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性3p 老师们的单独辅导(H)

2021.9.24 娱乐花边 1153

“对付钉螺,这城内外的人可上心了。”陶十五笑呵呵地说道,“每到这个时候,差役们敲着锣走街串巷,城头这告示也贴着提醒大家该杀钉螺了。”微微歪头看着她说道,“这钉螺咋就杀不光呢!这样也不用年年捡它们了。”

        

“爹,那蚂蚱还杀不光呢!”陶七妮好笑地看着他说道,“凡是有个度,这什么东西多起来都是害。这钉螺既然老天爷让它存在,那自有它的道理。”

        

“就像是蚊子、苍蝇,老鼠一样,灭不完。”陶十五嫌弃地撇撇嘴道。

3lkkgjh5k5f.jpg

        

“呵呵……对。”陶七妮垂眸浅浅一笑道,“爹光着脚,不怕扎破脚吗?怕将鞋子弄坏了,好歹穿双草鞋。”

        

“光着脚舒服,这脚上都是老茧,这荆棘上的刺都扎不穿的。”陶十五低头看看自己的大脚丫子笑道,“光着惯了,半辈子都光着来着。”

        

父女俩边走边聊,很快到了家,“妮儿她娘,我们回来了,赶紧摆饭吧!”陶十五走到竹管前,洗洗手、洗洗脸,洗洗自己的脚,趿拉上草鞋。

        

“吃饭之前,先让妮儿看个好东西。”沈氏朝她神秘兮兮地说道。

        

“什么东西这么神秘?”陶七妮好笑地看着她问道。

        

“看了,就知道了。”沈氏拉着她进了厢房。

        

陶七妮耳朵微微一动,听见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傻鸟做爹爹了。”

        

“你咋知道的。”沈氏惊讶地看着她说道,“啾啾带着它们一家子过来了,六个幼鸟,才刚孵出来没久。”指着炕上的鸟窝。

        

幼鸟闹腾的很,张着嘴嗷嗷待哺。

        

“幸好过了惊蛰了,虫子都出来了,可以喂它们,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养活。”沈氏站在炕前目光温柔的看着小家伙们说道,“想不到啾啾都当爹爹了。”抬眼看着她道,“妮儿就没啥想法?”

        

陶七妮故作无辜地看着她眨眨眼,“这么多咱们给它们起个什么名呢!”

        

知女莫若母,沈氏哪里看不出来,她这生硬的转移话题呢!算了姑爷也不在,说什么都是白搭。

        

沈氏严肃地看着她说道,“先说好不许叫傻鸟,好好的猛禽给你叫的傻乎乎的。”

        

“那叫傻蛋。”陶七妮闻言故意道。

        

“你这孩子。”沈氏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说道。

        

“这鸟本身就是鸟蛋孵出来的,叫傻蛋多合适啊!”陶七妮振振有词地说道,“贱名好养活。”

        

沈氏抿了抿唇看着她说道,“现在六个鸟,总不能都叫傻蛋吧!”

        

“名字起的多了不知道叫谁呢?都叫傻蛋,统一行动。”陶七妮拍板定案道,“就这么决定了。”

        

“哪有你这么懒的,左牵黄右擎苍,叫擎苍不好吗?”沈氏没好气地看着她说道,“听听多高大霸气。”

        

“呵呵……”陶七妮闻言摇头失笑,“娘啊!我的名字可一点儿都高大霸气上档次,所以它们随我,一听就我的。”微微仰着下巴道,“不中吗?”

        

“你说中就中吧!”沈氏无奈地看着她说道,目光落在鸟窝里六只幼鹰道,“她给你们起的名字,不好听找她算账啊!”

        

陶七妮闻言摇头失笑,看着幼鸟道,“我等着你们快快长大,这下子就不愁没有送信的了。”

        

“让它们像啾啾一样聪明吗?”沈氏抬眼看着她说道。

        

“当然。”陶七妮笑着点头道,“有傻鸟这个榜样在,它们不错的。”视线落在沈氏身上道,“咱不吃饭吗?我饿了。”

        

“吃饭,吃饭。”沈氏跟着她出了厢房,在竹管下洗洗手,坐在了饭桌前。

        

晚饭,清粥小菜,“哟!有野菜可吃了。”陶七妮看着凉拌的野菜道。

        

“都冒头了,正鲜嫩的时候。”沈氏眉眼带笑看着他说道,“摊煎饼也好吃。”

        

“闻着就香。”陶七妮吸吸鼻子看着他们说道。

        

“这以前吃野菜,又苦又涩,难以下咽,现在咋感觉这野菜好吃了呢!”陶十五夹一口野菜放进嘴里,咽下口中的野菜,“我觉得我都吃伤了,这辈子都不想在吃一口,现在没想到……”又吃了一口。

        

“那时候这野菜怎么吃的,清水煮的。咱现在怎么吃的,清水炒过后,高汤煨着,香油、醋、姜蒜捣碎了,各种调料舍得下,能不好吃吗?”沈氏好笑地看着他说道,“野菜还是那个野菜,是做法变了。这样做,草根、树皮也不难吃了。”

