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坐下来…呃h|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

2021.9.24 娱乐花边 1070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乔梁晚上下班后,和老三约了一起吃晚饭。

        

两人在饭店里碰面,乔梁道,“老三,你没被人跟踪吧。”

        

“怎么可能,我老三就是跟踪人的行家,怎么会被人跟踪。”老三道。

qfngiyeewnt.jpg

        

“这可不好说,你昨天怎么阴沟里翻船的?”乔梁笑道。

        

“去去,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昨天那是我太大意了,以后绝不可能再犯类似的错误。”老三信誓旦旦地说着。

        

乔梁笑了笑,认真道,“老三,你既然继续留下来调查,那就要多加小心,我可是跟童童保证说要确保你安全的,你要是真出点啥事,我可没法跟童童交代,到时候童童非得恨死我不可。”

        

“老五,你就放心吧,那帮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不敢把我怎么样的。”老三自信十足地说着,又道,“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引起他们警觉了,这会让我接下来的调查更加困难。”

        

乔梁听了微微点头,又好奇地多问了一句,“老三,你接这单活,刘家给你多少钱?”

        

“五百万。”老三比了比手掌。

        

“五百万?”乔梁瞪大眼睛,“靠,这刘家确实有钱啊,出手真特么大方,竟然给你五百万,难怪你这鸟人非得坚持要把这单活干完。”

        

“老五,这你可误会了,我接这单活可不是为了钱,是因为兴趣爱好,是为了激情,懂不?”老三嘴巴咧得老高。

        

“得得,你这兴趣爱好太特么刺激了,我不懂。”乔梁笑骂道。

        

玩笑归玩笑,乔梁还是正经地问道,“你今天有没有什么新收获?”

        

“这正是我要跟你讲的。”老三下意识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老五,今天刘良的律师跟我联系了,他今天去探视,刘良给他提供了一些信息。”

        

“什么信息?”乔梁问道。

        

“刘良说陷害他的幕后黑手是黄青山,目的是为了他手中的石矿,不过这黄青山是外地来的商人,刘良怀疑幕后之人应该不只黄青山一个,而且对方背后应该有縣里的主要领导撑腰。”

        

“是吗?”乔梁皱着眉头。

        

老三继续道,“刘良说的倒是和我这几天调查的情况有一些吻合,那个黄青山,和本地一个叫姜辉的商人,大部分时间都混在一起,如果说黄青山是陷害刘良的幕后黑手之一,那个姜辉恐怕也脱不了干系。”

        

听到老三说起姜辉,乔梁一下想了起来,难怪他觉得黄青山这个名字耳熟,原来是之前黎江坤跟他提过。

        

“你先等等,我打个电话。”乔梁对老三说着,拿出手机给黎江坤打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电话那头的黎江坤毕恭毕敬的问道,“乔縣长,您找我?”

        

“黎江坤,你之前说姜辉和一个叫黄青山的人在密谋什么,对吗?”乔梁问道。

        

“对。”黎江坤连忙点头。

        

“那你现在有打听到什么吗?”乔梁又问。

        

“还没有,有时候碰到他们俩凑一块,我也不好靠太近,没办法偷听他们聊什么。”黎江坤说道,“不过我有一次看到苗书记和他们一起吃饭来着。”

        

“你确定?”乔梁眼里闪过一丝惊疑。

        

“百分百确定,苗书记那么大一个人,我怎么会认错。”黎江坤肯定道。

        

“行,我知道了,做的不错。”乔梁夸了对方一句,随后挂了电话。

        

拿着手机,乔梁眉头紧拧着,心里有所怀疑,但又不太敢肯定。

        

“老五,怎么了?”老三问道。

        

“你说的也许没错,黄青山和那个姜辉可能都是那刘良口中的幕后黑手,至于背后给他们撑腰的人,或许我已经猜到了。”乔梁神色凛然。

        

“是谁?”老三连忙问道。

        

“是谁就先不告诉你了,毕竟我也只是猜测。”乔梁摇了摇头,看着老三,“老三,现在这趟浑水是越来越深了,你确定要继续查下去?”

        

“我都接了这单活了,那肯定不能半途而废。”老三说道。

        

乔梁皱了皱眉,问道,“刘家要求你查到什么才算是完成任务?”

