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合h/征服婬荡的女市长

2021.9.18 娱乐花边 1397

 陆璟良浑身僵硬的靠在墙上,那束凛冽的目光一直盯着卫暖柔离去的前方,眼中都是被撕碎的残渣。

  “璟良……”看着陆璟良这副模样,薛灵云也顾不上装柔弱了,看着他脸上的伤,心疼的不行,“你没事吧?我们回家,我给你上药,好不好?”

  薛灵云凑在他身边,轻轻的撒娇着,她刚才看出来了,陆璟良是真的动了要打卫暖柔的心思,如果不是那个男人突然冲出来……

  那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可就是卫暖柔了!

  薛灵云心中畅快,这是不是说明陆璟良已经开始嫌弃卫暖柔了?

  陆璟良一声不吭,那深邃的眸子,仿佛要融入浓黑的夜色中,他看到那女人眼中的坚决,她没有丝毫要躲的意思……

  故意激怒他,挑衅他,逼得他对她动了手,那个女人到底要做什么?

  一想到自己刚才竟然真的差点失手打了她,陆璟良心里就难受的要命!

  陆璟良喉咙一梗,将自己的手从薛灵云手里抽出来,眼神不带一丝感情地从她身上扫过,声音带着入骨的寒冷。

  “你们刚才说的最好都是实话!”

  听到这一声警告,那几个女人吓得面面相觑,齐刷刷看见了薛灵云,而薛灵云现在也顾不上其他了,只是颤颤地望着他:“璟良……”

  陆璟良没有在理睬,在薛灵云再次伸手想要挽住他之际,他直接甩手离去,头也不回。

  卫暖柔浑身涩缩着,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车内的温度都已经调到最高,肯定是觉得手还是抖个不停。

  是冷吗?还是心寒?

  张子路看她这副模样,心中不忍,脱下了外套来给她盖上。

  “小柔,你真的还好吗?”

  平时卫暖柔要是哭闹都还好,再怎么难受,至少情绪宣泄出来,总没有那么憋得慌,可如今,卫暖柔这副一声不吭的模样,着实让张子路担心不已。

  “我没事啊,我有什么事?”卫暖柔恍恍惚惚的笑了起来,在车内昏黄的灯光映衬之下,这笑容显得有几分薄凉,又有几分不真实。

  她声音都透着微微的颤,都这样了,还说自己没事?

  “在我面前不用假装,不用逞强!”张子路长长叹了一声,还想再说句什么,卫暖柔却突然握住他的手。

  “子路,我想喝点酒……”

  “……”

  深邃的眸子对上卫暖柔那微微颤着的眼底,张子路找不到理由拒绝,一边应着,驱车将她带回了自己的住处。

  卫暖柔也不知为何,是疲惫吗,为什么觉得自己腿上都没有力气了?自己明明没有挨到那一巴掌,可却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连喝了两杯酒,卫暖柔觉得嗓子都热辣起来,等她还要继续喝的时候,张子路赶紧拦住她。

  “小柔,喝一点就够了,别喝太多!”
3ss15laatov.jpg

  卫暖柔嘻嘻笑了一声,一本正经对着张子路摇摇头:“你不懂……我天生体寒,性情薄凉,就应该多喝点酒,喝点酒就暖和了……”

  听这卫暖柔这么说,张子路心里越发不是滋味,抓着她的酒杯扔到一边,心疼的将她护在怀里。

  “小柔,不要再这么折腾你自己了,好不好?我心疼你!以后,让我保护你好不好?”

  卫暖柔没有答应,她觉得心中有万顷悲凉,但此刻,嗓子却干哑的哭不出,梗在她喉咙里,越来越难受。

  “我觉得我真的卑微到了极点,子路,我是不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去tmd混蛋王八蛋……”

  卫暖柔好像有些醉了,开始吃吃地傻笑起来,喷出的都是意识迷离的酒气,可这说的话,却是一字一句从心口掏出来的。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爱陆璟良,爱得这么深……

  醉酒后的卫暖柔不顾形象的张牙舞爪起来,嘴里痴痴念着陆璟良的名字,甚至呢张子路将她抱上床给她盖被子的时候,她都还一个劲死死抓着他的手不松。

  “璟良……陆璟良!你不准欺负我,不要离开我……不要走……”

  这一声声的痴念刺痛了张子路,他头一次对着卫暖柔毫不留情的抽开了手,额角上的青筋突突乱跳着。

  就算卫暖柔不爱自己,他也绝不会成为别人的代替品。

  “陆璟良……”她嘴里还在念叨着,扑了个空的小手在空中胡乱拍着,那模样看着真是无助极了。

  明明已经走出去几步的张子路,却终是硬不起心肠,又走回去,重新把手递给她。

  卫暖柔如获至宝般捧着,就是那般心满意足,像个得了糖果的孩子。

  张子路苦涩笑了一声,伸手撩了撩她的碎发,温柔的擦拭着她的泪痕,声音哽的难受。

  “小柔,你知不知道,你有多爱他,我就有多爱你……不,我对你的爱,只怕比你想象中还要多得多……”

  这一整晚,张子路夜不能寐,干脆就守在卫暖柔身边哄着她睡,当了一晚上那个男人的替代品。

  在他眼眶中的红血丝一丝丝崩裂开之际,忽然听到了手机声。

  拿过来一看,没有任何备注的号码,张子路还觉得奇怪,这个点了,谁会给她打电话?

  卫暖柔好不容易这才睡着了,张子路生怕会吵到她,立马就接了起来,这声音中还带着疲惫的干哑。

  “喂?”

  电话那头犹如陷入了死寂,整个都是让人窒息的沉寂。

  张子路差点都以为对方直接挂了电话,狐疑的看了眼手机,确认那边还接着,他又问了一句:“请问你是哪位?找小柔吗?”

  又等了几秒还是没有回复,张子路心想,这该不会是什么恶作剧,就要挂了电话,却在这时传来极寒的声音。

  “她人现在在哪里?”

  张子路先是愣了一下,听着某人专属的口气,忽然反应过来,打电话过来的是陆璟良。

  想起昨晚上的那么不愉快,他差点对卫暖柔下狠手……

  而卫暖柔为了他竟然还这副失魂落魄模样,张子路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冷冷的回了一句:“小柔现在在我这,她还在睡觉,你要是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

  那边除了阴侧侧的呼吸声,随后,一声电话挂断的提示音,彻底听不到声音了。

  张子路莫名其妙,直接把手机关了,懒得大清早还有人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