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宝贝流了怎么多还说不要)最新章节阅读

2021.9.25 最新电影 845

巴菲特醒来的时候依然觉得头疼欲裂,脑子里乱糟糟的,甚至很多本来应该很正常的记忆都有些错乱,就好像喝多了又被人对着脑袋一阵闷棍留下的后遗症。

最要命的是,他竟然连最经常去的几家春香院的红牌歌姬的名字都想不起来。

巴菲特坐起来,从床头拿起已经塞满烟丝的烟头。

但是翻遍了整张床和床头柜,他都没有找到火柴。

这倒是难不倒他,作为一个已经得到魔法公会一级勋章的魔法师来说,就算没有火柴,哪怕点火烧掉这间房子都不会困难。

巴菲特习惯性地在床头的袍子里寻找火焰魔药。

但显然今天他的运气不是很好,总是随身携带的魔药袋也不见了。

122bdp4xgjhesp.jpg

巴菲特这才认真打量所在的房间——装饰得还算富丽堂皇,不管是墙还是床上的蚊帐,都以金色纹饰为主,充分地展现出一个暴发户的审美风格。

巴菲特确定这正是自己的房间,心里才平静下来。

至少比在春香院醒来却发现钱袋被偷走了要舒服吧!巴菲特含着烟头,坐在床头开始整理记忆,他必须尽快弄明白到底是哪个婊子养的把他的脑子弄得如此凌乱。

很快,巴菲特想起魔法公会艾克城分部部长就是那个“婊子养的”! 昨天下午,阳光明媚,一切自然——除了总督的弟弟巴菲特在魔法公会授勋这件事情以外。

巴菲特经过了五年专人辅导之后,也算是学到了一些魔法知识,特别是对于火球术这个一级魔法掌握得更是得心应手——因为他常常忘记带火柴——尽管进步比其他人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但也总算磕磕碰碰经过了下级魔法师的考试,于是与许多初入门的魔法师一起,在魔法公会正式接受分部部长的授勋。

巴菲特还记得与他一起授勋的魔法师大约有二十个,很不意外的是,那些家伙都比他年轻至少三四岁,当然他记得更清楚的是其中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女孩,从第一眼见到那个女孩开始,巴菲特就产生了几分罪恶的思想。

嗯,可惜巴菲特难以意识到自己的罪恶,所以他很期待能再见一次金发美女。

授勋仪式很是严肃,当部长助理念到巴菲特的名字时,这个拥有一头褐色头发的十八岁男孩赶忙整理好笔挺的小礼服,漫步走过红毯,仿佛并不是来参加下级魔法师授勋,而是以新郎的身份出席婚礼。

部长用魔法手杖按住巴菲特的头顶,念念有词,总之都是一些废话,然后…… 对了,然后呢? 巴菲特不由坐直了一些,脑袋又有些疼痛。

在部长即将把带有魔法符文的勋章挂在他脖子上的时候,他的意识忽然就一片空白。

后来又好像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不断念叨什么,但无法听清,总之也肯定是一些废话吧。

再后来,他的意识就好像沉入一片汪洋大海,经过了数个小时的漂泊才总算醒来。

巴菲特揉着太阳穴,大骂道:“还有活着的人在吗?他妈的,你们的小少爷就快死在床上了!” 这时,红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张嬉皮的笑脸出现在门缝里,然后伸进来,露出一头亚麻色的长发。

头发下那张好看得像女人的脸上带着猥亵的笑容,同时一个柔和得让人不舒服的男声说道:“巴菲特,你醒了!你是在召唤侍女吗?难道你忘了你大哥给你请来的最后一个侍女已经于昨天中午正式辞职?” “为什么辞职?”巴菲特没好气地问,同时他在脑海里搜寻侍女以及门缝里那张脸的详细信息。

真该死,脑子里的记忆就好像糟了风暴袭击,乱得一塌糊涂,越是努力去思索,反而越是什么都想不明白。

门推开了,身高超过一米八身材却纤瘦得像女人的男孩走进来,嘴角浮现几分淫笑,说:“难道你忘了昨天午餐时你用低级的风系魔法吹翻了侍女的裙子,然后趁侍女整理裙子的时候从背后偷袭了她的胸部?你真的忘记了?那么你也一定忘了侍女泼在你脑袋上的汤吧?你这个家伙真是的,估计全城的侍女都对你的名字带有很深的仇恨吧?” 听男孩这么一说,巴菲特有了一点印象——那不多的印象是,最后一个忍无可忍只得辞职离开的侍女的胸部手感很不错! “好了,快起来了,你这个家伙竟然晕倒在授勋仪式上,真是太丢人了!你的勋章!”说着,男孩将一枚银色的勋章丢过来,正好砸在巴菲特的脑门上。

