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精时与护士激情 人妻少妇征服沉沦

2021.6.16 娱乐花边 579

这片小树林,平日也没什么人来,这里的草也越发猖狂的长了起来。

王雨警觉的朝后面一看,又什么都没有,怪吓人的,王雨往后退了一步,心里更加想要赶快采摘完草药回家的念头。

 sunyunzhu_changxiushan.jpg

“嗯……啊……用……”声音越来越大,貌似是个女人的声音,王雨心中不禁疑惑,这小树林,难不成还有女鬼?想到这,不禁打了个冷颤,但是这个声音,貌似有点不对劲,倒是有点熟悉的感觉。

王雨禁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慢慢的朝那个声音的源头弯腰走去。不远处,一个女子正在那树下,裙子已经搂到了半腰,内裤褪至脚踝,两指插在腿间的隐秘处,但似乎并没有得到满足,焦急的把腿打开得更大了。

王雨只觉得喉咙一紧,感觉下身火热,这么冷的天,刚刚还裹紧了衣服的王雨,现在却觉得全身发烫,脚步动了一动,朝女人的方向更加靠近了一步。

“咔嚓。”一支树枝断送在王雨的脚下,声音在这空寂的小树林格外刺耳。

“啊!”那女人抬起头来,眼神慌乱的撞上了王雨,王雨也辨认出来这不就是自己家隔壁那个寡妇嘛,这么冷的天,怎么上这来了?而寡妇看见王雨之后,当下是又急又羞,慌忙的想要站起来,可是腿间的私密处更加一览无余了。

寡妇低下头去,想要逃避王雨的视线,却看见他下身支起的小帐篷,唉,也都这样了,也顾不得什么平日的矜持,反正这小树林也就两人,盈盈一笑,也不再遮挡自己的私密处,那里现在也想要得紧,今天实在没办法,实在想要的紧,想要自己解决,却在这撞见了王雨。

看他支起的小帐篷,应该那个东西是小不了了,寡妇接着坐了下来,张开自己的双腿,露出花穴,现在还在流水,王雨看得下体受不了,就想马上扑在寡妇身上,狠狠的干这个寡妇。

寡妇似乎看出了王雨的心思,像是诱惑王雨一样,自己用一根手指插进了自己的小穴,眼神魅惑的看着王雨,王雨忍不住要解开裤子。

这个寡妇,平日里看着正正经经的,没想到这一旦脱了衣服,就是这么一个人,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今儿还好是我给撞见了,不然得便宜给谁啊。

寡妇将长指从小穴抽出,跪着抢先王雨一步碰到了王雨的腰间,王雨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跪爬在地上,胸被裙子裹得紧紧的,圆滚滚的,看着着实诱惑人,雪白的屁股却是露在外面,王雨实在忍不住,伸手拍了一巴掌,啪的一声,声音在小树林回荡飘远,惹得寡妇一声娇俏的呻吟。

寡妇风情万种的扭了扭屁股,手继续在王雨腰间游离,手指轻轻挑开王雨的裤子,裤子一下子滑到了地上,王雨也是按耐不住了,下面实在硬的不行,需要一些温暖的东西蹂躏蹂躏。

双手抓住寡妇的头,但寡妇像是责怪他弄乱了她的头发一样,绕过了他的大掌,一个烊怒的小眼神,看得王雨心中波澜起伏。

“讨厌,不要这样。”娇媚的声音从寡妇口中吐出,王雨从来没觉得过寡妇的声音如此好听,平日里扯着嗓子叫唤的小寡妇真的是眼前这个在地上衣衫不整一副妖媚模样的女人吗?

这寡妇,也是村中很多人觊觎很久了的对象,但无奈她还有个孩子带着,而且平日里看起来也不是不守妇道之人,每日规规矩矩的,所以这寡妇再貌美,也没人想有个和自己没血缘关系的累赘呀。

而且每天看她规规矩矩的,对谁都和和气气,不逾矩的样子,还以为是个顾家的女子,没想到啊,今儿倒是让他王雨撞见了,原来这个小娘们这个骚样的!

