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最后一排被C 给我,我想要,我等不及了

2021.6.15 娱乐花边 1106

一家四口钓的满满一桶鱼被做成美味端上了饭桌,两个小家伙吃的肚皮溜圆,还想去湖边钓上更多的鱼。

    秦笑笑没有如他们的意,和景珩一道把他们带去秦家玩。这一次离开了,不知道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

    秦老爷子苗老太舍不得两个曾孙,不嫌累的陪他们玩。最后两个小家伙睡着了,二老也紧紧抱着舍不得撒手。

    傍晚,四人在秦家吃了晚饭才离开。临走前,秦笑笑有心将咩咩带走,想在它余下的日子里多陪陪它。

    只是咩咩不愿意上船,就跟当初不愿意上马车的大黄一样。

    秦笑笑心里很难过,却是无法勉强它和自己走,只好再三恳求秦山林秋娘,若是哪天咩咩出现不妥,一定要告诉她一声。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就启程回京了。

    偷懒了小半个月,等着秦笑笑处理的事情有不少。等她忙活完手头上的事,就去星月湖的种植园溜达了一圈。见一切如计划的那样顺利,她又开始偷懒了,隔三差五到陈家看望刚出月子的胡晴晴。

    这天她刚踏进陈家的院子,就听到屋子里传出激烈的争吵声。她细耳一听,听出是方大嘴的声音,当即脸色一变加快了脚步。

    “你个吃里扒外的死丫头,今日你不拿出五两银子来,别怪我闹的所有人都知道你干的那些丑事!”

    屋子里,方大嘴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抱着孩子的胡晴晴破口大骂,唾沫横飞喷的到处都是。

16103486436017011.jpg
 

    在她身侧站着唯唯诺诺的胡有树,面对亲娘对亲闺女的威胁,他就跟没有长耳朵似的,盯着脚尖不吱声。

    原来他们早就不满秦桂花撇下家里的一切,大老远的跑来陈家照顾胡晴晴坐月子。只是六斤偏向亲娘亲姐,撒泼打滚不让他们进京闹事,因此胡晴晴才坐了一个安生的月子。

    现在则不一样了,胡晴晴已经出了月子,这双抢就要到了,地里的活计耽误不得,见秦桂花还没有回来,方大嘴几个耐心告罄,趁六斤不在家就找到京城来了。

    这是母子俩第一次来京城,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们舍不得找客栈住,就随便找了个避风的屋檐对付了一晚,没想到今早一醒来才发现装有五钱银子的钱袋子不见了。

    他们来京城是为“赚钱”可没想过赔钱,发现钱被人偷走后,母子俩第一反应竟是怪起了陈家,认为不是陈家压着秦桂花不放,他们就不会大老远的跑来遭罪,更不会痛失那五钱银子!

    是以母子俩一致决定找陈家索要这笔损失,还不要脸的将五钱银子说成五两。对比他们没有半点心虚,认为秦桂花伺候了胡晴晴母子月子,要五两银子根本不过分。

    这五两银子激励了他们,在遭受不少白眼后母子俩终于找到了陈家。一顿吃吃喝喝后,嘴巴一抹就找胡晴晴要银子。

    胡晴晴又不是冤大头,当然不会松口给他们钱,于是才出现了方大嘴威胁她的一幕。

    “娘,你咋能这样!”秦桂花气坏了,挡在闺女面前:“就算你们丢了银子,那也是你们不小心,咋能怪到晴晴头上,还跟她要这么多银子!”

    再说她难道不知道双抢到了要回去?还不是这两天孩子着凉闹肚子晴晴照顾不过来,她才打算多留两天搭把手,谁让他们没事找事跑到京城来催她回去。

    况且女婿一开始就给了她二两银子的家用,却没有让她有机会花一文钱出去,他们咋还有脸再要五两银子,这让晴晴怎么在婆家做人?

    方大嘴才不听她的分辩,瞪着胡晴晴继续威胁:“老娘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要么给老娘五两银子,要么老娘把你以前干的丑事全部抖出去,看你还有没有脸做人!”

    胡晴晴没有理她,低头安抚被吓哭的小青云。

    方大嘴被无视的彻底,气急败坏的说道:“好!好!老娘奈何不了你,这就把你的那些丑事告诉街坊邻居,我倒要看看陈家还肯不肯要你这个丢脸的媳妇!”

    说罢,她转身就往外跑,前脚还没跨出房门,就看到了脸色阴沉的秦笑笑,一时间抬起的脚愣是没敢落在门槛外面。

    “胡奶奶怎么不动了?我还等着看好戏呢。”秦笑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面露惊惧的方大嘴,扫了眼她脸上大大小小的十几道疤痕:“看来胡奶奶的霉运是过去了,都没有再添新伤,想来这一年多里,胡奶奶定是谨言慎行,让老天爷以为您改过自新了。”

    说罢,她又扫了眼同样没添新伤的胡有树,神情似笑非笑。

    方大嘴蓦地打了个寒战,过去一年多里经历的各种疼痛细数涌了上来,吓得她脸色一白:“不,不是,我没有,我没有!”

    每次对上秦笑笑,都只有倒霉的份。她不止一次向旁人说起秦笑笑是扫把星,克着了他们胡家,可是十里八乡的人一致认为秦笑笑命好,根本没有人相信她的话。

    方大嘴却始终坚信遇到秦笑笑准没好事,眼下被她看到自己向胡晴晴索要银钱,她直觉自己又要倒霉了,情不自禁的辩解起来。

    “没有?胡奶奶,我耳朵没聋,您说的每一个字我都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呢!”见她害怕了,秦笑笑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笑意不达眼底。

    这下方大嘴彻底怕了,急忙扭头向秦桂花求救:“桂花啊,娘就是开玩笑的,晴晴是我孙女,我咋会真的害她呢,我还指望孙女婿有出息了,将来好提拔提拔咱们六斤。”

    这话不假,她只是想威胁胡晴晴达到拿银子的目的,没想真的让她名声扫地抬不起头。不过哪天陈家落魄了,胡晴晴于她无用,她肯定毫不犹豫的冲上来狠狠的踩她两脚。

    秦桂花不愿事情闹大,见婆婆低头不再闹腾,她看了闺女一眼,咬咬牙说道:“娘,你跟晴晴解释去,她要是觉得你开玩笑,笑笑自然也是跟你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