为此,巴菲特奇怪性地将烟斗砸过去,而男孩一个漂亮的闪身,本来并不能砸准他的烟斗反而在他额头上敲出一小块淤青。

男孩大骂:“妈的,出手太狠了!” 巴菲特以音速套上黑色绅士外套,并举起棉被作为盾牌挡住男孩回敬的皮靴。

两人闹够了,巴菲特才捡起下级魔法师勋章——圆形银质勋章上雕刻有一只毒蛇。

盯着勋章时,巴菲特的脑袋又有些眩晕,仿佛看到勋章上的毒蛇变成活的了,并张开大嘴吐出毒牙向他扑来…… 巴菲特赶忙把勋章扔到床脚,脑袋这才好受一点。

男孩上下打量了一眼巴菲特,然后故意整理一下自己的袍子,说:“既然已经是正式的魔法师了,就要有魔法师的样子,你花了五百个金币定做的魔法长袍呢?还有,你大哥送你的魔法手杖和魔法戒指怎么没戴?你该不会把它们换酒喝了吧?唉,说实话,就算你穿上最华丽的绅士礼服,我也始终无法从你身上看出绅士的气质。

” “滚你大爷的!”巴菲特果然很不绅士地骂道,然后非常粗鲁地向男孩吐出一口口水。

男孩闪身躲过,哈哈大笑:“我亚利身为下级武士,哪怕是火枪打出来的铁砂都能轻松躲过,又何况是速度慢得像蜗牛爬的口水……” 男孩刚说完,一只脚踩进了金属的痰盂,脚下不稳,轰地一声扑到在门外。

刚要站起来,脚下一滑,整个人就滚下楼梯,痰盂在楼梯上砸出一阵清脆的声音,而巴菲特面带坏笑,好像在听交响曲。

亚利好不容易才把脚拔出来,在楼下喊道:“巴菲特,我只是顺路经过给你送勋章,改天有空了再出去喝酒!” 巴菲特这才想起了什么,高声问道:“你小子怎么有我家的钥匙?” “爷爷的,我去年就配了五把你家的钥匙,你不是也知道吗?”说话间亚利已经出了门,然后重重摔上房门。

“我知道?”巴菲特纳闷,一边揉脑袋一边坐回床上。

他很奇怪,健健康康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莫名其妙的记忆错乱呢? 好不容易从衣柜里翻出一袋火焰魔药,巴菲特含住烟斗,用两根手指捏取一小搓魔药,意识中念动火球术的咒语,手平举在身前,捏着魔药的手指划出一个火焰的符号。