王雨急不可耐,一把拉过寡妇,嘴便急不可耐的咬在了寡妇的小嘴上,寡妇呻吟了一声,也不拒绝,像是陶醉在了这个热吻中。

王雨一边索吻,一边将手沿着寡妇的肩向下滑,滑过丰满的两只大白兔,王雨狠狠的捏了捏,寡妇吃痛,惊呼一声,却又感觉身体上更加饥渴了。

手滑向腰,虽是在乡村,可是这寡妇的腰却不似其他女人那般如同水桶一般,倒是看起来有几分韵味,王雨将裙子再往上提了提,手直接触摸到寡妇的肌肤。

大手在腰间摩擦,又向下滑到隐秘处,湿答答一片,王雨突然起了坏心思,手指轻轻在外阴摩擦。

“唔,不要……”寡妇扭着腰,眼睛水盈盈的张望着王雨,扭着腰,想要摩擦的频率更快一点。

“不要什么?那我停了。”王雨说着就停了那根在挑逗的手指,可是下一秒,他就感觉到下体像是进入了什么地方,湿润,温暖,忍不住一声舒服的闷哼。

王雨低下头一看,寡妇将他的巨根含在嘴里,表情痴媚,王雨情不自禁的将寡妇的头按住,深点,再深点。

但是寡妇哪能一下子吃下那么大的家伙,挣脱王雨的手,“等等。”说完自己将双腿打开,一切都一览无遗的展露在王雨面前,看得王雨欲血膨胀。

提枪准备一下子就一下到底,要让自己尝尝这个女人下面的滋味,那感觉,一定很爽吧。

“王雨!王雨!”猛然,季欢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两人慌忙分开,寡妇快速的拉起自己的内裤,王雨也穿好自己的裤子。

寡妇慌忙的看向来这边的路,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季欢撞见了这副模样,平日内勤奋守纪的寡妇,竟然和邻居在树林做这等苟且之事。

王雨呆愣在原地,现在自己出去找季欢把寡妇丢在这走了不对劲,不走也不对劲。倒是寡妇,拉好裙子之后,对着王雨眨眨眼睛,盈盈一笑“晚上在家等你。”便朝着另一条路走了。

第2章 召回王雨

季欢的呼唤声拉回了王雨正在看着寡妇远去身影的思绪,王雨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提了提裤子,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奇怪以后,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的走出了小树林。

“嗯?什么事呀?小欢。”王雨边走边问到,脑海中还在收不回的想象着刚才的寡妇,自己长了那么多年,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寡妇的身材可真是好啊。

“嘿!你想什么呢?我都讲了好几遍了,你有没有听到啊。”季欢气鼓鼓的在旁边责问王雨,她都说了好几遍了,这王雨像是没听到一样,表情一直在神游。

“在听呢在听呢,二叔家嘛,二叔家什么来着?”王雨转过头,看见季欢气鼓鼓的小脸,还有因为愠怒而紧蹙的双眉,感觉这丫头好像和前几年不太一样了,似乎五官长开了一些,皮肤也细致了不少,还真别说,是有点美人胚子的味道!

“还敢问!真是的,刚才说的时候你不好好听,我说二叔家挖出东西来了,让你赶快回去呢。”季欢见王雨这副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出来,能不能对别人说的话上点心呐。

“哦哦,我知道了,赶快走吧。”王雨加快了脚步,二叔吩咐的事情,还是不要去晚了,在那等着自己的人应该不少吧,让长辈这么等着自己可不符合王家的祖训。

最近二叔家那边的一个嫂子患了妇科病,去了村里面的小诊所,转到县里面,到市里面都没有办法,后来听闻有个中医擅长这一类病,花了不少价钱,请人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老中医也只是抿着嘴摇了摇头。

实在没办法,二叔无意间听村里人说到村那头的李大娘家去年小女儿得了一种叫不出名字的病,没钱去大医院,请了几个道士,弄了点符张水喝,到还是捡了一条命回来。

二叔便也想试试运气,毕竟现在也真的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只能请道士来帮忙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道士来二叔家喝了一杯茶,瞅了一眼,在院子里七转八转的,看起来神秘莫测,那会王雨还怀疑就是个不学无术的人到处撞运气罢了。

那道士走了约莫七八分钟,便说二叔家有脏东西,才会让人得了这个病,要去除这个病倒也不困难,就是把那个脏东西给挖出来,然后由本家的一名强壮男子远远的扔掉就可以了,可是自己本家现在也就剩自己这么一个强壮男子了,其他人该外出的都外出了。

