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熟妇的悲哀1-我在卫生间抬起老师的腿

2021.6.16 娱乐花边 1419

这叫声简直能把家里的屋顶掀翻。

“心肝儿啊,忍忍啊,都得来这一遭的,嗯…”这是表哥的声音。

睡在偏屋的刘大根早按捺不住自己体内熊熊燃烧着的听墙角之魂了。

刘大根高中毕业后就在屯子里每天瞎溜达,撩拨俏小媳妇、大闺女,村民们见了一个个是敢怒不敢言,倒也没谁敢说他的闲话,相反还有好些乐在其中呢,恨不得倒贴上去。

谁让刘大根长得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俊,而且他爹又是村子里的村长呢。

听着隔壁这激情四溢的活春宫,刘大根再也躺不住了,说干就干,他从床上一个鲤鱼打滚翻身起来摸黑出了偏屋,踮着脚尖尽量放轻步子摸到亮着灯的大主屋窗。

 16160445H-0.jpg

好在是夏季,窗户关的不严实,大根顺着窗子缝隙往里看,就看到这样一副让人筋脉怒张,燥热不已的画面来。

只见床上光着屁股的表哥在床上正爬行着追着今天刚娶进门的新娘春香,嘴里还喃喃地说着各种荤话。而春香脸上的表情看着痛苦极了,雪白的贝齿紧紧咬着花瓣般的下唇,不住往前趴着似乎要挣脱开表哥的熊抱。

但是春香她胳膊腿都瘦弱得就和个小鸡仔似的,怎么能挣脱得开熊一般壮的表哥呢,表哥紧紧抱着春香,蜜色的后臀还不住的耸动着,嘴里喘着粗气,脸上表情是前所未有的狰狞,两人身影交叠在一起,就像是连体婴似的。

这屋里的动静咯吱咯吱大的很,房门上的大红喜字似乎都扑簌簌地跟着房门颤动。

表哥自然是没啥看头,他有的大根都有,所以大根的眼光像被吸铁石吸引着一般,紧紧地盯着自家大嫂。

大嫂全身光裸着,嘴里小声哼哼着,白皙的皮肤在昏黄的灯光下隐隐泛着令人心动的光泽,美好的两团也随着大根的动作上下地晃动着...

大根的兄弟几乎是瞬间就稍息立正了,整个脸也变得红扑扑的,他虽然平时爱嘴上占些便宜,但论起身体力行来,他还是个生瓜蛋子,见到这活色生香的场景简直恨不得把表哥推下来,自己亲自上。

看了片刻,大根却看得不过瘾,这前窗角度不行,喵来瞄去也看不到关键地方。

大根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一溜小跑来了后窗,最近天气炎热,窗户正好没有关严,只拉着窗帘。

他小心地将淡青色的窗帘一角掀开,屋内的情形便一览无余,这正是个绝佳的角度,正好能看见这春香高高翘着的圆润的后臀。

正要咽着口水再往下探访那幽深的深林,耳边猛地传来一声惊雷。

“好你个大根,不干好事,在这听你哥墙角,你这没结婚的毛头小子瞎听什么!”二婶子突然不知道从哪窜了出来,一把揪住了大根耳朵往旁边拖。

赶小鸡似的一把他撵回了偏屋。

屋里的大根听到这动静,也大叫了一声,“臭小子,滚远点!”

这一晚就这么憋屈的过去了,婶子大晚上不睡觉在那盯着自己儿子造人,大根再没偷偷摸过去的机会,就这么硬挺挺的躺在床上,全身血脉偾张。听着隔壁倾泻出来的压抑不住的叫声,一晚上都没睡安生。

不过毕竟来日方长,这屯子里同姓氏一般都不分家,都是二三十口人,一个大家族们生活在一个大院子。这象征着阖家团圆,结了婚也是如此,谁要是家里面闹不和分了家,屯子里的人都会笑话的。这自然春香过了门,也是住在刘姓大家里面,和大根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刘姓这一族是屯子里的富户,不光因为大根他爹是村长,还有他二伯还掌管着全屯子里的绣品输出买卖,这绣品可是整个屯儿的经济命脉,屯子里的女人都见天往他家院子里跑。

不过这女人虽多,其中也有很多出落得水灵灵的大姑娘,不过这两天大根的全部心神都被这新嫁进来的春香表嫂给勾走了。那晚那惊艳一瞥让大根不知道做了多少回热辣辣的梦,这光看着吃不着可让他难受狠了,大根就和个小狼似得每天盯着春香。

这还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让他真逮住机会了,这天表哥从酒席上喝得醉醺醺回来倒在床上不省人事,春香在棚子里洗澡。

屯里的人都没那么多讲究,都是一家人搭个小棚露天洗澡。

淅淅沥沥的水声在棚子里响着,让人心里痒痒的。刘大根小心地将淡青色的浴帘一角掀开,里面的情形便一览无余,这正是个绝佳的角度,正好能看见春香那曲线毕露的身子。

只见她正在涂沐浴乳,白色的泡沫涂满了整个身子。白皙修长的手指缓缓拂过那绝美紧闭的双眼,小巧高挺的鼻梁,花瓣般粉嫩的红唇,线条优美的侧颈,晃荡弹跳的两团,圆润高翘的后臀随着她一下下的动作,胸前高挺白皙的两团像两只小兔子似的颤颤巍巍地前后摆动着...

