买一套大房子,然后我们一起快快乐乐的生活。”
4htbblphvoh.jpg

  雪奈哼哼一声,“你又在说谎,我感觉我赚钱供你上学还差不多,而且你口中的我们应该不止我们两个人吧。”

  闻言,姜直树陡然加速,风驰电掣。

  ……

  加速、减速,加速、减速。

  久之田雪奈终究还是中了某人的圈套,被占到了便宜。

  身体失衡,她首先要求下车。

  呵呵呵,姜大人的车是说下就下的么。

  两人就这样到达了山顶。

  很尴尬,由于姜直树牌大汽车的车速过快,距离日落还有好几个小时。

  好在背包里有水有食物,他们便在山顶的大树之下来了一套暖心的午餐。

  也正是这时,姜大人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本性暴露,对此他的解释是,“咱们两个结婚以后,你非要包揽全部家务,我拦着你,你跟我吵架,还哭给我看,没办法,我只能同意。”

  久之田雪奈被他气笑了,说:“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

  山顶的午后很清凉,虽然没有冰阔落,姐姐亲手拧开的矿泉水更加的可口。

  “跟你报备一件事,我的工作有值夜班,昨天晚上我翘班了,今儿不能再翘了。”

  小口吃饭团的雪奈:“这就是你说好的陪我。”

  姜直树举手发誓,“白天我保证陪着你。”

  “那我们需不需要提前回去?”

  “不用,这里离家不远。”

  吃完饭就困,人类的正常习惯,如果有吊床就更美妙了,可惜老天看不惯这种习惯,在北岩山上投放了一朵乌云。

  姜直树吐槽道:“想看个日落不会这么难吧?”

  “滴滴答答”,天空中落下了雨滴,转瞬瓢泼大雨,令他不得不拉着姐姐去山顶的小白房子里躲避。

  小白屋应该类似于安全屋或者避难屋,里面不仅有救生衣,还有许多逃生用的工具。

  背包没有湿,里面的毛巾便没湿,姜直树递给雪奈两条,雪奈擦了头发和衣服,又帮姜直树擦。

  这可不是直树懒,而是姐姐主动的。

  过后,姜直树又找来了一张毯子,盖住两人的身体。

  “冷吗?”

  雪奈摇头,与此同时打着冷战。

  姜直树把她搂进了怀里。

  后者的jk套装是夏装,加上沾水的缘故,十分消耗体温。

  “可不许睡觉,容易感冒。”

  “嗯。”

  没过多久,提出建议的姜直树就睡着了。

  久之田雪奈扶额,“感觉,我越来越拿你没办法了……以前你是不是也这么擅长耍赖?”

  失忆的雪奈不再是冰山美人,也说不上暖,不过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她多说了许多话。

  雪奈知道,姜直树总打算占自己的便宜。

  夫妻之间不应该叫占便宜,但直觉告诉雪奈,如果被他得逞了,自己就吃亏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

  肯定和消失的记忆有关,姜直树有事瞒着她。

  两人其实是仇人,姓姜的干这些是为了报复雪奈?

  不会。

  重新见面的第一眼,雪奈便知道他是自己亲近的人,不然又是抱又是亲的,雪奈不可能不做任何反抗。

  还有昨晚他们睡在一起,最后姜直树甚至睡在了雪奈的腿上,雪奈也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

  换句话说,他们是恋人而不是夫妻?

  大概就是这样了,还好,不算吃亏。

  想到这儿,雪奈重新抬起头,嘴唇一热,被吻住。

  某个家伙睡得快醒得也快,雪奈一个不注意,一场偷袭宣布成功。

  “唔!……”

  雪奈没有反抗,与确认恋人关系有关。

  他们是恋人,连正常的亲吻都不允许的话,对对方就太不公平了。

  况且小屋里又没有其他人,只是普通的!……

  “唔!……”

  姜直树的一只手伸进了衬衣的下摆。

  雨水吸走了许多的温度,由于两人抱在一起,雪奈的体温略有上涨。

  着是如此,她腹部的温度也没有姜直树的手来得高。

  咦?

  雪奈感觉自己的身体更加暖和了,姜直树贴在她肚子上的手似乎能够吸走寒冷。

  原来他不是为了占便宜,而是在帮忙。

  雪奈的身体渐渐柔软了下去。

  也正是她放松警惕的这一瞬间,姜直树的手一步向上。

  “咔”!

  一道惊雷。

  紧接着便是“噼里啪啦”,不断的噪音。

  姜直树:功亏一篑……

  不用解释了。

  刚刚分明是推进攻略度的好机会,就提莫因为外面的东西。

  “是谁?!”

  姜直树将毯子盖在姐姐的身上,破门而出。

  小白屋之外,活了至少几十年的大树被劈成了两半,残缺的树干上,一条怪异的黑皮大蛇嘶吼中。

  姜直树的怒声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大蛇的独眼转过来,登时闪亮。

  它是诅咒,它是怪物,吞噬人类的血肉灵魂可增强它的实力,让它活得更久。

  然而,还没等大蛇发动攻击,一只无形的大手便掐住了它的脖子。

  “轰隆”一声,大蛇落地,姜直树踩在蛇身上,将咒力附着脚掌,一顿猛踹。

  “给我死,死死,死死死死!”

  “老子演了大半天,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你给我死!!!”

  紫火在雨中燃烧,到死大蛇也没明白自己是怎么被擒住的。

  与此同时,雪姬所化成的冰灵花发动,将火焰全部吃进肚子里。

  “emmmm……嘻嘻~”

  “emmmm……又吃饱了。”

  ……

  天晴了,雨停了。

  久之田雪奈从小白屋里走出来。

  她看到了颓废的姜直树,问道:“战斗结束了?”

  姜直树唉声叹气,但这一次姐姐没有再松口。

  两个人如愿看日落。

  站得高看得才远,山上日落的景色的确和平时不一样。

  突然,姜直树深吸一口气,“久之田雪!……”

  雪奈赶紧捂住他的嘴。

  “你疯了!”

  雪奈姐气急的样子好可爱。

  “这也是我的愿望,背你一次,陪你看日落,喊你的名字一次。”

  “还有欺负我一次?”

  雪奈姐不高兴了。

  姜直树一改颓废,挠了挠头说:“不是失败了么……还有一个,带你飞一次。”

  语罢,直树召唤【细雪之舞】的完全形态,一手拦住雪奈的腰,飞上了天空。

  ……

  夜晚。

  诅咒出没最为频繁的时刻。

  还是因为天上的漩涡,整个霓虹发生的流血事件早已超过三位数。

  姜直树大抵确定了,地狱漩涡的出现与自己有关。

  自己闯的祸自己来平,虽然他无法一次性干掉所有诅咒,力所能及,直树不会退缩。

  “桃儿,雪姬,雪奈姐,我已经找到了,还剩下葵。”

  “不知道葵被关在哪座禁区之内。”

  几度惹姐姐不高兴,姜直树的晚饭没了。

  随便找了个面馆填饱肚子,姜大人放开感知,开始执行他力所能及的猎杀行动。

相关推荐:撞开宫口双性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