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说放进来特别舒服 我解开岳内裤好滑

2021.6.22 娱乐花边 1979

这不是看你舒服嘛,准备给你做个全身按摩!”

 

她表情更加羞涩了,偏过头去,不敢和我对视。

15240452I-0.jpg

“那你也不能摸我这儿啊,你又不是我男朋友……”

 

女人最擅长的就是口是心非,林伊曼虽然看上去是在质问我,但丝毫没有让我停下的意。

 

在她饱满处作怪了两分钟左右,林伊曼更加受不了了,雪白的肌肤都蒙上了层粉色,两条修长的玉腿也夹在一起,来回磨蹭,似是在强制忍耐什么。

 

过了一会儿。

 

“阿……阿明。”林伊曼深情的呼唤了我一声。

 

“嗯?怎么了,我手劲儿大了吗?”我心里嘿嘿一笑,表面上却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

 

林伊曼脸色绯红,见我装模作样,用手恨恨的掐了我一下,然后抬起一条修长的玉腿伸进我怀里。

 

这一下,本就极短的睡裙完全失去遮挡作用,性感的黑丝蕾丝内裤瞬间暴露在我眼前。

 

“你……你给我按按腿吧,大腿有点麻。”

 

这是什么意思?这他妈的不是直接暗示我吗!

 

我心里狂喜着,知道这小妖精最终还是拜服在我的魔爪下,得意忘形。

 

“行吧,我来给你按按,事儿真多!”我装作不耐烦的样子,手却迫不及待的就搭在她的大腿上。

 

谁知道,刚摸一下,林伊曼就开始大声喊了出来,声音又尖又媚,特别高亢。

 

我被吓了一跳,大成可还在隔壁睡觉呢,这要是被他听见可还得了,连忙就让林伊曼小点声叫唤。

 

可是,林伊曼根本不听我的,红唇中发出一声接一声的喘息。

 

我听得浑身发热,内心一阵躁动,心中暗骂一声小妖精,不敢让她搞出更大的动静,直接对准她不停开合的殷红嘴唇,猛的低头,吻了上去。

 

“唔!”林伊曼猝不及防的惊叫,但嘴巴被我堵着,只能发出小小的呜咽,双手无力的在我胸前推拒。

 

我品尝到她红唇的美妙后,吻的更加带劲了,无视她的反抗,含住那两片香唇就是一顿乱亲。

 

林伊曼轻微挣扎了几下,见毫无作用,随后居然放弃了抵抗,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

 

这下我更是无所顾忌,用舌头在她口中尽情搅拌,两只手在她玉背和翘臀上不停游走,直到感觉快要不能呼吸,这才恋恋不舍的把嘴松开。

 

此时,林伊曼嘴唇已经被吮吸的微微有些红肿,一双俏目迷离的看着我,其中满是水雾,性感魅惑的样子,看得我心头一阵火热,忍不住直接脱下她身上碍事的睡裙。

 

脱衣服的过程里,林伊曼表现的很顺从,只是在裸身之后用手挡在了胸前。

 

但我却喜欢坦诚相见,直接就把她护在胸前的玉臂拉开,旋即低头。

 

“啊~”

 

林伊曼顿时发出小猫一样的呼唤,娇躯颤抖的更加厉害了,我也觉得火候应该已经差不多了。这种情况下,我哪还忍得住,直接掰过林伊曼的身子背对对着自己……

 

我按捺着心头的激动,准备拨开,结果就在这时,林伊曼把手伸到两腿处,慌张的捂住要害,阻止了我的前进。

 

“带套子!”她羞急的喊了一声。

 

闻言,我是有些不情愿的,隔着一层肯定没那么爽。不过她都这么说了,我也只好听话,反正带上确实安全,省的以后再有麻烦。

 

这么想着,我伸手就摸上了宾馆床头柜备好的杜蕾斯,正准备打开包装,门铃突然被人按响了。

 

我吓了一跳,像是被泼了一桶凉水,整个人都僵住,下身飞快疲软。

 

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到大成来了。

 

他睡醒没见到女朋友,就跑到我房间来找!