王雨到二叔家以后,果然,在那堵墙下挖的坑里,有一个盒子,二叔和两个道士站在边上,二叔脸色看起来有些凝重又带有些释然,估计是解决了这件事情,也算是放下了心里的一个结吧。

“二叔。”王雨走到二叔跟前,乖巧的喊了一声二叔,就站在一旁等候二叔发号施令。

“嗯,来了,听两位道士怎么给你交代吧。”二叔用手示意了旁边站着的两个人。

“这个脏东西呢,唯有至阳之人才能碰,这就是为什么要你们找一个健硕的男子的原因,若是其他人碰到这个东西,他的阳气压不住这个盒子里面的阴气的话,是很有可能被反噬的,这样不止你家小媳妇的病好不了,还会多有一个人得病。”道士一本正经的解释着其中的道理,王雨的心中却是耐着性子在听他叨叨,这要怎么样就直接说吧,哪来那么多废话。

“你呢,就拿着这个盒子,去村东边的那条小溪,而且,你要记住,千万不能使用任何的其他外来东西帮助你,你只能走路去!这个要切记。”王雨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弯腰便要拿盒子。

“小心一点!”道士看他大大咧咧,想出手扶一下,王雨感觉有点奇怪,这个道士,若是这是个脏东西,应该避之不及才是,怎么还会伸出手来想要护着。

王雨狐疑的看了看道士,道士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疑惑,开口解释道,“我怕你一个不小心,这里面的东西遗漏出来了,把这个院子都布满阴气,那到时候,我可就救不了你家的人了。”道士把手收了回来,故作高深的说道,话是没有什么问题,可是,王雨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也说不上来。

二叔一听这话,也赶快让王雨小心一些,可别磕磕碰碰,一个不小心就给摔在地上了,现在对于二叔来说,这个道士应该是神一般的人物了吧,毕竟在大医院小医院,老中医都治不好的病,现在在这能够有望治好,这应该就是最大的说服了吧。

王雨还来不及对这个道士有太多的想法,就被二叔催着抱起盒子出门了,这个盒子,看着挺小的,可这一上手,还是有不少分量。

王雨掂量着手里的盒子,这什么东西啊,这么小还这么重,四四方方的,盒子倒是做的精巧漂亮,外面还有些有年代感的浮雕,要是拿去卖恐怕还能卖个好价钱什么的吧,就这样扔了也真是怪可惜的。

不过自己觉得最重的也就是铁了吧,可是就算是全是铁,也就才和这差不多吧,可这里面明明就不可能会有谁那么有病,弄一块四四方方的铁放在里面吧。

这到村东边的路也还真是远啊,而且还只有自己一个人,要是旁边有个人和自己一样抱这么个盒子,自己也不至于这么无聊啊。

唉,话说,这个盒子可不可以打开呢,算了算了,还是不要打开了,假如真是什么至阴之物,那自己今天不得死在路上?

王雨就这样一路神游,这种体力活也只有让他来干了,谁让本家的男的都远走他乡,个个都走出村了呢,现在就剩他了,不找他找谁。

但是这些道士的话,自己可是觉得没什么可信度,都什么时代了还相信这些东西?要不,自己看看这里面究竟是个什么?悄悄的也不会有谁知道,再说了都离的那么远了,也危及不到二叔家了吧。

第3章 撞见村长夫人

王雨看了看路的两边,确认周围没什么人之后,走进了旁边的玉米地里,这盒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走进玉米地以后,王雨才仔细端详这个盒子起来,外面是一种古老的花纹,围绕在盒子的边缘,而中间是一颗宝石一样的东西,王雨用手摸了摸中间那个圆润的点,并没有感觉有什么特别之处,和在这土地里挖到的石头质感差不多。

盒子的锁是两条蛟龙一样的形状,盘绕在小锁的两边,看起来还有点逼真,可别说,这要真是个古董,那自己可不就捡了个大便宜?

