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塞多少樱桃我就吃多少 饥渴的老教授 (H)

2021.7.24 娱乐花边 991

你能塞多少樱桃我就吃多少 饥渴的老教授 (H) 娱乐花边-第1张

········

第1章

准备调温度,我阻止了她。

    

     “不要,我就喜欢盖着被子睡,温度调高了我盖着被子热。”

    

     阿芸都郁闷坏了,只好随我心思,闷闷的躺在了床上。

    

     可是身穿睡裙的她,没多会儿就被18度的冷风给吹的直打颤。

    

     床上又只有一条被子,于是……她主动钻进了我的被窝。

    

     钻进被窝后,阿芸滋润的嘟哝着,“现在暖和多了。”

    

     在她嘟哝的时候,我悄悄侧转过身面对她,然后凑了上去。

阿芸还在电话中亲昵着,我的手掌已经偷偷触碰到了她那里。

    

     小裤裤充满了粗糙感,但是并不能隔绝阿芸那里的温热。

    

     将手指轻轻抵在小裤裤上,我动作轻柔的感受着迷人的轮廓。

    

     但阿芸这时候却不行了,跟她丈夫的通话都变声了,脸上更是大片惊羞。

    

     那双温润的**迅速夹紧,将我的整只手都夹在了那里,就像是怕我撤走似的。

    

     将手机捂住尽量伸远,她羞声斥责着我,“小涵,你干什么,赶紧把手拿开!”

    

     我很倔强,“我就不,那里可好玩了,上午的时候我就发现只要动一动,它就跟蛤蜊一样会动。”

    

     阿芸大羞,脸色通红通红的,“别瞎说,那不是蛤蜊,你……啊~!你别乱动!”

    

     在她说着的时候,我的手指就在那儿动着,直弄的她娇声迷离,一双**都挺得直直的,像是全身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喂,小芸,你还在吗?喂?”

    

     电话中传出她丈夫的询问,阿芸赶紧拿过手机,“我还在、还……啊~!”

    

     在我又一次动的时候,电话那头她丈夫急眼了,“你干嘛呢?!”

    

     “我、我……”阿芸羞急中瞪了我一眼,慌乱解释,“老板家有只小狗,今天帮它洗了个澡,它好像喜欢上我了,非得腻着我。”

    

     匆忙解释过后,她又捂住手机小声问我,“小涵,狗狗怎么叫?你叫一声。”

    

     凭啥,我两条腿走路的干嘛要学四条腿走路的。

    

     我不干,想让我替你圆谎,门儿都没有,除非……

    

     我对她说,“阿芸,我想看看那个蛤蜊。”

    

     阿芸当时就给羞坏了,隐隐还有些生气,“说你傻,你还知道要挟人,气死了!”

    

     “阿芸?阿芸?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在跟别人说话,你有人了?!”

    

     电话那头她丈夫急赤白脸的喊着,这头阿芸赶紧解释,“没有,别瞎说,是狗狗!”

    

     边说着,阿芸边向我点头,示意她答应了。

    

     她不能不答应,我要是不帮她圆谎,她丈夫非得连夜赶过来捉奸不可!

    

     见她这么配合,我也就很守信的学了两声狗叫。

    

     随后,我就看到阿芸脸色好看了许多,显然是她老公相信了这个解释。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继续聊着夫妻间的情爱密事。

    

     不过阿芸那张媚人的脸蛋儿更羞红了,因为裹在她身上的睡裙已经被我掀开。

    

     两条修长的**暴露在外,白皙而柔嫩,其间那条小裤裤更是诱人。

    

     她可真是个敏感的女人,我先前只稍微碰了几次而已,她就已经这样了。

    

     惦记着她小裤裤里的娇媚,我将她的小裤裤给轻轻脱了下来。

    

     她有挣扎反抗这事,但是当我将噘着嘴要哭的时候,她赶紧点头表示同意。

    

     终于,那条红色的廉价小裤裤彻底脱离了阿芸娇媚的身子。

    

     这一刻的她极为害羞,两条修长**紧并,一只手掌更是紧紧遮掩着那里。

    

     不过在我将她的手掌拿开,并且将两条**给强行分开后,她那里就再也藏不住了。

    

     美美的观望一顿后,我对她压着嗓子小声说——

    

     “阿芸,我想吃蛤蜊!”

    

     “不可以,那里不是蛤蜊,那里好脏的,小涵不能吃!”

    

     阿芸着急忙慌的挂断电话,急匆匆的跟我解释着这事儿。

    

     但我不管,“我就要吃蛤蜊,我就要吃蛤蜊,阿芸有好吃的不给我!”

    

     阿芸羞到不行不行的,急声跟我解释着,“小涵乖,这真不是蛤蜊……”

    

     不等她解释完的,手机铃声再度响起,还是她丈夫的来电。

    

     示意我千万别出声后,阿芸接通了电话,并立刻倒打一耙,“你为什么挂我电话!”

    

     电话那头她丈夫挺懵的,“我没有啊,我以为你挂的呢,可能信号不好吧!”

    

     敷衍过这个话题,两口子又在言语中品尝起了爱情的甜蜜。

    

     你们想要甜的,可我想要咸的呢!

    

     于是不容阿芸抗拒的,我就猛地把脑袋凑了上去。

    

     “啊~!”

    

     阿芸一下就叫出了声。

    

     她丈夫又急了,“小芸,你到底在干什么呢,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有人了!”

    

     阿芸也急,拿眼睛怒瞪着我,但是凶恶的语气却冲向了她老公,“你放屁,那只死狗跑床上来了,拿舌头舔我脚心呢,我让它给弄痒痒了脚,你别胡说八道!”

    

     死狗?指桑骂槐呢?

    

     我当时就不乐意了,立刻伸出了舌头。

    

     阿芸当时就疯了,娇躯不停的在床上颤动着,一双小手更是胡乱地拍打。

    

     可还不敢弄出半点声响,惟恐被她老公给听到。

    

     她强忍着身下的袭扰,努力使自己声音稳定,“老板家的小孩哭了,哭的特别厉害,我过去看一眼,回头再跟你说。”

    

     都不等她丈夫回话的,她就急匆匆的将电话给挂断了。

    

     手机随手丢向旁边,一双愠怒的小手就扑了过来,狠狠抓挠我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