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最热(松松垮垮的大开着h)全章节阅读

2021.9.24 娱乐花边 570

曹立军情绪有些低落:“我和月萍都是公务员,在别人眼里,很值得羡慕。我是高工,她是讲师,而且副教授已经报上去了,最迟年底就能批下来。可实际上,家里空落落的……很多时候我都感觉像个空巢老人,很孤独。”

        

虎平涛凑过来问:“您和白老师看起来有些年龄差距……那个,你们的孩子多大了?

        

“我们没有孩子。”曹立军平静地回答:“这在外人看来很不可思议,却是实情。”

2a0209ffd6478ea36024282e47d6e660.jpg

        

王雄杰眼里泛出一丝怜悯。他从衣袋里拿出香烟,递了一支给曹立军:“来一根?”

        

曹立军接过烟,掏出自己的打火机,先给王雄杰点上,然后才是自己。

        

“我和月萍是别人介绍认识的。”他慢慢地吸着烟,陷入回忆:“我比她大很多……十五岁,整整一轮还多三年。结婚的时候,同事和朋友都夸我有艳福,找了个年轻漂亮的媳妇。当然这是正面的说法,嫉妒且负面的评价,就是我娶了个年龄跟女儿一样的老婆。”

        

王雄杰笑道:“很正常,换了我也会这么想。毕竟你们的年龄差距实在太大了。”

        

“月萍的功利心很强,她找上我,其实是有目的的。”曹立军神情冷漠:“她是学舞蹈的,毕业那会儿国家已经不包分配了。艺术这种东西讲究天赋,月萍虽说是本科毕业,但省市歌舞团早就满编,走正规路子根本进不去。而且跳舞的就是吃青春饭,过了三十,如果还没闯出什么名头,基本上就这样了。”

        

虎平涛搓着双手,对此表示赞同:“咱也别说滇省了,就说全国,这都多少年了,才出了一个孔雀公主杨利萍。”

        

“是啊!”曹立军叹了口气:“月萍的偶像就是杨利萍,可她在跳舞方面只能算是一般。当年考进去的时候,主要是因为艺校取分线低,而且还是一本。毕业以后才发现就业非常困难,很多单位一听是艺术生,还是舞蹈专业,就直接拒绝。”

        

虎平涛脑子里回放出白月萍的模样,疑惑地问:“白老师形象很不错,企业录用应该没问题啊?”

        

“她看不上企业,一门心思的想进体制。”曹立军解释:“我是搞研究的,当年认识她的时候,我已经是副高,还拿着国务院特殊津贴。”

        

王雄杰忽然插话:“你当时应该年龄很大了啊!怎么一直没结婚?”

        

曹立军摇摇头:“你们不了解植物课题,这里面涉及的问题很多。尤其是植物基因和种子,我们与国内外很多植物研究所都有联系,信息共通。就说袁老的那个团队吧,我们也提供技术支持,在国内算是排得上号的。只是新闻上很少出现,也就不足为外人道。”

        

“我在大学的时候谈过一次恋爱,那时候没经验,被女方拒绝,也就没了心思。这人啊,一旦转移兴趣,集中在某个方面,就会废寝忘食钻进去。有个小故事,牛顿请人吃饭听说过吧?客人来了,他还在实验室,说是没做完实验,让客人再等等。结果一等就是很长时间,客人饿得受不了,就干脆先吃,然后跟管家打了个招呼离开。等到牛顿从实验室里出来,看见桌上的饭菜被动过,以为自己已经吃过饭了,于是转身回到实验室继续工作。”

        

“这故事真假我们暂且不论,但聚精会神研究工作的时候,的确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连吃饭都能忘记,更不要说是谈恋爱结婚。”

        

“用现在的话来说,我就是标准的宅男。如果不是家里老人催着,我也不会出去相亲……第一次见月萍的时候,感觉非常好。她年轻漂亮,性格活泼,人也大方。那天她兴致很高,邀请我和介绍人一起吃饭。就在附近的一个小餐馆,点了些菜,喝了点酒。我打车送她回家,路上她说喜欢我,问我愿不愿意做她的男朋友?”