        

“咦!草根、树皮,我可不想再吃。”陶七妮嫌弃的不要,不要的,“咱先吃完饭,你们在忆苦思甜行不。”

        

“中中……”沈氏忙不迭地点头道。

        

吃完饭,收拾干净了,天也渐渐暗了下来,烛火点上。

        

陶七妮看着沈氏拿出来针线笸箩,“烛火暗,就别纳鞋底了,仔细伤了眼睛。”

        

“没事,就是没有蜡烛,我也不会纳错的。”沈氏嘴角噙着笑意看着她说道,“就是闭着眼睛也行。”

        

“那我在给您点些蜡烛。”陶七妮站起来道。

        

“别别别,浪费那钱干什么?”沈氏伸手拦着她道,“又不是绣花,以前啊!借着月光啥活都干,没那么娇气。”抬头瞥了她一眼,“稀罕了,你不忙吗?居然有闲情逸致陪我们坐这儿,不去看书啊!”

        

“大晚上的光线不好,不看了,伤眼睛。”陶七妮目光温柔地看着他们说道。

        

沈氏忽然放下手里的鞋底子看着她问道,“你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怎么了?您想他了。”陶七妮眉眼含笑地看着他们说道。

        

“嗯!”沈氏重重地点头道,“回来看看,没想着他住些日子。”

        

“有机会的。”陶七妮黑白分明的双眸看着他们笃定地说道。

        

“你这说等于没说。”陶十五苦笑一声道,“机会?那也得主上召见才行,哪里擅自回来呢!”

        

“这错误哥能犯嘛!那肯定主上叫他回来呗!”陶七妮笑眯眯地看着他们说道。

        

“这主上还没回来呢?你哥更不可能回来了。”沈氏清澈的双眸看着她摇头失笑道。

        

“这回有希望了,主上啥时候回来,哥就有可能回来了。”陶七妮灵动的双眸盈满笑意看着他们说道。

        

“你咋怎么肯定呢?”沈氏迸发着希冀的光看着她说道。

        

“这……”陶七妮话到嘴边转了转,“这主上要北上推翻大燕,统一部署,各路将军都得回来吧!”陶七妮肯定地猜测道。

        

“有道理。”陶十五和沈氏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

        

“那咱就等着了。”沈氏乐呵呵地笑道,“这日子有盼头了。”目光慈爱地看着她说道,“其实咱们都活的好好的,总有见面的一天。”

        

“嗯!”陶七妮笑着点点头。

        

&*&

        

陶七妮又投入到研究种子大业中,如往常一样踏着夕阳朝家里走。

        

“什么味道?”陶七妮吸吸鼻子嗅嗅道,“牛奶的味道……”循着味道直接找到了牛棚,她看见有人正在牛奶。

        

“这些牛奶挤出来,打算干什么?”陶七妮看着她好奇地问道。

        

“啊!”正在挤牛奶的少女给吓的腾的站起来,慌乱地看着她福了福身道,“姚夫人。”

        

“你的手。”陶七妮直接撑着栏杆跳进了牛舍,抓着她的手,上面起了痘,仔细看里面水还能晃动。

        

“姚夫人这没什么?不疼不痒的。”她另一只手盖着自己的手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能研究一下你这痘痘吗?”陶七妮眼神热切地看着她说道。

        

“研究这个做什么?”她好奇大胆地看着陶七妮问道。

        

“治病救人。”陶七妮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容道,“今儿晚了,明儿我来找你。”指着木桶里的牛奶道,“在弄下来新鲜的牛奶给我留着。”

        

“这个能做什么呀?我这都是喂其他的牲畜的。”她不解地看着陶七妮说道。

        

“真是糟蹋美食了。”陶七妮夸张的捶胸顿足地说道,“等着我做出美食来。”目光直视着她道,“还没请教姑娘的名字。”

        

“我叫田稻禾。”

        

“好名字,明天我来找你。”陶七妮食指点点这里道,“还在这儿吗?”

        

“嗯嗯!我打扫牛舍的。”田稻禾清澈见底的双眸看着她说道。

        

“好。”陶七妮澄净的双眸看着她点头道,“我先走了,你继续。”

        

“是!”田稻禾朝她行了行礼,目送陶七妮离开。

        

陶七妮飞身潇洒地跳过了栅栏,快步朝家里走,心情超好的哼着小曲。

        

“什么事?这么开心呀?”沈氏看着踩着夕阳余晖进来的陶七妮道,“还哼上小曲了。”

        

“当然是遇见开心的事了。”陶七妮眉眼含笑地看着她说道,“等过几天给您做好吃的。”至于种痘还得研究分析了之后再说。

        

“这青黄不接的你又发现什么好吃的了。”陶十五兴致勃勃地看着她说道。

        

“用牛奶做的美食。”陶七妮高兴地像他们两人宣布道,结果看着他们俩懵懂的样子,解释了一下,什么是牛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