魔药从手指间洒出来,却没有落到地下或是飘散,而是化为烟尘,随着巴菲特手指划动的轨迹停留在空气里。

火焰符号与咒语完成,这是火球术的第一步,第二步便是催动这个魔法符文。

巴菲特熟练地再捏起一点儿魔药,随着意识冥想火球术的催动,手指按在符文中心,顿时火红色的烟尘轰然散开,化为一团炽热的火焰。

由于巴菲特的魔力不高,再加上使用的魔药很少,火焰转眼间便开始变得微弱,但这已经足够了,巴菲特快速用烟斗划过火焰的边缘,烟丝便被点燃。

巴菲特含住烟嘴,大肆地吸了一口,然后吞云吐雾,满脸畅快的神色。

“上层货,香味浓郁,烟雾爽口,不错!”巴菲特熟练地吐出一个烟圈,赞美这烟丝的口味。

不过以他现在凌乱的记忆碎片,是怎么也回忆不起这罐烟丝从哪里买的了。

享受了美味的烟丝,巴菲特这才将下级魔法师的勋章拿出来,打算将它挂在脖子上,到常常去的欢愉之地好好炫耀炫耀。

记忆碎片里有人老是说他哪怕再学十年也成不了正式魔法师,但他现在就成了,尽管还只是一级而已! 巴菲特正要戴上勋章,脑袋却再次疼痛欲裂。

手掌上凉凉的,仔细一看,竟发现一条银色的小蛇从勋章上爬下来,顺着他的手向上爬动。

巴菲特发出一声惊呼,猛地将勋章扔向墙角。

但是再一看,勋章上的毒蛇纹饰依然如初,并没有爬出来和动过的痕迹。

“真是邪了门了!”巴菲特赶忙吐了三次口水——民间传说这种办法可以辟邪。

不过巴菲特没有再去动勋章,他实在不喜欢被冰凉的毒蛇爬过手臂的感觉。

其实对于魔法师而言,怕蛇的巴菲特绝对是个另类。

在索伦大陆,千万年以前,蛇就一直是魔法师的象征,因此许多魔法师所饲养的魔宠也是蛇,魔法公会的标志和勋章上更是雕刻有各种各样的蛇。

而所有的魔法师自学习魔法开始就会接触到各类的蛇,所以对蛇也没有任何畏惧感。

巴菲特就完全不同,他的老师第一次拿出一条小蛇让巴菲特试着能不能将小蛇转化为魔宠时,他直接一刀把小蛇切成了两段。

因此他不得不换魔法老师,因为当他用刀切向小蛇时,小蛇正好在魔法老师的手里。

这一段记忆还算清晰——巴菲特切掉了老师的两个手指! 后来每一次只要有与蛇打交道的课程都被巴菲特推掉,因此他的课业总是会耽误不少。

也并不是畏惧蛇,而是天生就有一种对蛇的距离感,很不喜欢与那种生物接近! 不能带勋章出门,巴菲特却不泄气,可以让他炫耀的东西多的是。

他从衣柜里拿出一只精致的木盒,掀开盖子,露出许多杂七杂八的魔法饰物。

巴菲特像个十足的暴发户,左手戴上两颗拥有硕大红宝石的戒指,右手则戴了三个戒指以及一个魔力增幅为一成的魔法手镯。

还有一支三十公分长的魔法手杖,魔力增幅效果为三成,算得上一件宝贝了,不过手杖的外形是非常时尚的眼镜蛇形,所以巴菲特非常慷慨地把它塞到了床底下。

巴菲特举起双手,满意地打量着手上六件魔法饰物,如果他没记错,这些都是他的大哥送的,算是对他成为正式魔法师的奖励。

要想做一个优秀的魔法师,除了丰富的魔法知识和魔药以外,魔法饰物也是必不可少的。

魔法师的魔法效果由魔力决定,魔力则需要魔法师通过刻苦的修炼不断累加,每增加一成都会付出不少艰辛和汗水。

但是,一件魔杖往往就能增加几成魔力,而一件最普通的魔法饰物也能增加半成。

除此之外,特殊的魔药还能增加魔法的效果。

因此可以说,魔法师是需要付出很多艰辛和汗水的,但同时还必须拥有很多财富——每一个魔法所需要的魔药都不便宜,而魔杖、魔法饰物和特殊的魔药更是贵得离谱! 所以说,穷人家的孩子要想成为魔法师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财富对于巴菲特来说并不是问题。

他的父亲曾是艾克城总督,一辈子虽然没做出过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也积蓄了不少财富。

父亲死后虽然巴菲特没有得到遗产和职务,但继承总督职位的大哥对他不薄,每月都会领到一笔丰厚的零用钱,同时任何与魔法有关的支出都不需要他发愁。

父亲还在世时就希望培养一个儿子成为魔法师,虽然魔法师是烧钱的机器,但同时也是家族身份的象征,如今的豪门贵族世家,还没有哪家哪一代没出过魔法师!当然了,魔法师门槛也并不高,实力究竟是高是低就是另一回事了。

巴菲特由从木头盒子里翻出一片黑色的石板。

石板比手掌稍小,很薄,拿在手里却沉甸甸的,起码有三公斤重!石板通体黑色,表面粗糙,其中一面带有深灰色的暗纹,仔细打量,可以看出纹路的图案像一个海中的漩涡。

“这又是什么?”巴菲特拿着石板翻来覆去打量了十分钟,最后发觉记忆里根本搜索不出石板相关的信息。

正要毫不留情地把石板塞到了床底下,巴菲特的手却动不了了。

准确来说,是一股很奇怪的魔力正从石板中心倾泻而来,牵住住了他的手,即使大脑已经发出扔掉石板的指令,手却没有作出相应动作。

这是怎么回事? 巴菲特只觉得今天是见了鬼,勋章上的纹饰会变成蛇,石板会沾手!这时候,他看到石板中心的漩涡正在旋转,开始速度还很慢,渐渐的越来越快,几分钟之后已经快得难以看出漩涡的流动痕迹。

随着漩涡的疯狂运转,一阵阵清凉的风从石板里吹出来,吹得巴菲特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这个从没见过大世面的贵族子弟哪里知道如何应对这种诡异的事件,甚至连大喊救命的力气都没有了! 石板控制了巴菲特的身体,狂风吹动,整个房间里的一切都被吹得摇晃。

