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高H)*从小调教性奴妺妺h

2021.9.16 娱乐花边 689

 秦静婉委屈含泪道:“我报警那是为了抓真正的凶手!可不像是某些人,栽赃陷害!”

  顾母看见了萧霆泽,哭着对秦汐梦说道:“汐梦,过去的事情毕竟都过去了,现在阿复和静婉在一起,你也有了自己的归宿,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你就放过阿复吧!算阿姨求你了!阿姨和你叔叔就这么一个儿子啊!”

  秦汐梦看着顾母,原本她对这位爱子心切的母亲还有三分的同情,幼年之时自己也曾得到过顾母的照顾,实在是不愿意忍心说出真相来伤害她。

  但是如今,顾母说出这样的话来,让秦汐梦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爱自己的儿子连是非也不分了。

  “顾阿姨,我有什么能力可以救顾白复呢?

  他若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法律自会给他一个公道,但是他若是真的做了什么,我又怎么可能救他呢?”

  听见秦汐梦这样的话,又见秦汐梦表情冷漠,顾母更是觉得秦汐梦真的是铁石心肠,忍心栽赃自己的儿子,也认为秦静婉说得不假,秦汐梦这些年性情早已经变了,不再是当初那个温柔善良的人了。

  顾母当即痛哭起来,“你怎么能这般的忘恩负义啊!汐梦!我们和你的爸爸可是挚友啊!若是你爸爸还在,他绝不会看着阿复落难不管的!”

  秦汐梦冷声说道:“顾阿姨,顾白复是因为涉嫌谋害了我的爸爸,才被羁押的!

  你们既然是我爸爸的挚友,更应查清楚我爸爸的死因,还他一个公道,不是吗?

  如果真的是顾白复杀了我爸爸呢?”

  秦静婉指着秦汐梦的鼻子道:“妹妹,这分明就是你的栽赃,你拿了假的证据!你现在还说公道?爸爸就是被你害死的!”

  “呵呵,秦静婉,你说的,我说的,都不算数,我们只等警方的调查结果吧!”说着,秦汐梦转身,“我就不送了。想来咱们也没有其他的话可以说了。”

  顾强建愤怒道:“慕南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

  说完,顾强建拉着顾母,“走,我相信咱们阿复是清白的!何必在这里看人脸色!”

  顾母哭哭啼啼地被顾强建拉出了门。

  秦静婉还是站在门口没有离开,萧霆泽冷笑一声,“怎么,你不走?”

  “萧总,这么晚了,你不是也没走吗?”秦静婉擦了擦虚伪的眼泪,挑衅地说道。

  “这是我未婚妻的家,我走与不走,与你何干?”萧霆泽冷面道。

  秦静婉也冷笑了一声,“真是有了新欢,连旧爱的死活都不管了啊!

  妹妹也是好手段,我真是不得不佩服!”

  秦汐梦转过了身子,“秦静婉,我离开秦家这五年,你当秦家的大小姐,当得开心了吧?”

  “开心啊!我当然开心!”秦静婉的面上有一丝狰狞,“只是你为什么要回来?呵呵……不过现在,你以为你有了几套房子就能把我怎么样了吗?
2tjlmdtz531.jpg

  爸爸生前就已经把公司的股份都给了我!秦正集团跟你秦汐梦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怎么样?是不是很生气啊?”

  秦静婉仔细地观察着秦汐梦面上的表情,她很想看秦汐梦抓狂恼怒的样子,想看见秦汐梦愤恨自己的样子,然而让她失望的是,她什么都没有看见。

  在秦汐梦的面上,只有平静,冰冷若北极寒冰一般的平静与冷漠,只在秦汐梦的眼中有一丝丝的淡漠和鄙夷。

  秦静婉不解,十分的不解!

  她不生气吗?她不愤怒吗?为什么?

  秦汐梦开口说道:“秦静婉,世上的事情不会尽如你所愿的,你以为你拥有了一切,殊不知顷刻之间便都成了过眼云烟呢?”

  “呵呵!咱们走着瞧吧!”秦静婉转身出门的瞬间,她手机响了起来。

  “就这么让她走吗?”萧霆泽觉得秦静婉上门闹事就这么放她走了,实在是太便宜了对方。

  “不然呢?”秦汐梦转头看萧霆泽,“你打算如何呢?”

  萧霆泽说道,“自然是要告诉她,她将失去一切!”

  “妈咪,爹地!饭好了哦!”秦宣萱和田陆正端着菜在摆盘。

  “让她再得意得意吧,她现在越是得意,等到失去的时候才越是痛苦。”

  秦汐梦平静地走到饭桌前坐下,摸着秦宣萱的头,“让妈咪看看今天咱们的萱大厨做了什么好吃的!”

  “红烧鱼,清蒸鱼,还有水煮鱼……”

  秦宣杰一旁到:“怎么今天都是鱼呢?”

  秦宣萱说道:“因为处理鱼实在是太麻烦了,索性一次多做几条,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做了!”

  “爹地!快来尝尝!”秦宣萱去拉萧霆泽。

  此刻离开秦家的顾强建和她的妻子已经上了车,顾强建准备开车带着妻子回家去。

  “静婉还没出来呢!”顾母说道。

  “我看,汐梦说得对,咱们就等着结果就行了!”

  顾母听见顾强建这般说,撕心裂肺道:“那是我的一个人的儿子,不是你的儿子是吗?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

  我今天算是看明白了,那秦汐梦就是恨上了,她见不得阿复和静婉在一起!”

  “我看你是糊涂了!”顾强建叹了一口气,“我怎么能不担心儿子呢!你想想,那证据是能伪造的吗?”

  “怎么不能!古今多少冤案啊!万一……万一……”顾母一边哭一边说。

  “哪有什么万一!咱们得相信法律!相信真相!”顾强建启动了车子。

  此时,秦静婉也匆匆上了车,她面色十分的阴沉,开口道:“叔叔,阿姨,咱们得去一趟警局了。”

  顾母惊慌道:“是不是阿复出事了!是不是?”

  秦静婉沉默了一会儿,“刚才我警局里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证据确凿,阿复可能……”

  顾母悲痛地喊了一声,晕厥了过去。

  这边,秦汐梦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打电话的正是先前审讯她的那个女警。

  “喂,秦汐梦吗?您父亲的事情,我们已经查清楚了,方便的话,明天来警局一趟。”

  挂断电话之后,秦汐梦温柔地笑着,夹起了一口鱼肉轻轻地放在了萱宝的碗里,“萱宝做菜辛苦了,萱宝要吃第一口哦!”

  秦宣杰看了看萧霆泽,“爹地,看来明天妈咪要抓大鱼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