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奷喂奶人妻黑人-火车麻麻装睡让进了小说

2021.9.22 娱乐花边 1680

 自从吉祥到达青城的第一天,石榴台就给宋千幻放了假,让她公费给吉祥做地陪。

  目的很明确,集全台之力,支持宋千幻向吉祥靠拢。

  自然,这个靠拢不是为了把宋千幻送出去,而是把吉祥拉过来。

  有一个了解当地的当地人做向导,吉祥一行人也确实省了很多事。

  并且宋千幻也非常地尽心尽责,让吉祥在青城周边看景一行顺顺利利地提前完成。

  吉祥原计划是最后一天上午结束看景,下午录制《人物访谈》,当天晚上返回古城。

  在宋千幻的帮助下,提前完成了看景,于是提前一天回到了青城市区。

  石榴台对吉祥一行人热情招待。

  由宋千幻引荐,吉祥又认识了石榴台台长季烟阔、石榴台电视剧采购部部长蔡惊断和综艺部主任薛青空,以及《人物访谈》主持人罗雪晴。

  姜安也没有避讳,参加了石榴台举办的名为吉祥接风洗尘的晚宴。

  这是石榴台乐见其成的事情,虽然吉祥和姜安还是一再地拒绝合体出席访谈节目,但是他们还是不想放弃,要再努力努力。

  罗雪晴是个上进的主持人,但她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访谈风格,《人物访谈》一直不温不火。

  而且,早期还有人评价罗雪晴不会采访,有时候不该问的也问。

  石榴台甚至曾一度想换掉罗雪晴,只是没有更合适的人来接手,也就一直这样了。

  随着经验越发丰富,罗雪晴也是改掉了早期的“不会问问题”的问题,同其他台的访谈节目内容和方式也基本雷同,只要就是迎合受访嘉宾。

  受访的的嘉宾占据绝对的话语权,很多问题都不能问,能问的都不痛不痒,观众想听的都不问。

  甚至形成了一些默认的规则,访谈节目事先列出访谈的问题给受访嘉宾。由嘉宾决定哪些问题可以问,哪些问题不可以问。

  内容基本上都流于表面,看一个访谈基本上就知道这个受访嘉宾在其他访谈中的答案是什么了。

  罗雪晴也是按照这种默认规则,列出了一些问题,在晚宴前就给了何俏俏,让吉祥过目一下,哪些可以问,哪些不可以问。让她心里有个数。

  吉祥还是不喝酒,一切以饮料或者白水应对,也不要求其他人喝酒,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就好。

  仿佛和吉祥吃饭就真的是吃饭。

  逼酒?不存在的。

  尽管主客不喝酒,也不能否认,饭桌上仍然是一个比较好谈话、聊天的场合。

  当晚宴进行到一半时,罗雪晴就客气地试探着道:“吉祥老师,已经把明天录制的问题范本给到您的助理,请您过目、选择一下。”

  吉祥也很客气地回应:“好的,谢谢罗老师,让您费心了。”

  罗雪晴微笑着自我解嘲道:“有什么不满意的问题一定要告诉我,早些年因为不会问问题,没少被诟病。”

  吉祥在答应参加《人物访谈》录制后,还是对石榴台的《人物访谈》这个节目及主持人做了一些了解。

  也因为无意中在系统“哥哥”那里看到了《奔跑吧 兄弟》这样的节目。

  她就有意识地开始在“哥哥”那里看一些综艺。
2ovqrz2ntpp.jpg

  来青城之前,她还正儿八经地看了几个访谈节目。

  作为公众人物,保持一定的公众正能量形象是“人设”必备的一部分,比如明明为了钱却说是为了追求理想。

  主持人也不会去追问,受访嘉宾也是尽量避免难以回答的问题。

  看了几个那样的访谈节目后,吉祥都觉得这种访谈节目存在的意义不大。

  她倒是比较喜欢罗雪晴早期的节目,有些问题可能让受访人不喜,但是观众听起来却很爽。

  打破一些人虚和伪,挖掘出一些人的真实想法。

  “我其实挺喜欢罗老师你早期的节目风格。”吉祥真诚地说道。

  吉祥清清淡淡地一句话,让整个饭桌上的人霎时间都没了声音。

  罗雪晴瞪大了下眼睛,不可置信的礼貌回应:“吉祥老师开玩笑了。”最讨厌她早期节目的就是艺人啊。

  石榴台台长也是职业性假笑道:“吉祥老师还看了早期的《人物访谈》,感谢关注。”

  综艺部主任感觉自己好像抓到了什么,又好像没抓到什么。

  不过,作为多年做综艺的专业人士,他敏感地认为可以让吉祥多说一些,似乎是个什么契机。

  “难道吉祥的意思是可以问她一些敏感问题?”

  姜安见石榴台的人一个又一个地脸色变换,他笑了,都欲言又止地做什么,吉祥说喜欢那就是喜欢。

  他直接道:“吉祥,说说你喜欢罗老师早期节目的什么地方。”

  吉祥歪头想了一下,回答了两个字:“真实。”

  “嘶……”

  宴会厅里响起了几声吸气的声音。

  罗雪晴腾地一下抓紧了手中的水杯,不安又有些期待,“那也是我做这档节目的初衷,奈何……。”

  受访人不接受,觉得被冒犯了。

  罗雪晴没有把话都说出来,但大家都知道了什么意思。

  吉祥皱了下眉,她没怎么接受过访谈节目,也只是在一个观众的角度评价一档节目。

  不过,她认为既然接受了访谈节目,就要做好被追问的准备。

  即使有“人设”的公众人物也只是人物。

  “作为一名观众,我很欣赏罗老师那种‘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深度挖掘,戳穿嘉宾的掩饰。

  那种访谈方式好像很少能看到,即使是现在的《人物访谈》,都是不痛不痒的。”

  综艺部主任薛青空皱眉叹气道:“哎,不好搞,得罪了嘉宾,后面嘉宾都不好邀请了。”

  吉祥点头,表示赞同,但还是稍微解释道:

  “我只是觉得那种方式更适合罗老师。很有个人风格,使得节目也很有特色。

  感觉罗老师再狠一点,可以把《人物访谈》做成一个检验受访嘉宾真正完美的节目了。”

  薛青空这次好像抓到了什么,连忙问道:“吉祥老师是说,做硬核综艺,而不是迎合嘉宾。

  如果有受访嘉宾经受住了这种刺痛,应该就对受访嘉宾有加成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