衣柜在墙角撞出劈劈啪啪的声音,床头柜上的杂物和书桌上的成人报刊被吹得飞起来,盘旋在巴菲特上空疯狂地旋转。

一张裸体彩画被吹得贴在巴菲特脸上,这个对美女有深厚钟爱的家伙此时却对彩画上的人影看也不看,用力吹掉脸上的画纸,惊奇地盯着正在发生的一切。

狂风之后,有水从石板上溢出! 开始巴菲特以为只是石板“撒尿”而已,没什么大碍,但随着石板的诡异运转,呼啸的风声里,水不断倾泻出来,开始只是水珠,到后来是不断线的水流,到后来仿佛山洪暴发。

冰冷刺骨的水从漩涡里喷溅出来,很快浸满了整个房间,向楼下灌去。

巴菲特拼命眨眼,只希望某一次眨眼之后发现眼前的鬼怪现象只是梦境,但他不大的眼睛眨得快要抽筋,也没有任何梦醒的征兆。

“妈呀!”巴菲特终于发出一个声音。

这时,楼下传来门打开的声音,接着是一个浑厚的男声喊道:“我的上帝!这是怎么回事?” 几乎同时,石板从巴菲特手里掉落下去,狂风停息,也不再有水倾泻,一切恢复到平静,而房间几乎成了戏水池,巴菲特花了高价买来的地板被泡得漂浮起来,漫过脚背的水面悬浮着做工精细的地板,组成一个玩具船阵。

受到严重惊吓的巴菲特一屁股坐下去,也不管屁股是否会对冰凉的水抗议。

他脸色煞白,盯着泡在水里的石板,目瞪口呆。

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身穿黑色军装的男人出现在房门外,他的皮靴已经被打湿,盯着房内杂乱不堪的景象,他的表情和巴菲特一样,像是见了鬼。

, 好一会儿男人才反应过来,向巴菲特就敬礼,高声道:“巴菲特少爷!这……这是怎么回事?” “嗯,听到了,听到了,别那么大声……”巴菲特也回过神来,显然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做梦,但他不知道如何向男人解释。

他转过脸去盯着男人,几秒之后不禁吼道:“你怎么也有我家的钥匙?” 军人有点懵了,好几秒后才回答:“少爷,我一直都有啊!噢,格罗斯先生请您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他有事要对你说。

” 巴菲特最讨厌要出去喝酒时却遇到这种跑路的破事,不禁骂道:“那个格罗斯先生是谁家的孙子?真烦人!” 军人的脸色一片煞白,像是见了鬼。

他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只觉得巴菲特今天的精神状况非常不正常,压低了声音说:“少爷,格罗斯先生……是你的大哥啊。

少爷,格罗斯先生请您尽快过去,我已经准备好了马车……” 巴菲特耸耸肩膀,脸色很不好看。

他赶忙打开衣柜,随便找了一件没有被打湿的袍子套在身上,甚至连领结也没有系。

“好了,我们走吧!”巴菲特急匆匆跑出房间,他恨不得马上飞出这座闹鬼的房子。

巴菲特坐进马车时脸色依然惨白,军人小心翼翼地问:“少爷……您,您需要医生吗?” “啪”的一声,巴菲特重重关上车门,差点夹住军人的手指。

虽然他自己也意识到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都糟糕得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但他还没有见医生的打算。

“那块石板……该死,我怎么还在想着石板?不论如何,我一定要换个住处!我的房子肯定是被诅咒了!” 直到马车冲进总督府的前院,巴菲特的心绪才总算平静了一些。

让他非常纳闷的是,他不只是没记住大哥的名字,甚至连大哥的长相也忘得干干净净。

跟随请他来的军人走到一扇高高的红木门外,军人才微微点头,转身离开。

巴菲特战战兢兢地推开门,第一眼看到的是两个男人。

一个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和他一样拥有褐色头发和碧蓝的眼珠。

他能确定那个人就是他的大哥。

而另一个人则一头棕红色卷发,狭长的脸上艰难地拼凑着充满商贩狡诈的五官,狭长笔挺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精致的金丝边眼镜。

不过一看就知道是平光镜——总有人喜欢用眼镜来装裱自己,仿佛戴了眼镜就一定很有学识似的! 褐色头发的男人声音平和:“巴菲特,今天你的速度不错啊!不过显然你忘记精心打扮自己了吧!” 面对格罗斯的调侃,巴菲特也轻松了许多,大步走过去,根本不理一旁的眼镜男,凑到格罗斯身边压低了声音说:“大哥,我需要换一套房子!” “啊?”格罗斯显然对弟弟的“见面礼”感到吃惊。

“我的房子闹鬼!” “可是……今年你已经换了两套房子了!该不会是你得罪了什么人才不得不换住处吧?告诉我,是谁!谁要是敢在艾克城动你,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格罗斯故作严肃地说。