几乎是瞬间,刘大根全身的血液都涌下下体,简直是到了不得不发的地步,他僵硬地站着,恨不得化作那团划过她全身的泡沫...

正激动地眩晕之时,刘大根瞥见洗衣盆里团着她刚换下的衣服,里面隐隐露出一团粉色的布料,竟然是春香的内裤!

刘大根哆嗦着手将它拿起,还隐隐散发着一股属于女人的幽香,他望着春香玲珑有致的裸身,心里天人交战,反正她也要洗,借用下也...

“你敢偷看嫂子洗澡!”正要动作,表妹小花不知道从哪突然冒了出来,刘大根赶忙捂住她嘴。

小花狡黠一笑,挣扎开,踮起脚尖凑在大根耳边小声道“来我房间,不然我还会叫哦。"

没有办法,大根只好跟着小花去了她粉粉嫩嫩的卧室。

“你裤子里藏的什么好东西?怎么这么鼓?脱下来我看”刚关上卧室门,小花就猛地伸手来脱他的裤子。

大根十分尴尬,左躲右闪,小花作势又要喊叫,他怕让人听到,只好随着她的动作脱下裤子...

“咦,你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和擀面杖似得?”小花看到表哥褪下裤子的样子,一点儿都没有少女的羞涩,反而还好奇的看着,怎么和自己的这么不相同?

小花还在镇上上初中,平时都是住校,只有周末的时候才回来家里面好好改善一顿生活。十四五岁的少女正是对异性好奇的年纪。

“小孩子家家的,以后你就懂了。”大根尽管是个大男人,但是也是纯情的童男子。面对这种话题还是很羞涩,他听到表妹这种傻乎乎的话,脸一红准备提上裤子。

谁料表妹小花马上拦住了表哥的动作。竟然跪在地上拉住大根的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大根的裤裆看。那纯真无瑕的眼睛圆溜溜的,就像是看到了胡萝卜的小白兔似得。

这么一幅场景,显得又纯情又放荡。

大根被她的眼神看得都觉得浑身发热,这毕竟是自家的表妹呀。这要是在古代,经常是标准的拉郎配呀。

而且小花虽然还没有长开,但是隐隐约约可以预见将来绝对是个美人胚子,那樱桃般的小嘴。乌黑的头发,挺翘的小鼻子,怎么看都和明星宋祖儿长得有点儿像。要是将来能给自己做老婆,大根估计做梦都要笑醒。

想到这里。大根挺了挺腰。那东西都快蹦到小花的脸上,他一本正经的说道,“光看有什么意思?”

小花本来就好奇,表哥这吓人的玩意儿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这回好不容易抓住了表哥的把柄,当然要抓住眼前就来之不易的机会,她白白嫩嫩的小手便试探着伸手轻轻握住了骇人的孽根。

大根顿时浑身一个激灵。表妹柔柔嫩嫩的小手握着自己这种感觉和自己玩儿的感觉可根本不能同日而语,就这么轻轻的握着,什么动作都没有,大根就感觉自己仿佛飘了起来,如在云端。和屯子里面那些老寡妇调笑自己下身的感觉更是不能比。

看着表妹那心神微荡的模样。

“表哥,这怎么还会变呀?”小花惊讶的感觉到了大根的变化。此时此刻,自己就和玩那个超级马里奥的游戏似的小人吃了蘑菇就会变大,而表哥这长相奇特的玩意儿,此时此刻也像吃了小蘑菇似的在慢慢的变大。

大根顿时觉得有点呼吸困难,微微喘息着说道,“表哥,这就是孙悟空的金箍棒,想大就大,想小就小,你这小孩子家家的不懂。”跪在自己面前的可是将来的屯里的大美女,估计那长相要盖过春香去,被她那双又白又嫩的小手握着。

虽然还小。不能真枪实干的做什么。

大根回忆着以前看过片子里的场景,不禁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第2章 少女闺房

小花好奇的摸了一阵子,感觉一股神奇的热流从下体涌出。她心里害羞的很,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变化,但是在表哥面前只装作不相信的样子,小鼻子一皱,翘起小嘴说道,“表哥骗人,只有孙悟空有金箍棒,表哥哪里来的金箍棒。”

大根看她面颊通红,眼睛迷离。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一双琉璃般的小眼却一直定定的盯着自己的胯下,哪里还不知道表妹这种小性子。

他心里面欢喜的很,看来这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啦。

刚才想到的那种,可能看来是有戏,他装作不情愿的样子,准备将裤子提起来,嘴里还像之前生气的那样说到,“跟你说,你又不信。好了,别看了,我走了。”

小花哪里肯让他走,小花连忙张大嘴巴,又做出一副要喊的样子,“来人啊,来人,表哥,刚才偷看表嫂洗澡,被我抓住了,现在还准备非礼我呀,裤子都脱了。”

大根心下悚然一惊,连忙扑过去,捂住表妹的小嘴,“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让我走?”