 

可是,我和林伊曼此前正处于大战一触即发的状态,炽热上头,都是衣衫不整。

 

这一幕无论谁看到,心里都能跟明镜一样,这要是被捉奸在床,大成还不得发疯一样找我拼命!

 

下意识的,我把目光转向林伊曼,发现她表现同样慌乱,俏脸雪白,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给她使了个眼色,想让她找个地方躲起来。

 

可房间就这么大,床底也是密封的,根本就无处可藏。

 

“妈的,这下要出事了!”

 

我心中喃喃了一句,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一时之间不知做出何种反应。

 

然而敲门声还在继续,那一声声‘咚咚’的门响就像是敲在了我心头一样。

 

我被催促的心烦意乱,猛地一咬牙,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不了就是摊牌,反正我又没来及真把林伊曼给上了。

 

决定以后,我重新披起浴巾,缓步奔向门口。

 

“别!”坐在床上的林伊曼声音急促的想阻止我。

 

我没有理会,红着眼睛直接把门打开。

 

可没想到的是,站在门外的并不是身材魁梧的大成,而是一位穿着暴露挎着包包的年轻女人。

 

我愣了一下,随后才恍然想起,这位估计就是自己之前喊的应召女了。

 

“帅哥,你叫的服务吗?”年轻女人媚笑了一声,随后把手搭在我肩头上,想要进房间。

 

我直接迈了一步,堵住她的去路,心中满满全是好事被破坏的羞恼。

 

草了!刚才想了半天,原来全是自己吓自己。

 

直接冷冰冰的说道:“没有,你找错人了!”

 

虽然知道把人家大老远喊过了结果却变卦,非常的不道德,但我现在确实不想跟她浪费时间。

 

“错了?”年轻女人脸上惊愕之色一闪而过,转头又看了看门牌号,眉头一皱:“帅哥,你该不会是玩我呢吧?”

我按捺着心头的激动,准备拨开,结果就在这时,林伊曼把手伸到两腿处,慌张的捂住要害,阻止了我的前进。

 

“带套子!”她羞急的喊了一声。

 

闻言,我是有些不情愿的,隔着一层肯定没那么爽。不过她都这么说了,我也只好听话,反正带上确实安全,省的以后再有麻烦。

 

这么想着,我伸手就摸上了宾馆床头柜备好的杜蕾斯,正准备打开包装,门铃突然被人按响了。

 

我吓了一跳,像是被泼了一桶凉水,整个人都僵住,下身飞快疲软。

 

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到大成来了。

 

他睡醒没见到女朋友,就跑到我房间来找!

 

可是,我和林伊曼此前正处于大战一触即发的状态,炽热上头,都是衣衫不整。

 

这一幕无论谁看到,心里都能跟明镜一样,这要是被捉奸在床,大成还不得发疯一样找我拼命!

 

下意识的,我把目光转向林伊曼,发现她表现同样慌乱,俏脸雪白,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给她使了个眼色,想让她找个地方躲起来。

 

可房间就这么大,床底也是密封的,根本就无处可藏。

 

“妈的,这下要出事了!”

 

我心中喃喃了一句,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一时之间不知做出何种反应。

 

然而敲门声还在继续,那一声声‘咚咚’的门响就像是敲在了我心头一样。

 

我被催促的心烦意乱,猛地一咬牙,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不了就是摊牌,反正我又没来及真把林伊曼给上了。

 

决定以后,我重新披起浴巾,缓步奔向门口。

 

“别!”坐在床上的林伊曼声音急促的想阻止我。

 

我没有理会,红着眼睛直接把门打开。

 

可没想到的是,站在门外的并不是身材魁梧的大成,而是一位穿着暴露挎着包包的年轻女人。

 

我愣了一下,随后才恍然想起,这位估计就是自己之前喊的应召女了。

 

“帅哥,你叫的服务吗?”年轻女人媚笑了一声,随后把手搭在我肩头上,想要进房间。

 

我直接迈了一步,堵住她的去路,心中满满全是好事被破坏的羞恼。

 

草了!刚才想了半天,原来全是自己吓自己。

 

直接冷冰冰的说道:“没有,你找错人了!”