巴菲特翻了个白眼,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向格罗斯解释今天的怪事。

而格罗斯完全把巴菲特所说的闹鬼当成玩笑,拍拍巴菲特,指向眼镜男,说:“巴菲特,认识一下科恩先生。

他是来自南海地区的贸易商人。

” 眼镜男友好地向巴菲特微笑,而巴菲特还给他一个死猪般的笑容。

在巴菲特和格罗斯说话的时候,眼镜男已经看出兄弟两人关系不错,于是鼠目快速转动,嘴唇上方的小胡须上下抖动几次,表示他有了鬼点子。

第2章 黑金火枪

 

 

眼镜男忽然用尖锐的声调说道:“这位少爷就是格罗斯总督大人的弟弟吗?真是一表人才啊!想必也和总督大人一样才华出众,风流倜傥吧!” 对于奉承的话巴菲特还是很喜欢的,但是还不至于在奉承里犯了迷糊。

他盯着眼镜男,疑惑地问:“你是有什么需要我大哥帮忙吧?” “啊哈哈,没有,没有。

我今天来的目的只是拜见一下闻名艾克城以及南海的总督大人而已,没有别的奢求,小少爷不要误会。

对了,我的商队正好经过此地,带了一些南海地区产的宝贝,小少爷要是喜欢,随便挑几件!”说着,眼镜男转向格罗斯,礼貌地问道:“总督大人,请问允许我的人带上薄利进来吗?” “进来吧。

”格罗斯轻松地答道。

在总督府里,规矩是不得不遵守的——当然除了蛮横习惯了的巴菲特以外,他就从来不遵守那么多杂七杂八的规矩。

而其他人就不一样了,特别是来自外地的商人,要想带特殊物品进总督府,还必须得到允许。

很快,两个身着单衣的壮汉抬着一只巨大的木箱快步走来。

天气并不暖和,然而两个壮汉的小褂都只遮住胸口和背心而已,头上和身上却依然带着薄薄汗迹,以此就能看出,两人都是实力不低的武士。

据说斗气修炼达到一定火候的时候,哪怕大雪封山,武士也能光着身子在雪地里过夜,他们身体里自然而然产生的热气能驱散所有的寒冷! 壮汉放下木箱就规规矩矩地离开了。

眼镜男向两位贵族鞠躬,然后小心翼翼地掀开木箱的盖子。

巴菲特向箱子里看了一眼,便明白过来为什么眼镜男和他的属下都那么小心翼翼。

原来,箱子里所存放的都是兵器! 眼镜男盯着巴菲特看了几秒,道:“我猜小少爷应该是魔法师吧?” 格罗斯代替巴菲特答道:“科恩先生好眼力” “哈哈,总督大人过奖了!不谦虚地说,我行商多年,见过的人也不少,看人的眼光还不算太糟!”眼镜男一边自夸,一边将箱子里的兵器一件件拿出来,整整齐齐地放在光洁得可以照出人影的地板上。

“爷爷的,老子手上戴这么多魔法饰物,当然是魔法师了!如果我不是魔法师,那么我一定是脑子有病!这些饰物昂贵又不好看,谁他妈愿意没事戴手上?”巴菲特心里骂道。

他扫视了一眼,看到眼镜男拿出来的都是魔杖,而且所有的魔杖做工都很精致,镶嵌的魔法宝石价值也不低。

不过所有的魔杖都落入俗套,要么形状像蛇,要么杖柄上雕刻有蛇形纹饰。

看到这么多蛇聚在一起,巴菲特就觉得不舒服。

眼镜男指向魔杖,谄媚地说:“小少爷既然是魔法师,那么好用的魔杖一定收藏了不少,而我这些魔杖实在不入流,用它们来作礼品显得太寒酸了!但也请小少爷不要介意,看上哪件就是你的!” 巴菲特却一动不动,嘴里发出一个轻蔑的声音,使得眼镜男有些难堪。

格罗斯总督倒是不在意巴菲特的态度,依然盯着巴菲特的背影,等着他选择。

他倒是恨不得自己的弟弟看中所有魔杖,狠狠宰这个奸商一笔! 巴菲特最后却摇摇头,一件魔杖也不想要。

眼镜男的笑容越来越尴尬,苦笑道:“看来,是我太冒昧了,这些不入流的东西小少爷怎么看得上呢?我……我马上把它们收起来,免得碍了小少爷的眼……” 眼镜男正要收拾,巴菲特却忽然喊道:“等等!” 巴菲特一个箭步走上去,挡住眼镜男,望向箱子里。

