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迫调教NP纯肉辣文 刺激换爱小说全集

2021.6.11 娱乐花边 1781

平时都是老公何升来接她,可是今天他要加班,否则也不会让这个美娇娘一个人回家。

“等今晚吃你,洗干净等我,穿那件蕾丝睡裙。里面……不要穿。”

老公回过来的信息,让江雪的脸娇羞地一红,身体不自觉地颤了颤,老公喜欢健身,身体健壮有力,想想就有点忍不住……

正当江雪的身体有点燥热的时候,忽然觉得臀部一热。有人摸她!

今天她穿的是工装裙,别人轻而易举就能撩起。

她眉头一拧,想转移身体,可左右都是人,她只能被夹在公车的角落里,任由身后的人在她的翘臀上捏来揉去。江雪暗暗喘了小小一口粗气,为什么觉得有点刺激…… 

等等,他要伸进去了!

江雪的腿一抖,隔着丝袜她都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浑厚和力度,她紧张地打开手机,假装打电话:“老公!你来接我了啊?好的,下一站我就到了!”

果然,身后的手犹疑了一会儿后,就依依不舍地从她的股沟离开了。她赶紧整理了一下裙子,看了看公车上的标识,终于到了!

因为怕变态跟着,后面的那个人她看都没看,就像一个落荒而逃的人,火速下了车。正当松一口气的时候,江雪忽然听到一句:“小雪,下班了?”

江雪吓了一跳,回过头:“爸?”

何志,是江雪的公公。因为婆婆早在何升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公公因为长年锻炼身体,身体也还不错,所以就来照料这小夫妻的生活。

江雪心一慌,脸红了一下:“公公,你去哪里了?”

“买菜去了,”何志一笑,脸上很少皱纹:“我和你同一辆车,今天何升为什么不接你?”

那刚才……公公是和她同一辆公交车下来的?那有没有看见她被别人……

“他、他加班呢,爸,我来给你提菜!”看公公没有异常,何志对这个儿媳很是满意,毕竟长得好看,还贤惠。他摇头:“不用了,你上班辛苦了。走吧,回家。”

回到家,江雪放下包包,弯腰的时候,一股女人特有的香气涌入了何志的鼻子,还隐隐看见半露的球被晶莹的汗珠滋润着。

“爸,我先去洗个澡,洗完就帮你做饭。”江雪温柔地一笑,拿起干净衣服就进了浴室。

浴室是磨砂的,半透明。虽然家里有另外一个男人,但是江雪一直相信,公公是一个正人君子。

但……她想错了。

  

 

15312962537381788.jpg第2章春光
女人的曲线透过半透明的玻璃,细节看不清,但抬手、揉搓的动作,一览无余,就连摸着那两个饱满弹跳的双球,都是能隐隐约约看得见的。

浴室对面,就是家里开放式的厨房。何志眼睛瞄向那个位置,头脑发热,下体也热得要炸了。

只见江雪搓着沐浴露的两只手在胸前,反反复复,来来回回,轻微的摩擦声,让何志切菜的手都情不自禁地放慢了,想着儿子和儿媳这美妙的身躯在一起洗澡时,<u>一定</u>很爽吧。

而江雪滑溜溜的手,触碰到自己滑润臀部的时候,又想起了公车上那只放肆的手,脸一红,又在心里大骂自己不知羞耻,当时竟然有点兴奋。

想到这里,她按了按年轻而混润的屁股,忍不住又往下了一点,再一点,到达了那黑色的神秘森林……

而外面,何志看得神魂颠倒,难道是儿子没有满足儿媳?

也许是顾忌到外面有人,江雪很快停下了手,但浴室里面传来了江雪为难的声音:“爸,我忘带毛巾了,你能把我粉红色那条浴巾拿过来吗?”

“哎,好。”何志擦了擦手上的水,把沙发上的浴巾拿了过去。

江雪开了一点点的缝,湿漉漉的手伸了出来,但因为离得近,她的身体又贴着玻璃,所以看得更清楚了:“谢谢爸。”

何志终究是一个男人,他没浪费任何一秒,暗暗眼神隔着玻璃扫了一遍儿媳的身体,饱满、水润,诱人。但他嘴上却说道:“收拾好,准备吃饭了。”

“好的,我先去吹个头发。”江雪在里面一边擦着身体,一边应道。

她弯下腰,叉开腿,擦着大腿内侧的水的时候,发现公公在外面还没有离开。她眉头一皱,问道:“爸,还有事吗?”