 

虽然知道把人家大老远喊过了结果却变卦,非常的不道德,但我现在确实不想跟她浪费时间。

 

“错了?”年轻女人脸上惊愕之色一闪而过,转头又看了看门牌号,眉头一皱:“帅哥,你该不会是玩我呢吧?”

 

第二天一早,我和林伊曼再次见面时,她绝口不提昨晚和我之间发生的事,这让我庆幸的同时心里又有些不爽。

 

在吃早餐的过程中,她也是一直摆着个冷脸,连正眼都不看我一眼。

 

她这种态度,也让我变得小心翼翼起来,总是在大成不注意的情况下对她进行讨好,那样子就像一条发情的公狗在围着母狗转圈。

 

时间到了八点,我们按照之前定好的计划,出发去景区爬山。

 

因为担心到地方找不到停车位,我们选择交钱跟团上了旅行社的大巴车,等上车的时候发现只有最后一排有三个连在一起的位置。

 

我坐在了左边,而大成选择坐在右边,将中间的位置留给了林伊曼。

 

林伊曼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面无表情坐了下来。

 

我当即就闻到了那熟悉的幽香,脑海中回忆起她昨晚性感的样子,内心又开始激动起来。

 

不过,林伊曼从早上开始就一直不给我好脸色,明显还在生气,再加上大成这个正牌男友也在边上,我只能老老实实的压下内心的邪念,不敢表露出来。

 

车子开往景区的过程中,情侣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时候大成也会找我聊天。

 

我的注意力全在林伊曼身上,只是随意敷衍的点头或摇头,懒得说话。

 

林伊曼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针织长款短袖连身裙,前边是雷丝半透明的,里面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性感而不失端庄,十分美丽。

 

在她聊天的过程中,她那芊细光滑的手臂会不时碰触到我的手臂。

 

她或许是不经意,表现毫不在意的样子,但使得我的心神不住荡漾,那种冰凉光滑柔软的美妙触感,令我有些冲动。

 

后来也不知道大成是不是昨晚征伐太过的原因,有些困意,很快便抱着双臂又睡着了。

 

这时我注意到,林伊曼的一只手就放在我和她之间的座位边缘,一动也不动。

 

我内心冲动之下,又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突然伸手按在她的手背上。

 

林伊曼明显吃了一惊,没想到我会这么大胆,目光看向我的同时忍不住想抽出手,我却死死的按住,让她没法挣脱。

 

她的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挣扎了几下也没能将手抽走,最终只得停止了挣扎,转过脸看向大成那边。

 

虽然昨晚已经体验了一次,但再次接触林伊曼时,我还是难掩激动,她的手很小,光滑白嫩,如玉一般,又显得格外柔软,我稍微放松了力道,将其握在自己手里,当真叫我心神颤抖。

 

我心里砰砰直跳,当着大成的面把玩她的玉手,有一种说不出的刺激感,没想到就在这时,林伊曼突然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男朋友。

 

大成睁开了眼,还有些睡意,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她。

 

林伊曼说道:“我们换个位置吧,我想看看窗外的风景。”

 

大成就坐在靠窗的位置,显然这也成了她摆脱我的理由,她说着就站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做,不由自主的把手松开,眼睁睁的看着她和大成换了位置,中间隔开一个不能接触到的距离。

 

我心里既尴尬又失落,只得透过大成偷偷用余光去瞄,林伊曼也没有任何想和我互动的样子,和昨晚找我按摩时的表现判若两人……

 

不用猜我就知道,她肯定对我昨晚做的事情,一直心怀芥蒂。

 

不过总之,她没把事情和大成说,也算是给我留下可以突破的机会。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总算到了景区的黑狐山。

 

黑狐山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海拔有一千四百多米,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游客到此地游览。山上有三座寺庙,还包括仙人洞,铁索吊桥和缆车观光、玻璃栈道等等旅游景点。而我们这次要爬的,就是黑狐山的主峰,仙人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