木箱里还有一些兵器,品质倒是和那些魔杖差不多,不过都不是魔法师用的。

巴菲特一眼就看中一把五十公分长的短剑,无论是剑柄还是剑鞘上都没有让他厌恶的蛇形纹饰。

短剑的做工同样精细,红漆桐木制的剑柄和剑鞘雕琢精致,再加上黑金拉丝镶饰,以及两颗黑宝石分别镶嵌于剑隔两面,宝石的色泽与剑身搭配起来,彰显出十足的高贵和冷冽。

巴菲特还算懂得行情,这把短剑要是放到拍卖场,至少能卖上八百个金币的价格! 见巴菲特拿起短剑,虽然眼镜男表情有些奇怪,但依然殷勤地解说道:“小少爷真是有眼光!这把黑金短剑是我们的工匠师傅花了整整两个月锻造雕琢而成,可以说是我们的兵器作坊里所制作出的上品了!两颗黑宝石的镶嵌更是让短剑获得了斗……斗气增幅四成的效果!咳,虽然小少爷是魔法师,但收藏这样的短剑在手,依然能表现出小少爷的品味高雅出众,艳压群雄啊!” 巴菲特总算对眼镜男露出一丝微笑,心里却骂道:“这个王八羔子真会说话,不知道想利用我大哥的关系获取什么样的利益呢!” 巴菲特拔出短剑,银白的剑刃立即迎着光绽放出柔和的光晕,美得惊人。

他合上剑,连谢谢也不说便收进袍子里。

眼镜男擦掉冷汗,开始还以为巴菲特只是好奇看看,想不到这个魔法师竟真的把黑金短剑收下了!以他的估计,要是把黑金短剑放到贵族市场,起码能卖出一千五百个金币的高价!而他刚才拿出来的魔杖,即使品质最好的一支也只能卖到四百个金币而已! 不过眼镜男只能暗暗心痛,却不能表现出来。

毕竟巴菲特的大哥就是这座港口城市的总督,一切贸易文件都需要通过他签署,不少人排着队来讨好格罗斯,得到他签署的通关文件,财源便将滚滚而来! “这个不错!”巴菲特又发现了一件宝贝。

眼镜男的冷汗再次溢出,而这一次,连格罗斯总督也坐不住了,盯着自己的弟弟,仿佛看见了一只怪物。

一个魔法师,竟然拿着一把双管火枪品头论足,真是怪物! 而巴菲特就是这样的怪物,他仔细打量这把长度不到三十公分的双管火枪,枪管光滑笔直,枪管尾部两侧分别有一只黑金的食人鱼纹饰,食人鱼张开大嘴,似乎要一口吞下敌人的脑袋。

看着面目凶恶的食人鱼时,巴菲特竟觉得有几分亲切,与看到魔法师的象征——毒蛇时的反应完全是天壤之别。

枪柄也用黑金制成,手感柔和,握在手里便不愿放开。

“这把枪我也要了。

”巴菲特非常“大方”地说。

“好……好,小少爷好眼力……”这一次眼镜男的话再也多不起来。

毕竟这支黑金火枪的锻造技术可以说是目前最先进的,他手下最厉害的工匠团队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才制造出来,光是消耗的人力物力价值都超过四千个金币! 眼镜男只能强忍心痛,后悔为什么之前会把黑金火枪放在这只木箱里。

但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暗自捶胸顿足,表面还不得不强装出笑容,打肿脸充胖子:“小少爷,不过食人鱼……这个标志好像一直都是魔法师公会眼中的邪恶象征吧?要不我找工匠把食人鱼纹饰换成毒蛇?” “不用了,我找人向食人鱼眼里镶嵌一颗魔力增幅的红宝石就可以了!”巴菲特再次慷慨地收下火枪,顺手还拿走两盒子弹。

格罗斯盯着自己的弟弟哭笑不得,在这个工业刚刚起步的时代,魔法公会和武士公会一直都对工业——比如蒸汽机和火药带有很深的敌意,特别是魔法公会的长者坚持认为只有魔法才能推动人类时代,而工业只会毁灭人类,所以导致魔法师对工业都有仇视心理。

当然了,以魔法师的能力,他们的生活工作以及战斗都不需要依靠工业实力。

不过,巴菲特竟然以魔法师的身份爱上火枪,真是太诡异了! 眼镜男看到巴菲特的视线还在木箱里搜索,赶忙喊道:“啊,总督大人,那么今天我就先告辞了!” “去吧。

你的贸易文件我会认真对待的。

”格罗斯摆摆手。

等到眼镜男拖着木箱离开办公室,格罗斯才终于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看到巴菲特正仔细地擦拭火枪上的污迹,格罗斯又颇为无奈,叮嘱道:“我的弟弟,你该不会把它带进魔法公会吧?” “放心吧,我不会让那些老家伙看到它的。