        

“就是把幕后黑手查出来,并且找到证据。”老三答道。

        

“如果是这样,那你这任务可不好完成。”乔梁看着老三道。

        

“要是容易完成的事,我还没兴趣呢,我就喜欢这种有挑战性的,不然不够刺激。”老三道。

        

“你这鸟人,早晚有一天会栽更大的跟头。”乔梁骂完后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决定告诉老三,“老三,如果我没有猜错,刘良这件事背后,甚至有可能有苗培龙书记的影子,现在你明白这里头的水有多深了吧?还有,那个刘良也不是好东西,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刘良要不是自己干了一堆烂事,人架能那么容易陷害他?”

        

听到这事涉及到苗培龙,老三吃了一惊,他自是知道苗培龙是松北縣的书记,这要是幕后之人也包含了苗培龙,那刘良这次是绝对完犊子了。

        

“老五,那苗培龙好歹是松北縣的一把手,他为什么要针对刘良这个小小的村官呢?”老三不解地问道。

        

“或许这里头有什么利益牵扯吧,现在我还也不太清楚具体的原因,而且是不是真的涉及他,现在其实也只是我的猜测……”乔梁说道。

        

就在乔梁和老三吃饭时,松北酒店,姜辉和黄青山同样坐在包厢里,不过两人好似在等人,并没有开席。

        

今天一天的时间,姜辉托人在市里将老三的情况查了个底朝天,此刻,姜辉和黄青山正谈论着老三,姜辉道,“现在已经可以确认无疑,那个杨勇是乔縣长的铁哥们,两人大学就是同一个宿舍的,幸好咱们昨晚没干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否则事情就真闹大发了。”

        

姜辉想着昨晚到酒店305包厢的竟是乔梁,这会还有点心有余悸,他连人都埋伏好了,准备将进入305包厢的人摁住,哪曾想到出现的人会是乔梁。

        

“现在我反倒有点担心那个杨勇是乔縣长派来的了。”黄青山一脸担忧,“真要是那样,事情就有点麻烦了。”

        

“如果是乔縣长派来的,那他的目的是什么?难道说他已经发现咱们干的勾当了?”姜辉满是不解,“可这也说不通啊,乔縣长就算要查,也是查我才对啊。”

        

“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如果是乔縣长派的人,为什么要进我房间放监听设备呢?”黄青山同样想不通,他来松北縣的时间也没多少天,而且十分低调,哪能跟姜辉这个地头蛇比,乔梁要查也是先从姜辉查起才对。

        

两人眉头都皱得老高,弄清老三和乔梁的关系后,两人的思维都陷入了误区。

        

“对了,还有一条杨勇的信息,那个杨勇,以前干过私家侦探。”姜辉突然想起这个,说道。

        

“怎么,你的意思是其他人雇佣那个杨勇来查的?”黄青山瞬间就明白了姜辉的意思。

        

“我只是这么一说,具体我心里也没准。”姜辉摇了摇头。

        

“算了,想不明白就先别想了,待会苗书记来了,和苗书记说一说这个事,看苗书记怎么说。”黄青山说道。

        

姜辉点头表示赞同。

        

原来两人在等的人是苗培龙。

        

说曹操曹操到,黄青山话音刚落,门外有人推门进来,苗培龙和一女子推门走了进来。

        

见苗培龙来了,姜辉和黄青山连忙起身问好,“苗书记。”

        

苗培龙点点头,指着身旁的女子介绍道,“縣府办许婵许主任。”

        

苗培龙带着许婵出席这样的小圈子聚会,一来说明他对许婵愈发宠爱,二来,则反应了苗培龙现在越发无所顾忌的一种心态。

        

姜辉和黄青山先后点头和许婵打招呼,尤其是姜辉,眼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暗道自己之前押宝押对了,他在许婵身上也费了些心思,现在看来,之前的心思没有白费。

        

许婵和姜辉的眼神碰触了一下,随即收回目光,两人眼里都闪过心照不宣的眼神。

        

“对了,你们刚才聊什么呢?我怎么好像听到你们要跟我说什么事?”苗培龙坐下后问道。

        

黄青山闻言看了许婵一眼。

        

苗培龙见状淡淡道,“有什么事就直接说。”

        

听苗培龙如此说,黄青山立刻明白过来,眼前这个许婵和苗培龙的关系,比他预想的还要亲密。

        

于是黄青山也就不再隐瞒,将有关老三的事,以及老三和乔梁的关系同苗培龙说了起来。

        

“照你的意思,乔縣长已经发觉了你们的事?”苗培龙沉声问道。

        

“不一定,现在只是我们的猜测。”黄青山说道。

        

苗培龙沉着脸没吭声,依黄青山说的情况,乔梁说不定真有可能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