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友活太好一直忘不掉 被同桌摸了一节课奶头作文

2021.7.27 娱乐花边 1385

1607734370601706.jpg

第1章

沈浪体验了一把当美女领导的超爽感觉。

    

     确实有点小福利,比如某个漂亮的文秘来送文件时,偷偷在自己脸上亲了一下。这么大胆的行为让沈浪都有点耳热心跳。

    

     工作才不到两小时,沈浪就已经喜欢上了这公关部经理的工作。

    

     不多时,柳潇潇又走进了他的办公室,见沈浪瞧着二郎腿,坐姿如此不雅,气不打一处来。

    

     “沈浪,给我注意好自己的形象,你以为公司是你家里吗?”柳潇潇没好气的说道。

    

     其实也差不多,沈浪的未婚妻可不正是公司的总裁。

    

     沈浪摆正姿势,笑道:“不好意思,这不第一天来上班嘛,还没适应过来。”

    

     柳潇潇轻哼道:“别以为你的工作很轻松,你以后归我管,在你没熟悉经理工作之前,我让你干什么,你就要干什么!”

    

     沈浪眼皮一翻,这尼玛自己不就变成了奴隶吗?

    

     “这是公司的任务书,回去给我好好看看。还有总裁明后天可能会见你一面,给我表现好点,否则小心我扣你薪水!”柳潇潇扔来一本小册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沈浪的办公室。

    

     沈浪看了看一旁办公桌上林采儿,唉声叹气道:“你们柳总监未免也记仇,就跟一母暴龙似的。”

    

     门外的柳潇潇并没有走远,一听到这声音,整个人差点没有跌倒,俏脸都气歪了。

    

     “还敢骂我母暴龙,沈浪,你给我等着!明天不让你好看,老娘就不姓柳!”柳潇潇咬着贝齿,这男人太t可恶了!

    

     办公室里的林采儿有些无语,不禁提醒道:“经理,柳总监人很好的。我虽然不知道你和柳总监有什么恩怨,你还是别说柳总监的坏话吧,要被她听到了后果会很惨的。”

    

     “不用担心。林助理,我可不是她说的什么渣男,你可千万别误会。”沈浪嘻嘻笑道,他倒是不怕柳潇潇,反正自己未婚妻就是公司的bss,总得给点面子吧。

    

     “额”林采儿不知该说什么好。

    

     下班后,沈浪直接打了一辆车到了玉河山庄别墅群。

    

     眼前这座别墅小区有些年代了,但古典高雅的建筑风格依然让这里不显丝毫老气,依旧是华海市最高档的别墅小区。

    

     这里,就是沈浪现在生活的地方,确切来说是苏若雪的家。

    

     下了车,兜里只剩几张红票子了,真是穷成狗,不过好歹算是找到了一份高薪职业。

    

     这么想想,沈浪心情还不错。

    

     回到家,沈浪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捡起沙发上的时装杂志看了起来。

    

     苏若雪下班稍晚,见沈浪悠哉悠哉的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心情顿时就阴郁起来,俏脸也变得十分冰冷。

    

     “你今天不是去找工作吗?找到了吗?”苏若雪冷嘲热讽道。

    

     见眼前女人一副高冷且瞧不起人的样子,沈浪心情莫名的有些不爽,随口道:“找到了怎么样,没找到又怎么样?”

    

     苏若雪微微叹气,语气淡漠道:“华夏国找工作不是那么轻松的。你一没文凭,二没能力,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也在情理之中,明天来我的公司保安部报告吧,我给你安排一个保安的工作。”

    

     其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若雪想了很久。

    

     沈浪每天在家里无所事事,这种男人走出去能有什么出息?

    

     苏若雪是个很要强的女人,沈浪是自己挂名的未婚夫,这件事已经成了事实。

    

     一个大男人,居然开口向女人要钱,她苏若雪实在是丢不下这脸。给沈浪安排一个工作,至少可以让这个男人不要再开口向自己要钱。

    

     沈浪眉头一皱:“免了。”

    

     说完,沈浪转身去了卧室,顺便把门也带上了。

    

     苏若雪心中有些生气,她完全是在为这个男人考虑好不好,这男人居然还和自己耍起了脾气。

    

     躺在上,沈浪长出一口气,心情有些糟糕。

    

     自己经历的那么多磨难痛苦,厌倦了整天杀人放火的生活,本来觉得终于也可以像个普通人一样享受下生活,和一个心爱的女人过过小日子。

    

     果然自己还是想的太肤浅了,这种生活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好。

    

     如果是别的女人,即便是长得再美若天仙,沈浪这种随性的人又怎么会甘愿受气,正因为她是苏若雪。

    

沈浪从怀中摸出一个怀表,时光倒流,思绪回到十几年前的一个傍晚

    

     天空灰沉沉的,老旧的街道,浑身脏兮兮的男孩蜷缩在小巷子里,散乱的头发上还有几根枯黄的杂草,手里揣着一个刚偷来的面包。

    

     行人来去匆忙,赶着避雨,没时间对这样的小家伙停驻脚步。

    

     “轰隆!”

    

     阴暗的天空电光一闪,突然响起了雷鸣声。男孩小手一抖,面包不小心从怀中掉落了下来,滚到了街角一边