”巴菲特为火枪装上一枚子弹,毫不犹豫地对着开着的窗子扣下扳机。

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铁砂弹头飞出窗外,左侧的枪管里冒出一阵阵白烟。

巴菲特满意地擦掉撞针上留下的火药痕迹,而格罗斯眼睛瞪得快要掉出来,最后只好苦笑。

在总督府,总督办公室玩枪并开枪,巴菲特绝对是有史以来第一人! 不劳而获黑金短剑和黑金火枪的喜悦将巴菲特对屋子里闹鬼和记忆错乱的疑虑一扫而空,现在他恨不得马上扑到亚利家去,向亚利炫耀他的新宝贝! 格罗斯总算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才说道:“我的弟弟,由于你已经正式成为魔法师,所以你不能再向从前一样游手好闲了,我这里有一份不错的工作。

城防队长,这是我能给你找到的最好的工作了。

” 巴菲特一口答应下来,连格罗斯都感到意外。

其实理由很简单,亚利虽然也有一些家势,而他一年前就获得武士公会的勋章,却只能在艾克城做一个城防队员而已。

而巴菲特作为城防队长,自然就高了整整一个等级! “那么,你还有什么要求吗?”格罗斯又问。

他有些不放心这个贪玩的弟弟,巴菲特从小就很喜欢惹事,常常作为导火索引发街区与街区的小孩之间的群体斗殴,而每一次他这个知书达理的哥哥都不得不出面劝架。

当然了,所有劝架的结果都是他这个哥哥劝不了又害怕弟弟被揍,于是被迫参与斗殴,到最后自己的弟弟完好无事,他却常常被揍得鼻青脸肿!即使现在巴菲特已经十八岁了,做哥哥的格罗斯也不能对弟弟放心。

巴菲特想了想,坏笑道:“把亚利调到我的小队吧!” “不行!”格罗斯激动得站了起来,“你和亚利一定得分开,不然肯定出事!” 巴菲特却摆摆手,笑道:“那么就这么说定了啊,大哥。

我今天就开始上门,现在就去城防队报到!” 望着巴菲特的背影,格罗斯只能苦笑。

虽然知道巴菲特和亚利两人都不是老实人,但最后还是签署了亚利的调派文件。

没办法,谁让父亲逝世前就交代过,一定要好好照顾巴菲特…… “城防队南区第十三小队,集合!”一声气势凌人的怒喝在城防队十三小队的休息间响起,惊得所有人跳起来,站得笔直。

巴菲特扫视了一下十个部下,而每一个人都一动也不动,甚至都不敢看他。

巴菲特满意地点头,穿上城防队长独特的浅蓝色军装后,本来就长得英俊的他少了几分痞子气,多了几分军人的魄力——当然,当他看到某个队员并露出恶毒的坏笑时,所有的痞子气都回到脸上。

巴菲特故作严肃地喝道:“所有人,整理仪容,准备下午的巡逻!亚利,你到隔壁我办公室来!” 亚利没有直视巴菲特的时候只觉得纳闷,为什么十三小队的队长的声音这么熟悉呢?当看到巴菲特脸上的坏笑时,他忽然就跳起来,冲向巴菲特的瞬间拳头就举起来,一边不服气地大骂一边要用拳头去擂巴菲特的肩膀。

“亚利,你给我严肃点!”巴菲特一声暴喝让已经冲到身前的亚利一动不动,甚至连骂声都没有了。

一柄精致的火枪顶在亚利下身,要是巴菲特扣下扳机,那么亚利的下半生都再也没有机会去欢愉场所了。

亚利彻底懵了,盯着巴菲特仔细打量,确定这个就是巴菲特,可是为什么不是他认识的巴菲特了呢?是精神分裂,还是世上真的有人能长得如此相像? 巴菲特的嘴角忽然浮现笑容,低声道:“吓得快尿裤子了吧?其实我没装子弹,所以不用害怕被我嘣掉小鸟!” “靠!”亚利一拳砸在巴菲特肩上,然后两个好朋友你一拳我一脚,哈哈大笑,弄得其他队员盯着两人只觉得莫名其妙。

