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震动器写作业 我坐在学长的鸡上写作业作文

2021.9.26 娱乐花边 1059

“老刑,还活着没?活着的话吱个声。”

        

陆离踢了脚刑天的屁股。

        

“吱。”

0l1mubzsxf2.jpg

        

陆离:“……”

        

他蹲到刑天旁边,捅了捅他侧腰,“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老刑,给我讲讲你那什么空间的事情呗~比如怎么才能进去之类的。”

        

刑天拍开陆离还在戳他的手,“别闹了离哥,那破地方有啥可去的。”

        

陆离想去空间?

        

别搞笑了!

        

他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永远别再见到陆离!

        

永远!

        

而且说实话,他很羡慕陆离。 

        

实力强大,可以在不同世界之间穿梭,而且肆无忌惮,但同时能保持本性。

        

还有这么多BOSS级别的怪物同伴。

        

真是……让人羡慕。

        

“说说呗~”陆离继续戳他,“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还挺感兴趣的。”

        

如果想获得力量,似乎那什么空间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前提是能回得来。

        

不然陆离肯定不干。

        

而且还一直把自己所在的这个世界当做任务世界不断派降临者过来。

        

怎么,当这里是公共厕所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如果能打入内部,然后直接毁掉那什么空间,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离哥,这个真说不了。”

        

“是不想说还是不能说?”

        

“面对不知情的原住民的话,是不能说,说了就会有惩罚。但如果面对已经知道空间的人,说了其实没事。”

        

“哦,那就是不想说咯?”

        

“离哥,你别问了。”

        

“行,那如果你不说,我就宰了你。”

        

“……”

        

刑天还是没敢抬头,但语气里已经包含了太多无奈,“离哥,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

        

陆离也很诚实,“一个有点儿可怜、有点儿原则,但本质上依旧不是什么好人的自私倒霉蛋儿工具人。”

        

“……”刑天苦笑,“离哥,你可真直接。”

        

他却没否认陆离的说法。

        

确实,他一直很有工具人的自觉。

        

而且他也确实只是有点儿原则而已,本质上他依旧是个自私自利的降临者。

        

跟陆离之间的关系也更多的是利用。

        

“要不是看在你还算有点儿原则的份上,你已经死在我手里最少三次了。”

        

“好吧……”

        

叹了口气,趴着的刑天开始说起空间的事情。

        

“那个地方只是为了让什么超级大佬找乐子的吧,否则不可能存在一个没自我意识的空间来着,而且还很有逻辑性,当然,有时候也挺莫名其妙的。”

        

莫名其妙刑天指的是自己这连续三次都遇到陆离的经历。

        

身体是被陆离治好的这个他知道。

        

但另外三个BOSS在他身上留了后手这事儿他是完全不清楚。

        

毕竟刚才他重伤濒死了嘛。

        

“当然这只是我听到的谣传。”

        

刑天继续科普,“总之有不少人在暗地里传,说是空间是某个或者某几个论外级别的超级大佬搞出来打发时间的,就跟看拳击、足球、篮球比赛一样。

        

“或者是斗兽场。我们这群降临者就是角斗士。

        

“不过也没人强迫我们,这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空间里的每个人都是有着内心的执念才会被选中,当然也可以选择是否进入空间。

        

“进去之后就能通关副本得到奖励,而且任务世界得到的东西也能带走。同时还能得到积分,积分可以兑换奖品。

        

“奖品中一般就包含有这个降临者的执念,但每个降临者的执念都不同,我们每个人的奖池也是不同的,同时需要的积分也不同。而通过积分兑换出来的奖品是无法交易的。”

        

说到这里,刑天顿了顿,才叹息道:“最关键的是,那包含着自己执念的奖品并非遥不可及,而是在你努力拼搏一段时间之后就可以兑换的到,兑换到之后就可以离开空间,没有任何惩罚,只不过需要收回所有通过空间得到的能力,据说哪怕是自己修炼得来的也会被收回。

        

“可是有关空间的记忆不会被收回,只是这个人永远无法说出口。

        

“但问题的关键是……人的欲望是会膨胀的。而一旦享受过超凡者带来的各种便利,他也很能再回去当一个普通人了。哪怕是富豪,哪怕是掌权者。因为那是完全两个次元的东西。

        

“这个选择退出只收回能力却不删除记忆的行为,被降临者们称作‘甜蜜的毒药’。

        

“反正至今为止很少有人真的兑换自己进来空间的那个执念,因为兑换完之后必然会离开空间。所以创造空间这个规则的……真的是擅长玩弄人心的魔鬼。”

        

叹了口气,刑天最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所以我努力自己修炼,就是想着……如果脱离空间之后还保留有记忆,那就算我修炼出的内力、灵力和觉醒的超能力被收回,但最起码战斗技巧和经验以及修炼方式都还在,万一在老家也能重新修炼的出来呢?”

        

他没往下说。

        

陆离替他说了,“这只是安慰你自己的话罢了。”

        

刑天沉默不语。

        

是啊。

        

只是安慰自己的话。

        

空间怎么可能会留下这种漏洞?

        

但……他也只能如此去相信了。

        

陆离点点头,“OK,那现在跟我说说怎么去空间吧。”

        

虽然不一定要去,但知道个方法也是好的。

        

“不知道。”刑天老实交代,“大家都是在睡梦中被询问的,如果同意就会被拉进空间,在做出选择之前,空间还会把我刚才说的那些事项都提前说明。

        

“但……很难有人拒绝的吧。”

        

陆离点点头,若有所思。

        

他思个锤子。

        

那破地方看来没啥好去的。

        

他能有啥执念?

        

不存在的。

        

去寻找小姐姐们只是他的目标,不是执念。

        

他家室小康,父母健在,生活曾经平淡,对空间有个锤子的需求。

        

如果真要说有,那就是让空间完蛋,别让这些降临者再来搞事了。

        

还有新的小姐姐,别再出现了。

        

如果能让那个相亲APP滚出他的手机就更好了!

        

可惜,他不认为上述这几条那劳什子空间能做到。

        

砰——!

        

就在这时,纪墨从天而降。

        

而倾盆暴雨也不知何时停了。

        

但天上依旧乌云盖顶、电闪雷鸣。

        

随手把两颗脑袋还有一张残破纸人丢在地上,纪墨“啧”了一声,“结果还是让你们成功了啊……”

        

为了干掉这两具分身,她不得不动用了超出这个世界上限一点点的力量。

        

结果就是世界崩坏加速了。

        

陆离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