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马竟自己动了起来-学长在下面撞 我写着作业

2021.7.27 娱乐花边 1353

木马竟自己动了起来-学长在下面撞 我写着作业 娱乐花边-第1张

 
 
第1章
 

透着轻柔的嗓音,大眼睛里带着一丝关切。

    

     男孩拽紧面包,冲女孩狠狠地瞪了一眼。

    

     女孩从小熊背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糖果盒,对男孩说道:“你吃奶油蛋糕吗?”

    

     她看起来也就五六岁左右,两只粉嘟嘟的小手,捧着一盒透明包装的奶油蛋糕,粉扑扑的脸蛋有些不好意思。

    

     天空依旧阴沉,老旧的街道,这个好想童话里走出来的天使一般的漂亮小女孩,成了男孩眼中唯一一抹亮光。

    

     他知道女孩的这个奶油蛋糕从哪来的,是街头对面一家点心屋,摆在橱窗最高最显眼的地方。

    

     “这个是草莓味的呢,很好吃的,给你。”

    

     男孩看着小女孩洁白的脸蛋,突然一阵失神,立即摇了摇头,然后,却又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他颤抖着的手,接过女孩手中的奶油蛋糕,男孩能闻到,从包装盒中散发的草莓香味。

    

     自己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好饿。

    

     小女孩很高兴的点了点头:“下次有空来这,我再给你一个好吃的草莓味的!”

    

     男孩嘴唇微动,眼中的世界仿佛静止,心中洋溢着一股暖流。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在路边,车窗打开,一名司机对着小女孩打着招呼。

    

     “大小姐,您怎么又一个人来这里了?快下雨了,赶紧上车吧!”

    

     小女孩傻笑着点了点头,裙摆随风吹动,她像小云彩一般的跑进了车里。

    

     不过跑的时候,女孩掉落了一块怀表。男孩伸手想喊住小女孩,但车已经开走。

    

     男孩走上前捡起那块纯金制的怀表,表盘的背景,正是小女孩天真可爱的照片。

    

     之后的几天里,男孩每天都在那个小巷子里等着,希望小女孩能再次出现,他能将女孩遗失的怀表物归原主。

    

     但等了一个月,男孩始终没有等到小女孩,却偶然等到了一个糟老头。

    

     那个糟老头,就是沈浪的师父。

    

     没有那个女孩,没有那块怀表,没有坚持一个月的等待,沈浪或许现在还流落街头,或许早就饿死了。

    

     那个女孩就是苏若雪,正是她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也是第一个给了自己温暖的女人。

    

     苏若雪恐怕早就不记得这件事了,沈浪本想将这件事藏在心里,但偶然的一个机会,让他和苏若雪再次有了交际。

    

     这场阴差阳错的婚约当然是有原因的,苏若雪的爷爷和沈浪的师父关系匪浅,这桩婚约就是他们安排的。

    

     苏若雪现在的处境艰难,被某个背景很深的阔少逼婚。和沈浪**,实则是苏若雪的爷爷为了保护他的孙女不受伤害而想的一出办法。

    

     沈浪从未想过自己也会闪婚,因为想保护这个女人,他还是爽快的答应下来。

    

     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沈浪拿起手机一看,是熟悉的号码。

    

     “师妹,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不能打电话了?浪哥,想我了没?”电话那头响起了一道如银铃般好听的声音。

    

     沈浪叹了一口气:“师妹啊,我每天晚上太寂寞了,特别想念你。”

    

     “少嘴贫了,就你还会寂寞呢,你不是有那个美若天仙的未婚妻陪吗?每天晚上让她给你暖被窝呗。”

    

     听着电话里俏皮的声音,沈浪既觉得有些好笑,又觉得有些无语。

    

     虽然他和苏若雪两人订下了婚约,但连手都没牵过,更不用说睡在一起了。

    

     两人现在的关系不仅不像未婚夫妻,甚至连朋友都不如。

    

     “对了浪哥,你不是缺钱花吗?要不要给你打个几百万过去?”

    

     “不用了,你浪哥是纯爷们,可不好意思向小女人要钱。”

    

     “谁是小女人了!”

    

     “好好好,咱家幽儿是大美女。”

    

     和师妹调侃了几句,沈浪挂了电话。

    

     心情稍稍恢复了一些,沈浪其实是想好好经营一下自己和苏若雪的感情,但是有点力不从心。

    

     晚上没吃东西,沈浪也有些饿了,他刚走出卧室,就听见大厅内传来笑声。

    

     这笑声是苏若雪发出来的,非常好听,沈浪有些吃惊,这冰山居然也会露出笑脸。

    

     不得不说,苏若雪笑的时候真的很好看,但是她从来没对自己露出这样的表情。

    

     沈浪听力和普通人不同,隔着老远,他也能听出来苏若雪电话那头是个男人。

    

     “文志哥别笑话我,这些年咱们都没,你现在还好吗?”苏若雪在电话里问道。

    

     听着苏若雪声音中居然还带着一丝关切,沈浪心中一股怒火顿时就涌了上来。

    

     虽然自己和苏若雪没有感情基础,但也本能的把她看成是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女人叫别的男人“哥”,还和他有说有笑,沈浪忍不了。

    

     等到苏若雪挂了电话,她瞥了眼走过来的沈浪,不冷不淡道:“晚上我要出去见下老朋友。”

    

     沈浪面无表情的问道:“他是你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