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她猛烈狠狠撞击-紫黑狰狞撞击进出白浊

2021.9.15 娱乐花边 1599

看着她放在茶几上的信签纸,许凤眼底闪烁着亮光。

  倒是一个忍得住的人,并未伸手去拿。

  “谢谢小羡了,舅妈回去后一定好好研究,争取早日做出来。”

  秦羡只是淡淡一笑。

  几个药膳配方她还不看在眼里,就当给是老娘开心的报酬了。

  至于说许凤想要拿这些方子做什么,她也不在意。

  管你是给自家做来吃,还是交给所效力的国营大酒楼邀功,都跟她没关系。

  只要以后不继续来打她家的主意就成。

  不过,她觉得这应该不怎么可能,毕竟人都是贪得无厌的。

  “舅妈客气了,你们大老远的来,咱也没准备什么,这就当是礼物了。”

  “送给了你,那就是你的,要用来做什么,也都是你的事。”

  许凤脸上的笑容一僵,有些不大自然。

  见状,秦羡只是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嘴角。

  东西她看不上,给出去没什么,但她不希望别人把她当成傻子。

  她这时的话,就是在明确的告诉许凤,自己很清楚她心头打的什么主意。

  少在这里装模作样,东西给你了,那就是你的,也是他们一家对这次相认的见面礼,以后少继续打什么主意。

  许凤怎么说也是一个国营大酒楼的经理,而且还是京都那种地方出来的。

  脑子自然不会差,秦羡这些话后面的隐晦意思,她自然都听得明明白白。

  “当然是我们的,爷爷留下的东西,就算赠予了小姑,那也还是爷爷的,属于魏家。”

  此言一出,魏国华再也是绷不住了,蹭一下站起来。

  很生气的瞪着魏红霞。

  “闭嘴。”

  “大人说话,有你小孩子什么事?”

  见老爸生气动怒,魏红霞撇了撇嘴,不敢再多说什么。

  魏兰也连忙站起来打圆场安慰。

  秦国勇和林国章在边上也是连声劝慰。

  唯独秦羡,没有开口,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大舅。

  不愧是混迹官场的,瞅瞅这手腕,一句小孩子,就将魏红霞的那些话,定性成稚子胡言。

  人家童言无忌,你那就是跟小孩子较劲,怎么说也有以大欺小的嫌疑。

  “娘,你们慢慢聊,我有点困了,先回房休息一下。”
1xoujz2efti.jpg

  懒得在继续留下,她实在是怕一会自己忍不住脾气。

  倒是让老娘心伤,还是赶紧回房睡个午觉,平息平息。

  缓缓起身,她的目光扫过大舅,许凤,还有那话多的魏红霞,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连个招呼都没打,直接转身。

  若说她原本还觉得大舅整个人不错,就算许凤他们稍微过分一点,她看在老娘的面子上,也就不计较了。

  但是刚才魏国华的话,让她心头对这大舅的好感瞬间将为了负数。

  既然要分清楚,那就按照主次来。

  你们是客人,不是亲人,没必要多热络,面子上过得去就成了呗。

  微微点头,那就是给你的这客人的面子。

  若是想要尊你长辈称呼,那你得自己先拿出个长辈的样子来才行。

  秦羡离开,林国章也有些坐不住了。

  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小乐乐,他也缓缓起身。

  “那个小家伙要睡了,我先带她去睡觉。”

  又走了一大一小,客厅越发冷场。

  秦国勇坐在边上沉默不语,魏兰心里不好受,但是她却不认为是闺女无礼。

  原本因为亲人久别重逢,激动又火热的心,在此刻也慢慢冷却下来。

  “哥,房间已经给收拾好了,这大中午的确实困乏,我带你们去休息一下吧。”

  搞成了这些,继续在这坐着冷场,也确实让人尴尬和不自在。

  魏国华点了点头。

  “麻烦小妹了。”

  魏兰淡淡一笑,起身带着他们往外走。

  这刚来到第第一个房间,魏红霞推开门刚想进去,房间里传来一股刺鼻的味道。

  就见她眉头紧皱,捏着鼻子逃一样的退出来。

  “这什么味啊?”

  秦羡家这是老宅子,砖瓦木质结构的,年深日久,房间里自然会带着一些味道。

  而且这房间前面一直都空着,是秦羡和林晓梅才收拾出来的,虽然喷了花露水什么的。

  但是想要完全掩盖掉原本的味道,自然是不行的。

  “我不要在这里住,这味道我可睡不着。”

  “妈,我们去外面住酒店吧。”

  许凤的眉头也紧皱着,她刚才也站在门口,房门打开那一瞬间的气味扑面,让她也有些不怎么好受。

  “又说胡话,房门一直关着,有点味道也正常,通通风就好了。”

  魏国华再次开口。

  这一次,魏兰没有言语,对于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侄女,她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懒得解释什么,房子给安排好了,你要住,咱欢迎,不想住,咱也不留。

  “我不要,我要去外门住酒店。”

  魏红霞说罢就转身往外走,拉都拉不住,当然也不大可能闹出什么太大的动静。

  毕竟这是人家里。

  最后,许凤开口了,说闺女一个人去外门肯定不行,她得跟着照顾。

  对此还能说什么?

  母女临出门的时候,魏红霞又跑回来,把魏红军也拖走了。

  美其名曰,他们两个女的在外面住不安全。

  不过一小会,四个客人就只剩下了魏国华一人。

  他已经气得不行了,脸色黑沉铁青。

  简直是在打脸啊。

  “哥,你先休息,这大老远的过来一趟也不容易。”

  “小兰,对不起,我…”

  魏兰摇了摇头,虽然脸上还有笑容,但是眼底却没了最开始的热度。

  “没事的,这老房子就是这样,我们才来的时候也住不惯。”

  “哥你休息吧。”

  魏兰没再多说什么,转过身的一瞬间,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期待了这么多天的亲人见面,居然是这样。

  要是早知道,她怕是不会如此。

  真是期待越大,失望就越大啊。

  不过,见一见也好,省得自己一直心头牵挂着,现在虽然没有同期望中的那样,不过至少知道哥哥的日子过得不错,也有了自己的家庭。

  一切都挺好,那她也就放心了。

  至于说父亲,其实在当年动荡的时候就已经故去,她是知道的。

  这么些年,她一直惦记的就是自己这大哥。

  现在人也见着了,心头的石头也算彻彻底底落下,往后如何,那不是她能左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