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公共汽车第一次没了(学长们NPH)最新章节列表

2021.6.15 娱乐花边 906

默默还以为你在凶他,多来几次他就怕了你,还能对你亲热?”

    说罢,他大概意识到了不妥,怕护国公主有想法,他赶紧瞪着秦笑笑骂道:“你也是,在孩子面前咋咋呼呼的一点也不稳重,以后跟你学了咋办?”

    被殃及的秦笑笑:“……”

    不是啊爹,您老教训女婿就教训女婿,好端端的冲闺女发什么火?我哪里不稳重了?

    秦山才不管她哪里不稳重,低头哄默默:“乖乖,你爹娘一个比一个不靠谱,以后他们再敢凶你,你就告诉外公,外公帮你教训他们!”

    默默抽搭了两下,紧紧环住外公的脖子:“勾勾~”

    他还不会喊外公,就自己简化了一下喊“勾勾”了,幸好发音没有问题,不然一不小心就变成狗狗了。

    秦笑笑简直无语,暗搓搓的戳了戳默默的屁股蛋子,并不希望这两个小东西被长辈们宠溺纵容,免得怪怀了无法无天,不服她的管教。

    哄好两个小的,大人们就把他们抱到了竹床上,让他们各自抓自己喜欢的东西。

    默默早就对竹床上的小玩意上心了,欢快的在上面爬来爬去,一会儿摸摸小算盘,一会儿抓着毛笔东戳西戳,就没有正正经经的拿起一样不撒手。

    相比之下闹闹稳重多了,一屁股坐在中间,小手直奔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一把短木剑。

    这短木剑约莫一尺长,是用上好的木头精雕细琢而成。即便是木制的,看起来也异常有质感,还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小家伙紧紧抱住,一只小手抠弄着上面的花纹,似是在琢磨这是什么东西,又是怎样形成的。

15845050837532164.jpg 

    秦笑笑暗暗松了口气,觉得小崽子若是喜武,待他长大点就给请个习武师傅教一教。不指望他考武状元什么的,强身健体就行了。

    一旁的秦山却是猛一拍大腿,激动道:“好,真是我的好孙子!”

    秦老爷子也很高兴:“咱们老秦家出了几个读书人,倒是没有一个从武的。要是闹闹是个习武的苗子,日后做个武官就很不错!”

    其他人纷纷点头,脸上都带着喜色。

    闹闹抓到了剑,让大家有了对自家出个武官的期盼。就算将来期盼成空,他们也不会觉得失落,仅仅是希望小家伙能有个好前程罢了。

    接下来众人就看着默默,想知道他会抓到什么。约莫是有闹闹这个弟弟表现亮眼在前,大家对默默期望上升了不少,觉得他至少要抓支笔或是书籍才行。

    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默默难免有些不安。他瞅了瞅相邻的竹床上抱着木剑的弟弟,朝着他啊啊叫了两声,见弟弟根本不搭理自己,他只好默默的爬到放置木剑的地方,将其抓起来东瞅西瞅。

    只是他对木剑着实不感兴趣,瞅了几下就撇到了一边,兴致勃勃的抓起了旁边的胭脂盒子。抓起来还不算,放在嘴边咬了两下,发现咬不开,他手脚并用的往秦笑笑这里爬。

    秦笑笑捂脸:傻儿子,你这是要干啥?

    傻儿子并不想干啥,喜滋滋的把胭脂交给她:“娘~”

    秦笑笑愣住了:“给我的?”

    默默没法儿回答,撅起屁股又去抓他喜欢的东西去了。

    看到这里,众人终于明白小家伙就是送胭脂,一时间心里感慨万千。

    周宝儿夸道:“这么小就知道孝顺娘亲,真是个好孩子!”

    秦笑笑很宝贝的握着胭脂,笑的跟个傻子似的。

    也不知道是她哪次用胭脂被默默看见了,他记下来就罢了,还在这种时候不忘抓起来给她。不管是误以为这是她的东西,还是真的觉得这是好东西要送给她,这份心意总没有错。

    景珩盯了胭脂片刻,移开了目光继续看着竹床上来回爬的傻儿子。

    只是默默没有再抓东西送人了,最后抓在手里不放的是一包点心。他口水直淌的把点心抱给了奶娘,让奶娘帮他拆开。

    没办法,这点心太香了,哪怕包着厚厚的油纸,香味也在不停的刺激他的嗅觉,眼里就放不下别的东西了。

    “哎呀,能吃是福,能吃是福!”秦桃花两手一拍大力的夸起来,眼神不住的瞄向护国公主,怕她因为大孙子抓的东西不如小孙子抓的好而不高兴。

    护国公主没有不高兴,笑盈盈的说道:“借你吉言了。”

    其他人也没有觉得不妥,生在护国公主府这样的人家,小家伙日后的前程自然不必担心。只要他能吃能喝,健健康康长大就好了,可不是“能吃是福”?

    在秦笑笑的允许下,奶娘给兄弟俩擦净手,然后拆开油纸包给他们一人拿了一块点心。

    小家伙快乐的跟一只小老鼠似的,两手抱着点心吃的喷香,小脚丫子时不时碰一下旁边同样啃点心的弟弟,完全没有感受到来自亲爹复杂的目光,总之眼里就剩下吃了。

    晚上,哄睡两个小崽子后,秦笑笑和景珩也回到屋里歇下了。明天还要在这里待一天,不用早早起来,两人就漫无边际的说起话来。

    想到闹闹抓周时的表现,秦笑笑问道:“鲤哥哥,你觉得闹闹能从武吗?”

    景珩说道:“这要看他自己对习武有没有兴趣,有没有坚持下去的毅力,习武不是件容易的事。”

    秦笑笑不曾习武,也没有见别人习武,只从书上看到过“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说法,想想就知道想要学有所成,必定要吃常人所不能吃的苦头。

    想到这里,她顿时舍不得了:“还是算了吧,以咱家的情况孩子们不用如此辛苦,以后他们喜欢什么就做什么。”

    景珩轻笑:“慈母多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