表妹湿漉漉的眨了眨眼睛。大根松开手,表妹仰着下巴,一副傲娇的小模样说道,“我不相信,你表演给我看。要不然我就把他们都喊过来。看看三伯父怎么教训你。”

这话一说出来,正中大根的下怀。大根就是这个样子内里虽然是个小混蛋,但表面上总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正经小伙子形象来。其实蔫坏的。

大根装作不情愿的样子,生气的说道,“好,你不相信,我把裤子脱了给你看。”

说完这话。他四处环顾了一眼小花这粉粉嫩嫩的房间。见窗帘儿竟然还没有拉住,外面可正对着院子大门,似乎还看到有个人影一闪而过。

大根连忙扑上去,把碎花窗帘全拉住了,这样就好了,整个房间都被遮住了,尤其这又是大晚上的,外面根本不可能有人来偷看十五六岁少女的房间,他们也根本不知道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于是他痛快的把裤子一脱到底。做这种动作的时候一

直嚷着要看到小花却羞涩的捂住眼睛,谁知道手背却猛的被一个热乎乎的东西打到了。

她羞得满面通红,将手放下来这才看到比自己见过的所有笔杆子都要粗得多,估计把所有的毛笔全部用橡皮筋扎在一起,才和表哥这东西差不多粗细。

这玩意儿就像一条长蛇一样吐着粉红的小舌头,挺在小花眼前不到两公分的地方。

小花往后躲闪了一下,生怕这玩意儿戳到脸上。

她轻轻的嘀咕了一声,“怎么这么丑?”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口是心非的还是压抑不住自己心底强烈的好奇心,轻轻地伸着小手上去摩挲。她轻轻的摆弄了几下,感觉这玩意儿虽然是肉做的,但是怎么就像钢铁一般的坚硬。不禁好奇极了,怎么会这么神奇,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硬的肉。

之前家里面杀猪的时候她也不小心看见了猪的玩意儿,可是那么短小,而且家里的大伯们还说要用它来泡酒。她也趁着家里没人注意的时候去酒坛子里面亲手摸了,但是也和表哥这玩意儿不同,完全没有这么硬。那个家伙软趴趴的和一坨死肉一样。

“表哥……怎么?怎么这么硬啊?你穿着裤子不难受吗?”小花最终没忍住,还是把困惑着她的疑问问了出来。

大根的命根子一直被小花那香香软软的小手握着。他只觉得一股像电流一般的感觉,从那个地方直冲到天灵盖儿顶,浑身就像过了电一般,痛快不已,要不是一直被她的小手牢牢的抓着。

他都忍不住要把自己这玩意儿弹到他那个粉粉嫩嫩的樱桃小口里面去了,在一听到表妹这让人喷血的傻话。

他接话说道,“傻妹子。这就是这样的,和棒棒糖一样,舔一舔就化了,你要不要试一试?”大根说这话的时候。弯下了腰。简直是附耳在小花耳朵边说的。那湿乎乎的热气全都吐到了小花的耳朵里。弄的小花心里痒痒的。

“表哥,你说什么呢?你少骗我了,我知道你这是撒尿的家伙,怎么能让我用嘴去舔呢。而且这样是给班里的同学知道了,还不笑话死我呀。”小花说这种话的时候,粉嫩的小舌还在外面舔着嘴角,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长蛇一般的玩意儿,神情里都是好奇的样子。

她心里的那些小九九一点都藏不住。

大根知道表妹这样子分明是想要这么去做,于是摁着小花的肩膀,轻轻说“这有什么的,咱们不告诉别人不就行了,这事情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在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了,你那些同学又怎么会知道?”

“表哥,你少来啦,就算他们不知道,我也不能上嘴呀,这玩意儿可是你撒尿的地方,你把我当尿壶啊。”小花翘着小嘴嗔怪的说道。

大根知道表妹其实心里一直跃跃欲试。但是总归还差点儿意思,还需要给她鼓鼓劲儿,于是大根儿就装出一副可惜了的样子,说道,“好,不舔就不舔。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儿了。今晚出了这个房间,你要再想要挟我,我可就不认账了。不过。表妹。你说的话我都按照去做了,你这又摸又看的。总也该让我看看你的吧。要不然我下次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你同学小虎。”

说着就做出一副提裤子准备走的样子,小花顿时也慌了,这本来也就是要挟一下表哥,还真没想过要把表哥偷看表嫂洗澡的事情捅出去。这对谁来说都没有好处。传出去,大家还以为小花也在偷看自家的表嫂春香洗澡呢,这要是再把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传到班上去,小花可真就没脸做人了。

虽然她还在青春期,懵懵懂懂的对男女之事不太懂,但她潜意识里都认为这是一件上不得台面要藏着掖着的事情,总归要好好的守住秘密。

小花马上站起身来,张开双臂,拦住了表哥,然后她用洁白的贝齿紧紧的咬着花瓣般的小嘴,皱着眉头为难的想着。不就是摸一摸吗?虽然害羞得紧,但是摸一摸又不会少一块肉,这样还能守住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