        

周围的气氛顿时显得古怪。

        

顾德伟与唐元面面相觑。

        

张艺轩听得很专注,脸上神情回味无穷。

        

丁健低着头,胖乎乎的短粗手指相互搭着,仿佛小孩子玩着无聊游戏。

        

曹立军继续道:“你们别想多了,月萍是个很传统的女人,那天晚上只是送她回家,没有更多的接触。”

        

王雄杰对此深以为然:“你们谈了多久才结婚?”

        

“半年。”理工男对数字尤其敏感:“准确地说,是六个月零四天。”

        

王雄杰深深吸了一口烟:“于是她搭上了你这条大船?”

        

曹立军手上的烟已经燃至尽头,他松开手指,看着烟头掉在地上,抬起脚,用力踩熄:“那时候我真的很喜欢她。男人嘛,少年时爱色,老了就爱财。我刚过中年,娶一个比自己年轻十五岁的女人,很自豪,很骄傲,同时也伴随着强烈的危机意识。这种感觉很复杂,就像捧着一个珍宝,生怕不小心摔坏了。我怕她出轨,怕她被别人男人引诱,怕她婚后对我不满意,所以我尽可能满足她提出的各种条件。”

        

虎平涛试探着问:“白老师的工作,是你介绍的?”

        

曹立军点点头:“我先介绍她去市群艺馆,毕竟她是舞蹈专业,而且那边也是体制内。月萍人长得漂亮,善于学习。那时候上面对党史教育重视程度远不如现在,我不是中共党员,我是九三的。支部搞活动,我带着月萍一起参加。聚会谈论的时候,我们谈话她就坐在旁边。支部里一些老人对国家和历史看得很透彻,他们的很多观点已经被证明是正确的。尤其是党史教育,当时他们就认为国家在党建这块的力度会逐步加强。以前是因为经济上不去,没钱就搞不了活动。现在不同,党建力度越来越大。”

        

“那次支部活动结束后,月萍问我能不能帮她换个单位,说是想去党校,哪怕从头干起也行。我是省里的专家,多少有点儿关系,就帮她联络了一下,没想到她还的通过考试进去了。”

        

“接下来,她顺风顺水,下基层挂职,回来以后接连晋升。”

        

王雄杰吸了一口烟,意味深长地说:“这是好事儿啊!”

        

“对她来说是这样……”曹立军的话语有些无奈,更多的还是轻蔑,甚至夹杂着一丝愤怒:“那时候我们感情还不错,她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外面吃饭。从区上到省里,大大小小排得上号的官员,再不就是各种企业老板。月萍当时的身份很微妙,没有行政级别,就是一个普通的党校老师。我一直不明白她为什么放弃群艺馆的工作,一门心思的想要进党校?”

        

王雄杰笑了,他弹了弹烟灰,淡淡地说:“这是两个工作性质截然不同的单位。群艺馆是很清闲的,主抓文艺创作。党校则不同,讲究政治正确,还要看你是否具备相应的专业能力。白老师能进去任职,说明她自身条件过硬,你在其中顶多就是起到牵线搭桥的作用。”

        

曹立军没有否认:“我也是后来才明白这个道理。而且当了老师,情况就不一样了。中国人讲究师规孝道,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党校这种地方,每年培训的人来来去去,有大量的优秀人才。尤其是那些年轻人,能力得到认可,就能往上提拔。月萍在执教期间认识了很多这样的人,构建起属于她的关系网。”

        

虎平涛对此颇为理解:“桃李满天下,就算当老师的不主动开口,很多事情也有学生主动帮忙。”

        

曹立军神情僵硬:“她每天的饭局就这么来的。在党校教书半年,认识的人越来越多,饭局酒局一个接一个。刚开始的时候,她让我陪着去。吃了几次饭,感觉很不对味儿。我不喜欢喝酒,可那种场合根本躲不开。人家举着杯子敬你,不喝都不行。倒不是说我体质差,而是我真的不愿意喝。我酒量不好,一喝就醉,第二天醒不过来还误事儿。”

        

王雄杰问:“你们因为这个吵架了?”