“爷爷的,巴菲特,你做我上司让我很不爽!” “爷爷的,亚利你这个没良心的畜生!要不是我罩着你,你小子能从下午到现在都坐在这里喝葡萄酒?” “爷爷的,我也要做队长!” “爷爷的,你傻啊?你要是也做队长了,我们负责的区域就不一样了,坐一起喝酒就麻烦了!” “你们不能少说点脏话吗?” “爷爷的,谁啊?”巴菲特猛地转身,“唰”的一声拔出黑金火枪,枪管正好指着一个人的腹部,距离只有三十共分远。

亚利赶忙扔掉杯子,几乎是扑过来把巴菲特举枪的手按下去。

一边笑嘻嘻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兄弟喝高了!” 巴菲特视线向上抬,从腹部移动到胸口,然后狠狠吞了一口口水。

好一对挺翘的胸部! 贵族裙下,一对山峰高耸而起,挺拔,线条流畅美妙,看得巴菲特几乎傻眼,差点忘记这里是酒馆而不是春香院,坏手不听话地抬起来,但马上就被流着口水的亚利非常暴力地按下去。

巴菲特的视线再上抬,看到那对挺翘胸部的主人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子,皮肤白皙,金色长发,浅绿色双眼,鼻梁和嘴精致得仿佛工匠精心雕琢的作品。

巴菲特用了一分钟时间才想起他见过这个女孩,而且就在昨天——参加魔法师授勋仪式时,这个女孩也在授勋魔法师队伍里。

不过,女孩的表情并不好看。

准确来说,美丽的小脸上满是愤怒。

更要命的是女孩两旁站了四个身穿绅士小礼服的男孩,都长得高高大大,其中一个正在卷衣袖,姿势非常不绅士。

巴菲特一巴掌拍在正准备讨好女孩的亚利脑后,眼珠左右摆动两次。

亚利领悟了眼神里的意思,赶忙坐回来,问道:“他们是一起的?” “废话!”巴菲特手背在身后偷偷卸掉火枪里的子弹,毕竟他还没有真的喝高,知道一不小心枪走火打死人是会出问题的。

女孩的四个跟班已经气势汹汹,其中一个从口袋里掏出下级魔法师的银色勋章,另外三个则将下级武士勋章挂上胸口。

其中一个已经把衣袖卷起来的男孩得意地看了一眼胸口的下级武士勋章,然后轻蔑地瞟了一眼巴菲特和亚利所穿的城防军装,冷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两条狗!” “他是骂我们吗?”亚利低声问。

“是你,不是‘我们’!”巴菲特站起来。

他坐着时还好,站起来对方才看清巴菲特的个头比他们都高。

而亚利也站起来,让年轻绅士们压力更大了一些,亚利比巴菲特足足高出两个头! “你他妈给我从椅子上滚下来!”巴菲特翻了个白眼。

亚利只好跳下椅子,身高和巴菲特差不多。

巴菲特抚摸着黑金火枪光洁的枪管,冷漠地扫视了一眼四个黄毛小子,当眼神停留在金发女孩脸上时便瞬间变得犹如阳光般温暖。

视线再转向四个跟班,马上又变得冷冽如刀。

这四个小子都只不过十五六岁,却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英雄救美,真是笑话,巴菲特在街上打群架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屎呢——显然,巴菲特穿上军装后已经忘了其实他也只有十八岁而已。

“你们想干什么?闹事啊?”巴菲特冷笑道。

“闹你妈……”卷起衣袖的黄毛小子脾气比其他人爆裂许多,马上就要挥拳揍过来。

随着一声闷响,冰冷的枪管顶在了男孩的鼻子上,男孩龇牙咧嘴,举起的拳头停在半空,再也不敢动。

巴菲特用枪顶过去时故意用了很大的力气,撞得男孩的鼻梁骨都差点断掉。

但嗅到枪管里残余的火药气味,男孩连叫疼都不敢。

其他三个黄毛小子也是空有气势,面对巴菲特的火枪一动不敢动,刚才的英雄气概和绅士风度全没了。

金发女孩却依然平静,冷冰冰地说:“我只是劝告你们在公共场所少说脏话!毕竟这里不是春香院!” 巴菲特低头看了一眼,女孩左手里抓着一个精致的布袋子。

他露出一丝微笑,爽快地放下火枪。

显然女孩想要从袋子里抓出魔药召唤魔法,不过在这么近的距离使用魔法真是太天真了,近距离格斗从来都是魔法师的大忌! 女孩冷漠地看了巴菲特一眼,然后对四个跟班说:“我们走。

” 一个男孩见巴菲特放下火枪,气势又冲上来,不高兴地说道:“凭什么要走,我们还没跟他们算账呢!” 一个巴掌甩在说话的男孩脸上,整个酒馆里的人都被震惊了。

当然包括巴菲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