王雨轻轻的将盒子外面的锁扣解开,这是个空的锁,光是有孔,但不见锁头,所以根本就没什么用,王雨轻轻的打开了盒子,看到是一本书的王雨轻叹了一口气,还以为这里面会装的有黄金还是怎么的,结果是一本书,而且看起来虽然年代久远,却是保存的非常完整。

和一般的纸质书没什么区别,但是明显的是纸页已经开始泛黄,只是还是线订的书看起来有些年代感的感觉,书也没什么损坏,看起来它自从埋下去那么多年应该都是一直待在那的吧。

不过这说来也奇怪,这盒子放下去时多多少少也有些空气在里面,按道理来说,这书应该会被氧化了,可是这本书除了书的边缘有些点点泛黄,好像就没什么了,而且自己刚才来的路上,拿着这个盒子的时候,感觉不是一般的重,难道就这么一本书?

王雨将盒子倒过来看,确实后面也没有什么,这个盒子里面就这么一本书也就看见底了,也没有其他的东西在里面了,而且自从打开了这个盒子以后,重量就轻了不少,拿着也没有刚才那么费力了,这就奇怪了。

而且这本书看起来有点像一本医术书,王雨漫不经心的翻弄着书,这究竟是个什么鬼?诶?不对这本书好像有些不对劲。

王雨看着上面那两个裸露交叉的男女,又翻过一页,是一张筋脉图,左边一页是一个裸露的男子,右边一页是裸露的女子,上面标注得有一些密密麻麻的小点,似乎是什么穴位的样子,还有一些小注释,解释这个穴位的作用。

王雨不由得呆了,原来这里面就是这么个东西,难不成这就是男女调和之道?从来没有人给他说过这个词,但是脑海中一下子就浮现了这个词,把王雨自己都给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但是这本书,好像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王雨还想再继续翻看几页,书上面交叉的两具裸体完全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还好自己没有随意的把这个盒子扔掉,不然就亏大了吧。

旁边的玉米地好像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人在讲些什么,离他并不远的样子,王雨放下盒子,警觉的将书放回到盒子里,把盒子小心的扣好,仔细的听那边究竟是些什么声音。

这个时候了,你说在玉米地里不奇怪,但是说话说的这么小声就有点让人怀疑了,一般在做农活的人,都是嗓门特大的,就怕对方听不见自己的声音,这两人倒好,这么嘀嘀咕咕的,王雨一下子来了兴趣。

绕着这片玉米地,准备到声音发出的地方看一看,这片玉米地种的也太密集了,这想要悄悄过去都不好走,王雨垫着脚尖,七拐八拐的,扭着身子在玉米地里艰难的穿梭,也总算是接近了那个声音一点。

王雨悄悄的扒开几根玉米,想看看究竟是谁,谈个话还来的那么隐秘,原来是村长夫人,那对面呢?王雨转换了个视角,嗯?一个村里的混混?

这个男人村里可没人不知道的,自己在外面求学几年回来都能听见他的风声,每天无所事事,就喜欢沾花惹草,但奈何那长相在村里也算得上是还可以,平日间挑逗点别人家的小媳妇吧,那些人无权无势的,主要也就口头上讨点便宜,那些个大男人也拿他没办法。

这一个小混混,你能把他怎么着?打残那是不可能的,不说也不可能,每次就象征性的吓吓他,但现在他这可是骑到村长头上来了,连村长夫人都敢打主意,这要是让村长知道了,恐怕是要在这个村混不下去了。

这个村长夫人也是委屈了这副长相了,二十多岁如花似玉的年纪,怎么就嫁给村长那个四五十岁的小老头了呢。

王雨在心里感叹了一番村长夫人的遭遇,进而侧耳认真的听了听,两人声音很小,可是认真听起来,也能听个大概,事情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王雨听到了两人说的内容,不可思议的摇了摇头,自己还是不要在这待着了,以免惹麻烦,准备悄悄的退出去。

“嘣!”所以造化弄人,自己想要悄悄退出去的时候,脚下偏偏像是被什么绊了一下,要不是自己眼疾手快,一只手抓住了玉米地里的玉米杆,只是跪在了地上,现在估计已经四仰八叉的倒在玉米地了吧。

来的时候也没见地上有什么绊人的东西啊,这下说不是老天在捉弄自己都说不出理由来,唉,今天发生的都叫些什么事呀,村长夫人都让他给碰见了。

相关推荐:隔着肚兜摸雪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