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的真好听大声点我喜欢(好诱人的搜子好爽)最新章节列表

2021.9.27 娱乐花边 955

张梦程之前只知道许多人在缅北从事电信网络诈骗,也不止一次听说过在对面的中国人很可能超过十万,但那只是一个数字,并没有直观印象。

  奉命从芒井赶到紧挨着小拉勐的口岸,看到那一个一个戴着口罩、耷拉着脑袋,忐忑不安地排队走国门回来自首的人,才真正意识到缅北的电信网络诈骗问题有多严重。

  有些人在网上吐槽,眼前这个口岸效率太低,一天只有一百六十个入境名额,看似也确实比较少,但事实上已经很多了。

  一天一百六十个,十天就是一千六百个,再加上那些铤而走险偷越国境回来被抓获的,十天下来走国门回来自首和非法入境的人员超过两千!

  按上级制定的流程,他们要先办理入境手续,再去隔离点接受二十一天医学观察,然后接受处罚,再回家,到家之后要去辖区派出所报到。

  隔离需要有防控措施完善的场所,对他们进行处罚需要投入大量警力,像东海和江城那样的大城市,一天才隔离多少人?

  而这里只是一个小县城,并且经济不是很发达,医疗条件同样不如沿海发达地区,给当地政府带来了巨大的防控压力。

  办案压力一样大,按公安机关的办案规定,审讯一个嫌疑人需要有两个民警。

  只要是从对面回来的,他们的问题都要问清楚,并且要想方设法查证,以防他们避重就轻,这就意味着审讯一个嫌疑人最快也要两三个小时。如果把整理案卷材料,呈请法制部门审核等后续工作算上,查处一个嫌疑人至少需要一天!

  可每天都有那么多人员入境自首,把县公安局、边境管理大队的办案民警搞得不堪重负。

  值得一提的是,办案归办案,疫情防控不能松懈,该做的防范措施一样不能少,要穿着连体防护服,戴着口罩面罩审讯,要带着密不透风的乳胶手套做笔录……

  但这对正在进行的反电诈、追逃等工作,是一个宝贵的打开突破口的机会。

  上级考虑到打蛇要打七寸,光抓小喽喽有什么用,于是整合资源,组织各省市反电诈部门和南云各相关办案单位,展开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办案协作,下定决心破一批大案,打掉一批团伙。

  总指挥部设在春城,张梦程被抽调进了设在这边的分指挥部,在参与侦办姚庆庆那起刚被列公安部督办案件的同时,加入进分指挥部的研判组,专门研究分析回国自首人员交代的情况,协助办案民警加以验证。

  同时,与各省市同行已经掌握的线索,乃至已办结的案件进行串并。

  刚来了两天,就发现三个嫌疑人与东山、北河同行正在侦办的案件有关联。

  今天上午,办案民警根据研判组提供的证据,再次提讯三个嫌疑人,在新的证据面前,三个嫌疑人对之前没有交代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东山和北河的两个办案单位已经接到了通知,很快就会安排民警过来把他们押解回去。

  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嫌疑人,连上厕所谈论的都是案情。

  张梦程既有成就感,又有些着急。

  借吃饭的空档,拨通了程文明的电话,打听查找姚庆庆下落的事有没有进展。

  为了更好地与同行配合,程文明已经从芒井赶到了设在春城的一个临时专案指挥部,看着贴满整整半面墙的那一张张嫌疑人照片,举着手机问:“我都不着急,你着什么急?”

  “程支,我这不是担心种了人家的田,荒了自个儿的地嘛!”

  “你在那边代表我们市局乃至省厅帮人家种田,人家也一样在帮我们种地,别着急,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

  “那小韩在不在我对面?”

  “问那么多做什么!”

  想到老部下对去那边参与研判不太理解,程文明又带着几分恨铁不成钢地说:“你也不想想,为什么不安排你去别的前线分指挥部,偏偏安排你去现在这个。”

  张梦程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明白了,我先这么干着,边干边等您的命令。”

  “我这儿正忙着,先挂了。”

  程文明刚放下手机,一个身材高大批发黝黑的中年同行走了过来,微笑着汇报道:“报告程支,我们局里根据您提供的新线索,正在组织警力整理‘太阳城娱乐’相关的证据材料。

  不怕您笑话,我们之前一直以为这个‘太阳城’是躲在澳门的网络赌博团伙,没想到也躲在缅北,而且跟‘新昌娱乐’是一家!”

