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嫡女h限-被灌尿玩弄 高H

2021.9.18 娱乐花边 1600

 昨晚上就是这双手要打她,不是吗?

  “柔儿……”陆璟良声音彻底哑了下去,有着他难得的温柔。

  他再度伸开手向她走去,但卫暖柔却像是受了惊吓一样,飞快的逃开:“我都说了让你别碰了!你滚,滚远点……”

  陆璟良并没有真的离开,只是又走近了几步,长臂将她拥入怀,用力的紧箍着,不让她反抗。

  “还在因为昨天的事生气吗?”此刻,他这般温柔的轻抚着她的后背,那温柔的模样,好像,彼此之间不曾有过裂痕。

  “我昨天也不是真的想打你……”

  “够了。”卫暖柔不想听他多说,抽开了手,眼神冷淡的看了他一眼,凄惨一笑,“那一巴掌要真的落在我脸上,一定很疼……不过,最后结果没能让你满意,陆总没能帮美人出那一口气,一定很失望吧?”

  卫暖柔这番话让人听不出情绪,陆璟良感觉,好像就在昨晚过去,卫暖柔整个人都变了。

  卫暖柔冷笑一声,在陆璟良不相信她的时候,在陆璟良毅然决然选择维护薛灵云的时候,她就在心里敲醒了警钟。

  不动声色往后又退了一大步,卫暖柔深呼吸一口气,虽然昏睡了一整天,但卫暖柔却感觉,自己从未有任何时刻比现在更清醒。

  她轻掀薄唇,开口道:“陆璟良,我们还是算了吧!”

  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自己的心也疼的厉害,但卫暖柔不准备再心软。

  陆璟良还想着安抚她一番,冷不丁听到她这么说,伸出的手这就愣在了半空中,缓了好几秒,他这才又收紧了力道,直接将卫暖柔压在床上,欺身而上。

  “你不会醉糊涂了,现在还没醒吧?”

  卫暖柔觉得可笑,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比任何时候都认真,他就觉得她在撒酒疯?

  他就那么自信,自己一定非他不可吗?

  她冷冷将脸别过去,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就算他身上在滚烫的温度也暖不了她。

  而后,他听到那破碎的声音轻轻的传入耳膜。

  “陆璟良,我并没有在跟你开玩笑。就当我求你,放过我吧!”

  周遭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卫暖柔甚至能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滋滋寒气,她心头一阵哆嗦,还是本能对这男人怀有惧意。

  她讨厌这样的自己。

  卫暖柔死死咬着牙,一字一句,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我跟你在一起纠缠的时间也够久了,也受够了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我们没有未来,就不要强扭在一起。况且,你跟薛灵云真的很般配!”

  这番话卫暖柔说的异常平静,有一种深思熟虑后的淡然。

  但结果换来的却只是寥寥四个字否定:“我不允许。”

  卫暖柔看着男人那绝然的模样,突然冷笑了起来:“陆璟良,你觉得这样还有意思吗?事已至此,你就当是行行好吧,让我过回普通的人生行吗?”

  “不行!”

  卫暖柔恼怒至极,甚至有些口不择言,她死死咬着牙继续说道:“陆璟良,就当我拜托你,行不行?要是你馋的是我身子,那你就要个够,然后放过我,可以吗?”

  这话说的透出几分悲凉,卫暖柔无奈到了极点,这话说的像在哀求一般。

  曾经骄傲如她,如今却真的不要自尊了。

  发音刚落,卫暖柔感到周遭的空气仿佛凝固了。

  “卫暖柔,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一个禽兽么?”陆璟良声音中透着说不出的恼,眼眶一片猩红,却又在刻意压抑着愤怒。

  卫暖柔苍凉一笑,笑的刻薄。
3wdw2er1qku.jpg

  “对啊,在我心目中,你本来就是这样的禽兽……”

  他残酷冷笑,动作几乎不带一丝怜惜:“既然如此,那我就满足你!”

  他狂怒到了极点,狠狠的掠夺着,怒吼的声音在警告着:“卫暖柔,我早就提醒过你,我们之间,我说了算!”

  “够了!”卫暖柔越说越气,可脸上天天还笑得放肆,她死死地咬着牙强撑说道,“凭什么事事都是你说了算?你折磨我这么久,我已经不欠你什么了!”

  “你说不欠就不欠了?”他眼光寒意乍现,眼中的威胁意味更浓。

  卫暖柔只觉得气的浑身都在发抖,颤抖着一拳狠狠冲上他胸膛,愤怒的骂着:“陆璟良,你混蛋!”

  听她咬牙切齿的骂着,陆璟良没有丝毫动怒,反而笑得更猖獗了,只是这默然的眼底压抑着沉重的痛……

  他低头,想吻她,她却心如死灰地别过头,浑身冷透的不带一丝温度……

  他没有继续,松手丢开她,然后,听到大步离去的声音。

  ……

  总裁办公室,窗明几净。

  云蜜儿看着大笔一挥签字的男人,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犹豫了好几次,硬是一个字都没憋出来。

  今天总裁的脾气之火爆,每个进来找他的人都被骂了个遍。

  看着云蜜儿半天还不动,陆璟良没抬头,只是紧皱的眉头又重了几分:“还有什么事?”

  一开口,泫然的冷气扑面而来,云蜜儿心里打了个颤,哆哆嗦嗦的说着:“那个……总裁,今天卫秘书怎么没来?是生病了吗?”

  已经有一周没有在公司见到卫暖柔了,而之前的社交方式几乎都失联了,云蜜儿反复找不到她,思来想去也只能是来问他了。

  陆璟良握着的笔一顿,明显有些意外,但很快恢复如常,冷冷甩了句:“不知道!”

  这是一种透着极度的不悦,云蜜儿不敢多逗留,看这架势也能猜出来,这两人肯定是闹别扭了!

  她可不想一不留神惹了这位爷,云蜜儿抓起文件,脚底抹油地赶紧就往外跑。

  但却听到身后的人冷不丁又开口:“她生病了吗?”

  什……什么?这是在问她吗?

  那天闹得不欢而散后,陆璟良出了趟远差,昨天刚赶回来,他压根也不知道卫暖柔一周没来公司了。

  “啥?”云蜜儿有些懵,她刚才随口乱说的,她咋知道卫暖柔生没生病?

  陆璟良眉头一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来。

  “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