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敏感点是哪些地方-叼住奶头狠狠嗦

2021.9.15 娱乐花边 1961

 见她神色间并没有什么异常,沈正红夫妻俩,心头复杂,眼底尽是愧疚。

  多好的儿媳妇啊。

  自家那混账玩意怎么就给生生弄没了呢?

  对于两者之间发生的事,他们不甚清楚,但是就他们对秦羡的了解,还有今个这态度来看。

  不用多想,肯定是自己家那混账玩意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茶水很快送了上来。

  秦羡也在边上落座,寒暄了几句,见胡月红几次欲言又止。

  她便知道对方心中所想,倒是也不隐瞒,也不添油加醋。

  由浅入深的将她和沈萧之间为何闹成现在这样的原因,都说了个详尽通透。

  沈正红和胡月红,真是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

  她的说法并不难理解,相反还说得非常的浅显易懂。

  设身处地的想,他们两人也差不多会做出同秦羡一样的决定。

  作为一个男人,如此没有担当,如此不能直面自己的不足,实在是有些…

  沈正红满是羞愧。

  “丫头,让你受委屈了,你的选择很对,是叔当初考虑不周。”

  人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沈正红又还能说什么?

  又还有什么立场去想什么?

  “叔这样说就言重了。”

  态度已经摆出来了。

  本来这种话,她不该说,但她知道如果不说清楚,这两位长辈心里怕是会一直都有疙瘩。

  所以就算这些话,会让两位长辈难堪,甚至心有不满,她还是选择说了。

  遮遮掩掩,只会凭添麻烦,还不如快刀斩乱麻。

  至于说他们要如何想,她无法左右,更不会强迫他们在心里不起一点不满。

  毕竟,沈萧就算在怎么样,那也是他们的儿子,她到底只是一个外人。

  退婚这种事都出了,两家的关系多多少少也会出现裂痕,就算表面看不见,内部也都会存在。

  与其去粉饰太平,还不如把事情摆在明面上,来个问心无愧。

  事情弄清楚了,也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两人倒是也没有久留,吃过中饭就离开了秦家。

  “羡羡,你刚才不该那么说的。”

  客厅里,大姑秦国芳迫不及待的开口。

  刚才沈正红二人来的时候,他们也都在客厅作陪,秦羡的那些话,她都听着。

  当时就觉得很不妥,有心想要开口,不过却被小姑秦国芬按了下来。
1hoi1gt5b2e.jpg

  这会两人走了,虽然再说这些没什么用,但她觉得秦羡还是太年轻了,有些面子上的功夫,她并不懂。

  作为长辈的理当提点几句,省得她往后吃亏。

  “我知道大姑是为我好,不过有些事不能拖,既然没有机会,就不必给人错觉。”

  大姑的想法,她很清楚,是觉得她当时的话,太过于锋利,完全没有顾忌沈正红夫妻的面子。

  可以采取委婉一点的说法。

  “大姐,你就别想太多了,羡羡是个聪明的丫头,她这样做自有自己的考量。”

  秦国芬同秦羡相处的时间,可比秦国芳要多。

  自然对秦羡的了解也多。

  知道这个侄女是一个很有自己想法的人,也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

  也正是知道,所以刚才她才会拦下大姐不让她插嘴。

  “我是觉得可以委婉一点,不必这样锋利。”

  虽然秦羡和小妹都开口了,但是秦国芳还是把自己的想法出了出来。

  “羡羡,你大姑说得对,以后说话什么的多动动脑子,面子什么的还是得给一给,顾一顾。”

  “是是是,我以后一定改,好好改。”

  秦羡很是诚恳的连连点头。

  大家伙倒是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事情已经都这样了,也没必要继续提。

  ……

  离开秦羡的沈正红夫妻二人,一路上都沉默不语,脸色十分难看。

  心头的火气可不小。

  直到回了家,这才释放出来,沈正红直接一脚踹翻了屋里的椅子。

  “混账东西,我怎么有这么一个丢人现眼的儿子。”

  他这火气可不光只针对沈萧。

  想想也是,秦羡那些话,可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锋利如刀,字字句句都扎在他心上。

  就算他在怎么宽厚,也不可能没有一点不满。

  “哎,这事大萧是有错,但是秦羡她…”

  胡月红顿了顿,眼底升起不满。

  “如此作为,也活该被人下脸,难怪问了这么多次都不肯说。”

  “连在我们俩面前他都不肯承认面对,我还真是不知道,他居然还有这样的破德行。”

  胡月红也跟着摇了摇头。

  对于儿子这一次的做法,她也很有些失望。

  不过想想,他有如此性格到也不是无迹可寻。

  他从小就在山坳村,从明白事起,他爷爷就一直念叨着省市沈家的事。

  在小孩子心头留下了不少的东西。

  想想,一个本应该在省市大家族的大少,却生活在山坳村。

  从小到大,沈萧就不怎么跟村里的孩子玩,说是读书练功,其实现在想想,他那时候只怕就没有看得起村里的其他小伙伴吧?

  后来长大了,又一直顺风顺水,在村里的名声就不必说了。

  来到省市之后,更是一路高歌猛进,年纪轻轻就坐上了现在的位子。

  少年得志,少不了就会飘飘然,养成一些自大傲气。

  “希望能吃一堑长一智吧。”

  夫妻二人回来没多久,富叔就来了,沈老太爷这段时间,就没有高兴过。

  好好的未来,就这么断送了,他心头怎么会甘心?

  两人跟着富叔去见了老爷子,将在秦家的事全都说了一遍。

  老爷子气得把自己最爱的紫砂壶都给砸了。

  狂怒之后,就是颓然。

  作为老人精,他自然从沈正红二人的转述中,窥见了秦羡的态度。

  知道这事已经没了回旋余地,再怎么多想,怎么多做也都是徒劳无功。

  …..

  时间又过去了两天。

  这天,魏兰终于是在多天的盼望中见到了阔别多年的兄长。

  兄妹二人把臂潸然,千言万语在心头,竟不知道要何从开口。

  红着眼眶,含着泪眼对望了许久,这才在秦羡的提醒下进了屋子。

  大舅魏国华可不是一个人来的,同行的还有大舅妈许凤和二十二岁的大表哥魏红军,以及十六岁的大表妹魏红霞。

相关推荐:叼住奶头狠狠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