“噢,没了,你快点,别着凉。”何志这才意识到失了态,赶紧闪开。

江雪穿的是很保守传统的睡衣,里面还戴着胸罩,如果只有老公在,她就穿薄薄的半透纱裙,里面自然也是能不穿就不穿,这不是有公公在嘛。

想到这里,她叹了一口气,家里有个长辈在,和老公始终不方便。

江雪走出浴室,公公在厨房前忙碌,她抿紧红润的小嘴,不如说服老公让公公搬走吧,为了生活性福……

就在江雪关上房间门的时候,不小心瞥了一眼,公公那里……支起帐篷?鼓鼓的,胀胀的。

也就是一眼,江雪觉得是自己近视看错了吧。

这么想着,她又觉得不太对,毕竟公公也是一个男人。她关上房门,在里面吹着头发,正胡思乱想着,这个时候,老公何升打来了电话,话里都是开心:“老婆!我到家了!今天我想你想得要紧,提前做完了工作!” ixIaoS.com

“老公……”

江雪正想说什么,何升就在那边色色地笑道:“穿好裙子了没?”

“老公,爸还等着我们吃饭呢,你该不是打算一回来就……”

“没事!关上房门就行!”

  

  

第3章隔音不好
这边电话刚放下,何升就回到了,他进门道:“爸,我换个衣服就来吃饭。”

听到老公的声音,江雪一下子就兴奋了下来。何升打开门的一瞬间,何志看见儿媳已经换了一身睡裙,薄薄的长裙贴着衣身,胸前的两个馒头的位置,还凸起了两个樱桃小点,里面好像没穿?

那下面呢?何志的视线忍不住扫了一下,薄透的裙子下,那关键部位若隐若现的黑色,证明着儿媳里面的确什么都没有穿!

何志瞬间觉得身体焦躁了起来。

而门,就打开了一两秒,随即就立马关上了。江雪一把搂住了健壮的何升,刚刚洗过的身体又香又软:“老公,我想你。”

她的声音轻柔娇嫩,把何升就叫得浑身酥酥麻麻。

他丢下公文包,宽厚的手掌扶着老婆的柳腰,低头就吮吸起她混润的舌头。

“嗯……”江雪不由地吟了一声,一边接受着老公的亲吻,一边解开了他的裤子,揉着他已经鼓胀的小兄弟。

何升的身体像着火一样烫着,他一把撩起她的裙子,修长的大腿和神秘部位,在他面前一览无余,丰盛又饱满,他低头咬着她的耳朵:“老婆,把腿叉开。”

站着的江雪脸一红,听话地照做了。何升的手摸着向那已经滑润的山丘,笑道:“今天很激动啊,都湿透了。来,就站着,我先摸个够。”

何升此时已经脱开了衣服,下身贴着她湿润的部位,不停地用健壮的兄弟摩擦她下面凸起的小点,让她娇喘连连,站都站不稳,顺势倒在了床上,叉开的双腿的中间亮晶晶的,让何升再也忍不住,长驱直入。

他咬着她饱满的樱桃,吞进吐出,贪婪地吮吸着。下身,在她娇嫩而滑润的花园里进进出出。

“啊……嗯……”江雪舒服得叫出了一声,但想到公公就在外面,她咬着牙把声音压了下来。

可,房子隔音并不好。

这里面的动静,何志听得一清二楚。他坐在饭桌前,颇有兴致地听着。要是他再年轻个二十年,也能享受到这样的女人。可惜啊,为了儿子这个兔崽子,他一直没有再婚。

里面的人好像到了高潮,江雪娇柔的声音断断续续,小声地喊着:“再大力一点,嗯……对……”

儿子发出了一声小小的低吼,似乎在刺激的弯道里面冲刺着。又过了两分钟后,里面就彻底安静了。

江雪收拾着身子,试探地道:“老公,我总觉得爸在,我们不太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