        

“能不吵吗?”曹立军苦笑着说:“结婚娶老婆,为的就是成家。我是个很传统的人,却并不古板。平时在实验室里忙工作,下班回家只想吃口热饭热菜。月萍刚结婚那会儿有点儿家庭主妇的样子,可后来去了党校,做饭的时候就越来越少。等到后来饭局多了,我又不愿意跟着她一起去,每天下班回家,屋子里空荡荡的,真正是孤家寡人。”

        

虎平涛问:“你们的孩子多大了?”

        

“我没有孩子。”曹立军脸上的愁容更深了:“关于生孩子的问题,也是我们吵架的主因之一。我觉得有个孩子好,应该可以把月萍的心拉回来,减少她外出的次数。可她一直不愿意生,说是要趁着年轻抓紧时间学习,而且上面对年轻干部的选拔任用力度很大。从怀孕到生完孩子身体康复,至少要一年半,更重要是身体走样,短时间内很难恢复……这样一来,不利于她的工作和事业。”

        

王雄杰轻轻拍了几下巴掌:“说的有道理,真的很有道理。”

        

曹立军注视着他,面露疑惑。

        

王雄杰微笑着解释:“别误会,站在男人的立场,肯定是你说的对。站在女人的立场,你老婆的做法也没有错。所以我只能站中间,而且我是警察,正在调查你老婆中毒的这个案子。”

        

曹立军沉默片刻,继续发出情绪低沉的声音:“就这样磕磕碰碰过了很多年,我更不愿意跟她出去了。娶个年轻媳妇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在外人面前,显得很怪异。周末的时候,我和月萍偶尔出去买菜,熟悉的人知道我们是夫妻,陌生人就认为我们是父女……有一次在水果店,月萍挑了些芒果,我去收银台结账,店员对我说:您女儿真漂亮……”

        

虎平涛浑身恶寒,感觉在听冷笑话。

        

“我跟她就像两个世界的人,隔的越来越远。”曹立军长吁短叹:“我已经不是早年的样子了。头发掉的厉害,人也显老。颜色鲜艳的衣服不敢穿,也不合适。月萍刚好反过来,她喜欢穿短裙和高跟鞋,练舞蹈的人身材都很不错,这些年在党校她也没有放松对自身的综合素质培养,英语很熟练,还学了钢琴和手风琴。平时练魏碑也练出了名堂,进了市书法家协会,去年换届,还被选为理事。”

        

“刚结婚的时候,我和她一起学的驾照,后来买了辆“尼桑”。那车我几乎不开,都是她在用。不动不用,慢慢的我就没了兴趣,甚至不敢开着上路。月萍的驾驶技术越来越熟练。前年党校来了一批学生,都是赛车协会的人。月萍跟着他们去了几次训练基地,迷上了赛车,跟我也越发疏远了。”

        

“我不缺钱,每个月工资加补贴将近两万,我名下还有三套房子和一辆车。月萍自己也买了一套,加上她父母给的,林林总总加起来也不是个小数。”

        

“之所以找保姆,是我自己的想法。我不擅长家务,把杂事儿交给保姆,我也能腾出时间搞研究。可月萍对此很不理解,她认为家里多了个外人,好几次想把保姆辞退。为这事儿我们又吵架了。停停合合两个多月,我们好好谈了一次,答应各自退一步:我辞退当时用着的那个保姆,月萍帮我选一个她认为合适的,也就是现在病房里陪着她的杨芳。”

        

王雄杰扔掉手里的烟头,问:“你好像很清楚我们警方办案的流程。你说的这些都很详细,其中有很多都是我们必问的问题。”

        

曹立军认真地说:“我是搞研究的人。虽然我和月萍之间存在矛盾,但她毕竟是我的妻子,希望你们能尽快抓到凶手。”

        

王雄杰笑了:“这是我们的职责。”

        

曹立军问:“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