  相比之前掌握的“新昌娱乐”,刚浮出水面的“太阳城”才是真正的网络赌博平台。

  在“新昌娱乐”的网站和APP上,至少能看到赌场的“现场网络直播”,既可以通过APP在网上下注,也可以打电话委托现场的代理帮着下注。不管现场赌博的那些赌客到底是不是托儿,至少还有点赌场的气氛。

  而刚浮出水面的这个“太阳城”跟国内最大的那个游戏公司一样,纯网上运营。

  声称“线上娱乐”,“官方直营”,“性感荷官在线发牌”。

  赌博项目很多,老虎机、百家乐、炸金花、斗地主、牛牛、体育、捕鱼、彩票……正如他们在网上宣传的“超多选择,欢乐无限”,“随时随地不间断娱乐”。

  不但疯狂地在盗版小说网站、盗版影视在线网站乃至色情视频网站上打广告,为了让那些想占便宜的网民上钩,还承诺只要注册账号每天都可以领到888元红包。并且不管赢多少钱,可以快速提款。

  鲁开县的那些沉迷网上赌博的群众,不但被昨天才屏蔽掉,今天又换个网址和APP冒出来的“新昌娱乐”坑的很惨,一样被这个“太阳城”坑的不轻。

2rboq5ugtqz.jpg

  程文明看着墙上那一张张国内一级代理、二级代理的照片,回头道:“公司是公司,网站是网站,这本来就是两码事。”

  鲁开县公安局副局长朱卫兵苦笑道:“这一点我们早考虑到了,只是缺乏境外侦查资源,无法查证。”

  “之前落网的那些‘代理人’没交代?”

  “他们虽然掌握境外团伙的联系方式,可以及时通知参赌人员登录新网站、下载新的APP,甚至兼任财产抵押人的角色,为赌客以物换钱提供便利,但他们并不知道境外的情况。”

  “本来就是在网上认识的?”

  “嗯。”

  朱局掏出烟递上一根,想想又无奈地说:“所以打击了这么多年,抓了不少嫌疑人,但抓的全是小角色。”

  程文明凑上去点上烟,笑道:“现在不用担心了,至少已掌握四个主犯,只是不知道他们中谁是大老板,就算都不是,打掉这四个核心人物,隐藏更深的大老板想另起炉灶也需要一段时间。”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才能追回赃款。”

  朱局顿了顿,接着道:“他们的网站是谁帮着架设的,APP是谁帮着开发的,赃款又是谁帮他们转移到境外的,这些都要搞清楚。”

  想到总指挥部专门设有经侦组和技侦组,给这些刚被列为公安部督办案件的专案组提供经侦和技侦支持,程文明低声问:“经侦和技侦那边有没有消息?”

  “我刚打电话问过,经侦那边有进展,但不是很大。因为没掌握嫌疑人的手机号,技侦那边暂时没什么进展。”

  “这么说光搞清楚四个团伙主犯的身份和行踪还不够。”

  朱局很清楚想搞到几个主犯手机号有多难,一脸不好意思地问:“程支,能不能帮我们再想想办法?”

  他们的案子都已经侦办到这个程度,可以说就差临门一脚,程文明只能支持也必须支持,沉吟道:“行,晚上联系时,我让在那边的兄弟再想想办法。”

  “谢谢程支,我们吴县长说了,等案件办结,他再忙也要抽时间过来当面感谢。”

  感谢又有什么意思,再说我在行你们的感谢吗?

  程文明一瘸一拐地走到办公桌边,把烟灰缸拿来磕磕烟灰,毫不给面子地说:“朱局,躲在境外的团伙是利用网络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参与网络赌博的人不只是你们那儿,别的地方一样有,但为什么你们县的问题比较严重?”

  朱军愣住了,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因为正如眼前这位活着的一级英模所说,几个兄弟区县虽然也有人参与,但跟鲁开县一笔,那是小巫见大巫,以至于老家有“要赌博,去鲁开”一说。

  程文明对市局领导都是有什么说什么,又怎么会在乎一个请求协作的县局副局长怎么想,一连吸了几口烟,接着道:“我认为这跟你们那儿的社会风气有很大关系,光靠打击解决不了问题!

  犯罪团伙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就算我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打掉一个,很快又会冒出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第四个,我们打得过来吗?”

  被自己的上级批评也就罢了,居然跑南云来还要被江南的领导批评,朱局被搞得很郁闷,只能硬着道:“您批评的是,我们不但打击,也要在宣传上下点功夫。”

  “光靠你们宣传一样不够,这涉及到精神文明建设,想彻底扭转社会风气,需要你们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甚至需要全社会的参与。”

  “程支,您说的对,其实我们县委县政府挺重视的,只是……只是我们那儿的情况跟你们沿海发达地区不一样,甚至连气候环境都不一样,冬天那么冷,寒冷天气那么长,许多农牧民无所事事,加上网络赌博又以娱乐形式来包装,就这么让他们钻了空子。”

  “群众没事干就找点事让他们干干,再说你以为就你们老家有农闲,我们老家一样有农闲,可也没见有那么多人沉迷网上赌博。关键还是观念,还是风气!”

  “是,我们是要转变观念,我们那儿的社会风气确实不太好。”

  “我就是这么一说,要是说错了你也别放在心上。”

  搞清楚他们这边的情况,程文明不想浪费时间,掐灭烟头拄上拐杖,一边一瘸一拐地往外走,一边头也不回地说:“我先回我们专案组驻地,有什么情况及时联系。”

  尽管这位领导比较不给人面子,但终究是领导,并且身体不太好。

  朱局不敢怠慢,连忙追上来搀扶着他胳膊:“程支,吃完饭再走呗,我跟楼下餐厅都说好了。”

  “饭就不吃了,再说不但你们有案子,我们一样有案子。你们的案子至少有进展,我们案子到现在还没什么眉目,我得过去看看。”

  “那我送送您。”

  “不用了,贺主任安排了车,正在楼下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