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1万8千字肉车微博*外国人给我吃兴奋剂

2021.7.21 最新电影 1884

foi1zt3doxs (1).jpg

第1章
 

拉着夏建往外就走。夏建这个心里急啊!如果买不到肉,工友们会骂死他的,反正是李扒皮的钱,为什么要给他省,夏建心里不由得怪起翠莲姐来了。

    

     刚出店门几步,就听疤痕脸大声喊道:“回来回来,六十元卖给你们就是”

    

     翠莲姐冲夏建会心的一笑,俩个人又退了回去。

    

     翠莲姐拿起肉,对疤痕脸说:“秤一下吧!”

    

     “还秤啥啊!刚秤过的”疤痕脸显得有点儿不高兴了。

    

     翠莲姐脸色微微一变说:“不秤我就不要了,不能你说几斤就几斤”

    

     疤痕脸气愤的一把拿过翠莲姐手中的肉,往杆子秤上一挂,动作迅速的提了起来,嘴里还嚷着:“看看看,这不是刚好十二斤吗?”明眼人一看,这家伙是在使诈,秤砣正往下掉时,他已经收手了。

    

     翠莲姐没有说话,而是一把夺过疤痕脸手中的秤,动作熟练的一秤,压低了声音说:“兄弟,别乱来,这不刚好十一斤有点旺,五十五元钱,行的话,我立马付钱,不行,你就等着卖给别人吧!”

    

     这次,疤痕脸反映倒是很快,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说:“行,就五十五”

    

     一张百元大钞递到了疤痕脸的手上,他动作迅速的给翠莲姐找了零,不过全是五元一张的,翠莲很耐心的数了数,把手一伸,对疤痕脸说:“少五元”

    

     疤痕脸生气的夺过翠莲姐手中的钞票,飞快的点了一遍,然后压低了声音,狠狠的说:“你是不是找事,这不刚好四十五元吗?”

    

     翠莲还是没说话,又数了一遍,还是说不够。

    

     疤痕脸一数又说够,两个人来来回回好几次,一边的夏建慢慢看出了明堂,原来是这个疤痕脸在出老千,秒票一到他的手里,他会迅速的把其中的一张秒票对折,当然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而翠姐莲点钞票是两边都去点,这一点,她就明白其中的道理了,不过她没有点破而已。

    

     没想到现在的人都这么险恶,夏建算是长见识了,他的心里容不下这种胡作非为的人,更何况还是冲着翠莲姐使诈。

    

     怒火再次在夏建的心底里燃烧了起来,无法控制情绪的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疤痕脸的手腕,暗暗一用力,疤痕脸不由得一哆嗦,正在使诈的手松了开来,钞票撒了一柜台。

    

     “呵呵!年轻人牛皮,跑我这儿来撒野,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是不”里间的门帘一掀,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中年皮包骨头,个子中等,身后还跟着两个马仔一样的小伙子。

    

     刚才一进店,夏建的眼睛老是围绕着猪肉看,没想到这店里还有一个暗门。

    

     疤痕脸用了吃奶的力气,才从夏建手里挣脱,他陪着小心说:“强哥,这两个人……”

    

     “滚一边去,没用的东西,我在里面一直看着,就她们这样的人,你都搞不定,那我养你还有什么用”被叫强哥的家伙说话毫不避嫌,感觉夏建和翠莲姐在他的脸里根本不值一提。

    

     血气方刚的夏建,一听到这里,火气直往脑门上窜,他咬着牙,狠狠的问道:“哪你们就是故意这样做,明着欺负人?“

    

     “是的小子,你想怎么着,还想咬我“强哥一眼的轻视,这让夏建无法忍受,这些天憋的一团伙终于没有压住。

    

     “去你姥姥的“夏建一脚踢了出去,刚好踢在了柜台通往外边的门板上,只听啪的一声,门板应声飞了出去,小小一块板门,哪里能承受的住夏建的这一脚。

    

     有点不敢想信眼前一幕的强哥,好一会儿了才喊道:“快,都给我上,打死这小子“

    

     店内的气氛一时紧张到了极点,这是要出人命的节凑。

疤痕脸和哪俩个马仔,冲出了柜台,直扑夏建而来。

    

     翠莲姐没想到买个肉会弄出这样大的动静来,她急的快要哭了,可是被怒火燃烧的夏建根本就不听她的劝告。

    

     几个人从店内一直打到了店外,看热闹的人把他们围了个里外三层。刚才不是没多少人吗?怎么一有热闹看,就都跑出来了,这世道……

    

     打架,夏建本来就有着不错的底子,再加上这两年东打西打的,还真叫他给打出来了,在工地这段日子的磨练,让他的力气又增加了不少,所以他一敌四,还打了个旗鼓相当,不过他只用手不用脚,他知道这脚的力度撑握不好会出人命的。

    

     一看自己的马仔对付夏建一个毛头小子都有点吃力,站在边上的强哥怒了,这要是被传出去,他怎么还在这儿混,道上多少还有他的一点地位,看来是该来点狠的了。

    

     忽然,看热闹的人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要杀人了,王强要杀人了”

    

     呼啦一声,围观的人群全散了开来,就见强哥手里持着一把杀猪刀,双目怒睁,一步步逼近夏建,疤痕脸见自己老大亲自出手了,就识趣的和另外俩个马仔退到了一边。

    

     打红了脸的夏建,才不管面对他的是刀还是枪,他左手拳,右手掌,踩着丁子步,慢慢的向强哥靠近,他心里清楚,能对他出刀的人,肯定是亡命徒,如果今天不能把他打服,哪自己在这些人手里,不死也要脱层皮,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翠莲姐,他可不能让别人对她有一丝丝的伤害。

    

     强哥本来是狠的,没想到今天碰到了一个不要命的,他双手紧握着杀猪刀,有点犹豫的对夏建说:“你小子只要低头认个错,今天这事就算过去了,店里打坏的东西我也不要你赔,否则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强哥这样说,他是怕万一控制不了局面,自己再来个二进宫。

    

     强哥这话前面的两句,夏建就算是为了翠莲姐,他还可以接受,但后面的两句,实在有点欺人,拿刀子吓唬人,我夏建可不是吓大的,拼上命,我今天也要把你拿下。一想到此,夏建轻吼一声:“见鬼去吧!谁在乎你的刀子”

    

     声到人到,左拳一晃,右脚直扫向强哥紧握杀猪刀的双手。

    

     强哥见夏建猛然发威,头略一偏,想躲过夏建的左拳,没想到夏建出的是虚招,就在强哥稍一愣神的瞬间,夏建的脚已扫到他的双手上,只听咣当一声,杀猪刀被踢的飞了出去,擦着水泥地滑行了好远。远处看热闹的人群不由得一声惊呼。

    

     强哥只觉得右手腕被夏建这一脚给踢断了,他咧着嘴,有点惊魂未定的样子。

    

     “王强,又是你闹事,是不是想再进去”随着一阵零乱的脚步声,翠莲姐领着俩个警察跑了过来。夏建这才发现,翠莲姐好一会儿不在他的视线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